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宝祥:为什么要深化政治体制改革

党的十七大明确提出深化政治体制改革的要求。 党的十七届二中全会进一步强调要深化政治体制改革。 这说明,贯彻落实十七大精神、坚持改革开放,必须把政治体制改革放在突出位置。

为什么要深化政治体制改革? 党的十七大报告指出,政治体制改革作为我国全面深化改革的重要组成部分,必须与经济社会发展不断深化、与人民群众政治热情不断提高相一致。参与。

我国的改革是与经济体制改革、政治体制改革同时启动的。 十年文革充分暴露了经济体制僵化和政治体制权力过分集中的弊端。 在一些环节和方面,经济体制和政治体制紧密结合、融为一体。 比如,人民公社是政府与社会的结合体。 农村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的兴起促使人民公社解体,这既是一次经济改革,也是一次政治改革。

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开启了改革开放新时代。 我们在注重经济体制改革的同时,注重政治体制改革。 在改革的实践过程中,我们越来越发现政治体制改革和经济体制改革应该相互依存、相互协调。

20世纪80年代,邓小平强调要推进政治体制改革。 他尖锐地指出,“不改革政治体制,就不能保证经济体制改革的成果。如果不能继续进行经济体制改革,就会阻碍生产力的发展,阻碍生产力的发展”。 ”。 实现四个现代化”。 他多次讲出这个道理,要求改变政治体制改革滞后的局面。

三十年的改革历程,历经曲折。 政治体制改革取得了长足进展,但曲折可能更大。 经过三十年的经济体制改革,市场经济体制已初步建立,目前改革正进入全面深化阶段。 我国人民的民主意识显着增强,政治参与热情不断高涨。 这些都迫切需要深化政治体制改革。 当前,深化政治体制改革既是经济社会发展的迫切需要,也是绝佳机遇。

政治体制改革有其复杂性和敏感性。 我们不能盲目行动,不能急于求成,但要善于抓住机遇,不失时机地前进。 谈改革的协调,首先是经济体制改革和政治体制改革的协调。

政治体制改革同经济体制改革一样,涉及面广,只能集中推进。 党中央把深化行政管理体制改革作为当前深化政治体制改革的重点。 这是正确的改革决策。

深化行政管理体制改革不仅是政治体制改革的重要组成部分,一定意义上也是经济体制改革的重要组成部分。

政治体制改革和经济体制改革内容不同、各有特点,但又密切相关、有共同点。 经济体制改革的成功经验可供政治体制改革借鉴。 比如,改革要有目标模式,有分阶段、有步骤实施的要求和方案; 改革必须循序渐进、渐进与突然推进交替进行; 改革必须大胆尝试,必须及时总结经验,犯错误要及时纠正; 改革可以选择一些领域进行试点、带头、发挥窗口等。

深化政治体制改革首先要解放思想,并以解放思想为先导。 从历史和现实结合的角度看,深化政治体制改革、发展社会主义民主政治,必须重点解放思想两个问题。

首先,我们要破除高度集权、排斥民主的传统观念。 我国政治体制的最大弊端是权力过度集中。 邓小平早就指出,权力过度集中的现象“与我国历史上封建专制主义的影响有关,也与各国政党工作中个人领导人个人权力高度集中的传统有关”。共产国际时期。” (《邓小平文选》第二卷第329页)应该看到,我们的政治制度深受这两方面的影响。 共产国际时期领导人高度集中的思想渗透到体制机制中,成为政治生活的习惯。 这需要根据历史进行深入分析。 我国封建专制主义历史悠久,在政治上突出表现为“官本位”,根深蒂固。 我们必须更加努力地消除这种现象。

二是打破人类政治文明的一切成果都具有资本主义性质的传统观念。 政治体制改革必须从我国国情出发,总结自己的实践经验。 同时,要善于学习人类政治文明的有益成果。 在经济领域,有些东西,比如计划、市场,是手段和方法。 它们本身不具有阶级性,也不是区分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的标志。 在政治领域,也是如此。 民主、法治、自由、人权、平等、博爱并不是资本主义所独有的。 它们是人类文明的成果,是人类追求的价值观。 党的十七大报告提出建立健全决策权、执行权、监督权相互制约、协调的权力结构和运行机制,保障人民知情权、参与、表达、监督。 这次十一大的第一次全国人民代表大会选举设立无记名投票办公室等细节,都体现了人类政治文明和解放思想的成就。 过去很长一段时间,在“左”倾思想的影响下,人类创造的这些政治文明成果被视为资本主义性质而遭到排斥。 这种“左”的思想是深化政治体制改革、发展社会主义民主政治的障碍。 推进思想解放仍然是我们面临的一个课题。

在政治体制改革方面,《邓小平文选》、十七大报告等党的重要文件提出了许多需要结合实际解决的重要思想解放问题。

深化政治体制改革必须大胆创新。 我们要解放思想,在制度、机制、方法等方面大胆实践,创建具有鲜明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民主政治制度,让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民主政治的道路越走越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