侯方域的良民淘汰制(图)

 

 

侯方域是明末与方以智、陈贞慧、冒襄齐名的“海内名士争与之交”的“四公子”之一。孔尚任的《桃花扇》描写了他和秦淮名妓李香君的故事广为人知。他自己写的《李姬传》也写出了李香的明大义、辨是非、不阿附权贵的高尚品德。
侯方域还有一个贡献,是在《壮悔堂文集》中总结出了明末─也可以说是整个封建社会通过基层结构的变化,走向没落的周期性规律。这个规律可以称之为“良民淘汰制”。出现“良民淘汰制”,是因为“税加之,兵加之,刑罚加之,劳役加之,水旱瘟疫加之,官吏的侵渔加之,豪强的吞并加之,百姓一,而加之者七。”于是富裕的百姓,就争相出金钱入学校,他们和日后得了一官半职的人,还有做了吏胥的人都可以免除苛捐杂税。如果十个人中逃避掉一人,就要以那一逃避了的份额加于剩下的九人,不难想像,接着有人会去做个游民、会去出家、有人会投靠权势者当起了弄臣、狗腿子、甚至不惜当太监。不仅比较强悍的被压迫者急着要成为压迫者,只要可以逃避就干什么都行了。恶性循环的最后,剩下的只有那些最没有办法的百姓了。他们的命运就只能不死于沟壑,就只好相率为盗贼了。然后,天下大乱,暴力集团蜂起,打天下坐江山又开始了

 

 

一个新的轮回。与“良民淘汰制”并行的必然是“良官淘汰制”,这二者的相互作用,是封建集权不可避免的结果。
然而明亡后,“四公子”中方以智出家为僧、陈贞慧和冒襄也“埋身土室,不入城市者十余年”或者“隐居不出”了,而这个曾经是复社台柱、痛斥权贵、与魏志贤的余党展开过积极的斗争、对故国也满怀哀思地写下“烟雨南陵独回首”的侯方域,却于顺治八年参加了河南乡试,中了副榜,这就引来不少世人的评议。其中梁启超就说:“侯朝宗并无出家事,顺治八年,且应辛卯乡试,中副贡生,越三年而死,晚节无聊甚矣。”批评他的晚节不保。陈寅恪却不这么看,他在《柳如是别传》中说:“朝宗作《壮悔堂记》时,其年三十五岁,即顺治九年壬辰。前一年朝宗欲保全其父,勉应乡试,仅中副榜,实出于不得已。‘壮悔堂’之命名,盖取义于此。后来竟有人赋‘两朝应举侯公子,地下何颜见李香’之句以讥之。殊不知建州入关,未中乡试,年方少壮之士子,苟不应科举,又不逃于方外,则为抗拒新政权之表示,必难免于罪戾也。”
正如跟了他的“李姬”,因为身份低下而受到了侯家歧视,终日郁郁寡欢,日久成病,终于含恨而死一样。侯方域这个前朝遗民,三十五岁回到商丘老家,恐怕从此除了思索一些问题,发挥一下他的文学才能,就再也没有什么事可以做了。所以他的参加了乡试,应该是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骚扰,以便专心致力于研究学问和进行思索总结,完成他的《壮悔堂文集》和《四忆堂诗集》所需要的一个条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