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代中后期白银货币化带动了海外贸易和商品经济的发展

摘要:史学界对明代经济的研究已有不少成果,但对明代中后期白银货币化下的海外贸易的研究并不多。 近年来,大量历史资料证明,与同时期的西方地理大发现相比,成化、弘治以后的明朝社会也出现了显着的变化,特别是银本位的确立,为明朝的发展奠定了基础。明朝中后期参与国际贸易和发展的途径。 对国内经济发展产生了重大影响。 笔者试图从几个不同的角度简要分析明代中后期白银货币化背景下的海外贸易与商品经济发展的关系,并全面总结该课题的研究现状和存在的不足,以期反思这一问题。明代中后期的经济发展。 ,为当今社会应对经济全球化浪潮提供一定的参考意义。

关键词:明代中后期; 银标准; 商品经济; 海外贸易

文章编号:978-7-80736-771-0 (2019) 01-013-04

改革开放前,明清时期被认为是中国封建社会的衰落时期。 然而,改革开放后,随着我国经济的稳定快速发展和国内外学者交流的加深,一些国内外学者开始重新审视明中后期经济的地位。世界经济的王朝。 西方学者冈德·弗兰克的《银色资本——经济全球化中关注东方》、彭慕兰的《大分流:欧洲、中国与近代世界经济的发展》都试图解释中世纪中国的发展水平无法与西欧相比。 上和下。 学者斯塔夫里亚诺斯的《全球历史——1500年后的世界》也主张人们从全球文明的宏观视角来研究中国历史。 这些基于全球化视角的西方新观点与明代中后期密切相关。 这一新观点不仅得到了一批中国明清史学者的支持,而且使这些中国学者的研究与弗兰克、彭慕兰等人的观点相呼应。 学者李伯重认为《关于“最低生活水平”与“人口压力”的问题》、《理论、方法与发展趋势:中国经济史研究的新探索》、《江南早期工业化(1550-1850)》在欧洲工业革命之前的几个世纪里,中国在经济发展的许多方面并不逊色于欧洲。 学者范述之的著作《“全球化”视角下的明末》展示了明朝中后期在全球范围内的经济影响。 学者万明在《明末社会变迁问题与研究》一书中也举例说明,货币经济的扩张和发展在中国和西方几乎是同步的。 这种同步为世界成为一个整体奠定了基础。 由此可见,很多人对这个问题进行了相当多的研究。 笔者试图从明代中后期白银货币化、海外贸易与商品经济的关系出发,运用史料分析、文献检索、图表引用等研究方法,简要描述当时中国的经济及其地位。为当今中国更好融入世界经济体系提供借鉴。

一、明代中后期白银货币化与经济发展的关系

(一)明代以前白银作为货币的发展历史

白银作为中国货币史上的一种特殊货币,直到宋元明时期才开始大规模进入流通。 由此可见,其在中国各个时期的使用频率是不同的。

先秦时期的遗址中曾发现过银制品,但考古出土的实物并不多。 重要的是,春秋之前金银的使用记载很少,社会上的主要货币是贝币。 春秋至秦汉时期,金银出土量逐渐增多,文献中有不少关于黄金用于赏赐、租金、支付的记载。 从春秋至秦汉时期的考古情况来看,出土了大量的金饼、金块、银布币。

随着历史的发展,魏晋南北朝时期白银的出现更加频繁,因为战争和铜钱的减少使得实物货币成为当时的主要货币方式。 隋唐以后,实体经济逐渐衰落,唐代开始流行丝织品,形成了“钱帛并用”的社会局面。 与此同时,中唐至宋代,铜币逐渐在货币结构中占据主导地位。 金元时期,白银开始大量使用。 元初也以白银作为货币。 蒙古族定居中原后,蒙古元开始强制实行纸币,白银逐渐退出流通。

到了明代,明朝的货币经历了从纸币到银钱的结构性转变。 由于当时国内市场的扩大和海外白银的大量流入,铜币和“大明通宝钞”的维持已十分困难。 加之货币经济的复苏与朝贡经济体系之间的矛盾,白银被频繁用作货币。

(二)明代白银货币化现象的背景

明代白银货币化的出现是多种因素综合作用的结果,特别是国内政治、经济、文化和国际市场需求的双重作用的结果。 笔者现在通过对国内外背景的具体分析来了解这一现象的原因。

一、国内背景

隆庆之前,海禁政策的实施很少引起海外白银的流入。 隆庆之变后,朝廷放松了海上禁运政策,调整了海外贸易政策。 白银像潮水一样涌入中国。 明代东林党人周启元曾这样描述这一盛况:“我在寺中出家时,废除了夷狄贩卖之法,故五方商贾兴盛于水国”。 ,截断船只,分城为东西路,捆中藏有奇珍异宝,故异物难以形容,每年交易的钱,无论公私,都价值数十万。几乎是皇帝的南方金库了。” 海外贸易的高额利润刺激了明朝沿海官员和商人,纷纷加入海外贸易。 此外,金银的流通和税收、役役制度的改革,特别是一鞭法的实施,也促进了白银货币化的出现。

2. 国际背景

16世纪中叶,西班牙殖民者在美洲发现了丰富的银矿,东亚的日本也因出产白银而被欧洲人称为“银岛”。 相比之下,中国白银短缺,政府禁止白银交易和开采。 然而,中国的丝绸和瓷器在西方国家却极为受欢迎,拥有很高的声誉和广阔的市场。 17世纪,欧洲发生了一场“价格革命”。 商品稀缺,物价飞涨。 然而,质优价廉的中国商品只是迎合了欧洲市场。 这种双向需求使中国认识到海外贸易的重要性,开始积极参与海外贸易。 再加上中国在交易中的优越地位以及西方殖民体系在世界各地的建立,世界各地生产的白银源源不断地输入到中国。

中国著名学者梁方中曾估计,“从万历元年到崇祯十七年(1573-1644年),各国因贸易关系进口到中国的银元总量至少有超过1000万元。” 笔者查阅相关资料后发现,从隆庆开关到明朝灭亡,约有1亿两白银流入中国。

(三)明朝获取白银的主要渠道

商品经济的发展和海外贸易的兴起,扩大了白银的功能和流通范围,社会对白银的需求也不断增加。 国家和社会需要大量的白银,所以当时获得白银的主要渠道有以下三点:

1.政府财政部将白银投入市场。 明朝初期,政府虽禁止私用白银,但仍保有大量白银。 随着白银本位制的建立和白银的货币化,政府库存中的白银按社会各界的需要投入市场:

2、万历年间,白银货币化终于成型。 明英宗初年,明代白银的使用合法化,金银的收藏始于正统元年(1436年)。 成洪(1465—1505)以后,税折白银的广泛推广逐渐导致白银货币化逐渐形成。 隆庆元年(1567年),国家首次以法律形式承认白银货币化的法律地位。 另外,朝廷组织白银矿的开采,增加了白银的市场流通量,客观上刺激了白银货币化浪潮的出现。

3、随着海外贸易的发展,白银大量流入中国。 正德以后,葡萄牙、西班牙等国纷纷派人来华,澳门、吕宋岛成为他们与中国进行贸易的场所。 白银流入中国的主要渠道是马尼拉、吕宋岛和日本长崎。 史料记载,西方国家“都喜欢中国的丝织品,土里没有蚕,却可以借中国的丝织细缎,穿起来当奢侈品。所以一百斤中国湖丝,值一斤”。一百两。” 价格比彼得高一倍,江西瓷器、福建糖果、水果等物品都是我的最爱。”然而,这些国家除了与中国交换呢绒、玻璃外,只能用白银购买中国商品。

西班牙占领美洲后,将美洲开采的白银通过多条航线运到马尼拉,再从马尼拉流到中国。 其中最重要的一条就是历史上被称为“大帆船贸易”的航线。 中国学者王世和曾计算过,从隆庆五年到崇祯十七年(1571-1644年),流入中国的白银约有5300万比索。

接下来我们来讲解另一条主要航线,日本。 虽然政府明令禁止与日本进行交易,但由于利润远高于吕宋岛,所以商人来往络绎不绝,有的甚至长期定居日本。 日本与中国进行交易时主要使用白银作为支付手段。 日本学者屠小燕解释说:“17世纪初期,日本、中国、葡萄牙和荷兰船只从日本出口的白银每年可达15万至18.75万公斤……最终流向中国大陆。 ”可见,日本生产的白银大部分被运往中国。

在以上三点的综合作用下,明代白银在社会中所占的比例较前朝更大。 明朝银矿的白银收入在《明史》中均有记载。 明朝历代白银收入列举如下:

从上表我们可以知道,明朝中前期的白银年收入在十万两左右,而明朝后期的实际数额远大于这个数字。 可见,随着明朝中后期白银货币化的出现,社会各阶层对白银的需求旺盛。 在这种需求的刺激下,海外私人贸易蓬勃发展,源源不断地输入白银进入明朝,成为明朝最重要的白银来源。

(四)明代白银货币化对明代中后期经济发展的影响

隆庆开埠后,随着西方殖民者纷纷来到中国,整个东南沿海地区私人贸易蓬勃发展,海上商人集团涌现。 海外贸易的发展带来了大量的白银流入,彻底改变了当时中国白银短缺的状况,并在流通领域确立了白银本位,极大地促进了商品经济的发展和资本主义的成长。 。 经济的发展,使东南沿海的商人和居民看到了商机,大量迁出,东南亚和日本的华侨社团初步形成。 同时,它也对中国的科学技术、思想文化产生了许多直接或间接的影响。

白银是世界货币。 其大量流入刺激了中国出现白银货币化浪潮,中国货币确认了银本位。 白银本位制的建立,为中国进一步发展海外贸易、加入世界市场经济体系提供了可能。

二、明代中后期海外贸易与国内商品经济发展

(一)明代中后期的海外贸易、商人和商业资本

明代,中国商业资本达到相当发展水平,新兴商业集团蓬勃发展。 他们促进了明朝经济的发展。 随着海外贸易的发展,一些商人集团看到了商机,开始积极探索海上贸易。 其中以明代徽州、浙江海商和福建海商最为著名。 笔者以这两个商人群体为例,探讨当时海外贸易与商人、商业资本的关系。

一、明代徽州、浙江海商

浙江宁波是明代重要的对外贸易基地,回族凭借丰富的商业知识,可以在适宜的环境中更方便地参与对外贸易活动。 因此,当时从事海外贸易的徽、浙人,在浙江惠州等地也被称为番图。 有史料记载“商船的发展只能在广东进行,从广东到西南的安南、占婆、暹罗、法兰基等地都不远。……几年前,有船只在广东浙江惠州等地,到浙江双鱼港等地进行贸易,偷逃广东船只的税款……因此,军统朱氏担心自己会长期陷入大麻烦。 ,封禁并逮捕他。此后,西南来的船只全部归粤船,不准再去广东,浙江有麻烦了。” 他们往返于日本和暹罗之间,主要运输丝绸、棉花等商品。 徽、浙商人的海上贸易虽然时常因倭寇而遭受挫折,但他们的航海活动仍然持续,走私贸易也相当盛行。

2、明代福建海商

从15世纪到1780年代郑成功占领台湾,此后的三百年是福建沿海商人最活跃的时期。 明初实行的海禁政策,阻碍了闽商的海上活动,而福建人多地少的地理环境也不适合封建陆地经济的发展。 因此,永乐、宣德以后,福建沿海的海商又重新繁荣起来。 16世纪初,由于葡萄牙、西班牙、荷兰等国的相继东航,他们以满洲里、吕宋岛为根据地,逐渐将影响力扩展到中国沿海,先到广东,后到广东。到福建、浙江地区。 福建优越的地理环境和欧洲人的到来刺激了福建海商。 他们的活动范围从国内扩大到国外,用国内的货物换取海外的白银和货物。 明代中叶,福建海商不再以朝贡贸易为主,而是以自由商人的身份积极参与海上贸易活动。 万历年间(1573-1662),福建月港发展强劲。 明代经典记载:“富商捐资亿万,驾船尾,插高桅,悬失日华盖,修缆千尺前,建天后冲宫,建旗鼓齐鸣,八路军出发,窗花精美……异乡到了,我们驶向彼此的港口,我们重新翻译人民的国家,黄金与酋长交换,市场日日交换,恩人出售……若有谋略,一算,利润十倍。”由此可见福建沿海对外贸易的繁荣。

明代海商贩运的货物主要是各种手工原料和生活用品,特别是茶叶、瓷器、蔗糖、生丝等。 这些货物东运至日本、韩国,南至东南亚,甚至更远至美洲。 、北非甚至西欧。 在王直海事集团、小仙海海事集团、郑氏海事集团等一大批中国海事集团的带动下,搭建起民间海外贸易的商品市场网络,让白银作为支付手段出现在海外贸易中,极大地促进了明代中后期商品经济的发展。

(二)明代中后期资本主义的萌芽

中国史学界普遍认为,明代嘉靖朝(1522—1566年)是中国资本主义生产出现的转折点,首先表现在江南及沿海地区。 在资本主义出现之前,有两点凸显了当时社会经济的变化。

1.白银的使用和税法改革

明初,为了稳定“明朝宝钞”的发行,洪武八年(1375年)禁止金银交易。 随着社会经济的发展,英宗正统时期(1436-1449)放弃了这一法令,允许在商品交易中使用金银。 金花银的出现,不仅确认了白银使用的合法地位,而且更有效地促进了土地集中、税收混乱等问题的解决。 随着白银的广泛流通,自然经济体系逐渐被侵蚀,所以正统之后的税收和劳动改革主要是用白银支付的。 例如,一鞭法的建立,对明代中期以后江南民间经济的发展起到了重要作用。 同时,白银的使用还推动了盐税、商税等一系列税收改革。

白银的大量使用,一方面促进了税收制度的改革,大大解除了身份制度的约束,为国内市场的统一和资本主义的出现创造了条件; 另一方面,便利了商品交换,促进了金融事业的发展。 发展导致财富集中。

2、国内商品流通频繁

明代中叶以来,新的生产关系在全国各地萌芽,进一步促进了商品经济的发展和国内商品的流通。 以苏州嘉定地区的棉布为例,“商人们将货从近处的杭州、畲族、清代,远销至济、元”。 就冀、辽、陕、陕而言,其用途极为广泛,其效益亦极为罕见。”货币流通越来越依赖于市场,通过以上两点,说明白银的使用和国内商品的频繁交换所引发的社会变革,引起了明代社会经济的深刻变革,资本主义生产关系开始走向现代化。尽管它还受到封建生产关系的压迫而萌芽,但这支新兴力量却在江南和沿海地区不断发展。

3. 海外贸易与资本主义的出现

明代中期以后,许多大宗商品的贸易不再局限于国内小市场,而是被贩运到更大的海外市场进行交易。 这对当时的孤立状况产生了影响,并创造了经济联系。 尤其是在商品经济相对发达的东南沿海地区,这种联系更加紧密。

海外贸易的缓慢发展不仅提高了航海技术,而且加强了与海外国家的经济文化交流。 也持续促进了国内商品经济的发展。 随着国内外贸易规模的扩大,明初国币与“明通宝钞”、铜币并用。 明朝中后期以后,白银作为贵金属逐渐取代了“大明通宝钞”和铜币,成为国家的主要货币。 货币。 上述情况的出现,与当时商品经济的发展和国内外贸易的繁荣是一致的。 随着国内外市场的拓展,当时个别城市出现了会议票。 作为一种信用工具,它的出现是未来银行兑换业务的先行者,方便了商家交易,促进了经济发展。

总之,海外贸易规模的扩大、白银作为主要交易货币的出现以及会议票的出现,都预示着资本主义关系产生和发展的起点,这是资本主义出现的基础。

三、结论

明中后期是中国历史上的一个重要发展阶段。 这一时期,中国面临着巨大的发展变化。 明朝初期,“明朝同兴宝宝”和铜币是流通的法定货币。 明代中后期,由于社会内部变化,特别是朝贡贸易体系的崩溃,大量白银通过私人海上贸易流入中国,为白银的大流通奠定了基础。 在漫长的历史进程中,明代中后期的白银货币化首先是由民间自下而上推动,而后由宫廷自上而下逐步完成。 它的建成一方面刺激了中国对白银的需求,另一方面促进了海外民间贸易的发展。 私人海上贸易与白银货币化的双向互动,加速了明朝商品经济的发展和繁荣,促进了资本主义的出现,推动明朝逐渐适应全球化视野下世界经济发展的步伐,使得明朝参与了世界贸易体系的初步构建,在世界经济全球化进程中发挥了举足轻重的作用。

15世纪末至17世纪初,明朝作为世界上相对强大的国家和核心经济体,通过出口丝织品和瓷器,在对外贸易中享有巨额顺差。 这种情况让我们想起21世纪的中国。 在信息和经济飞速发展的今天,科技将人类之间的关系联系得越来越紧密,实现了真正的全球化。 机遇与挑战并存。 作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中国蕴藏着更多可能性。 我们现在应该在全球化浪潮中掌控自己的方向,坚定不移地前行,不断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