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朝初期的边境局势是怎样的? 它的外交政策是什么?

自朱元璋建立明朝初期,就一直存在着来自北方蒙古部落的威胁。 双方的战争几乎跨越了整个明朝。 明初的主要征战是反北元。 明代中期以后,明廷处于全面防御态势。 在北方,明朝也建立了完整的防御体系,并利用王权、朝贡、互贸等手段遏制蒙古部落。

明初,蒙古三大部落之间战乱不断。 阿鲁泰和本亚失去了对鞑靼人的控制。 成祖陆续派出使者出使鞑靼,但本雅失去了理智,无心与他沟通,于是就杀死了明朝使者。 永乐八年,成祖亲自率领50万人进军塞北。 明军大败,本雅失去了地位。 明军遂东返,进攻阿鲁台部。 阿鲁台部落惨败,于是于当年冬天称臣。 成为始祖后,他一共进行了五次亲自探险。 除十四年针对瓦什军外,其余皆针对鞑靼部。

明初北伐蒙古虽然未能达到统一漠北的目的,但对于巩固明朝统治、稳定北方边境具有积极意义。 明朝攻克大都后,各地仍然存在不少割据势力。 洪武建国后的首要任务就是完成国家的统一。 洪武年间长达二十年的征伐,正是朱元璋想要消除北元对明朝统治的威胁的目的。 到了永乐年间,情况发生了很大变化。 由于明军的屡次进攻和政府的宽容政策,投降的蒙古贵族、官员和领袖都被授予官职; 他们的领导人被授予国王称号。 同时,由于蒙古内部的分裂和纷争,其势力大大削弱,对明朝构成的威胁也大大减少。 然而,成祖多次进行大规模的亲自出征,目的就是为了让蒙古投降。 虽然这种大规模用兵有它的好处,但战争不仅影响了蒙古与内地的关系以及双方的经济发展,还导致了持续不断的战争。 也给明朝的财政造成了很大的困难。

北方边境保卫战

明朝边防的重点是应对北方蒙古势力的威胁。 从洪武初年起,太祖重点治理北方,派重臣镇守,做到“重兵惟镇在北方”。 但当时明朝的都城在南京,太祖担心北方远离京城,于是“按周汉称王”,实行分封诸侯制度。国王。 从洪武三年开始,太祖陆续将二十四子一孙分布到全国各地。 洪武三年四月,封秦、晋、燕、吴、楚前十王。 十一年,秦王在西安设藩,晋王在太原设藩。 燕王十三年,建立“北平国”。 后来,随着国王年龄的增长,他们迁移到诸侯的不同地方,被分配到各个军事要地。

从当时的全国军事形势来看,边防的重点是蒙古军队。 于是,太祖选择长城沿线的险地,分封九王:北平燕王、大宁宁王、广宁辽王、福宣固王、大同代王、太原晋王、庆王。宁夏、西安秦王、赣州肃王。 “这九王,都是要塞之王,都负责险要,控制要地,有元侯老将支持,有掌控命令的权力,也有统领大军的实力。” ……他们清理沙漠,面对面搭建帐篷。” 他们沿着长城排成一条紧密的线。 军事边界墙。 历代国王管辖的地区成为明军北上的重要基地。 利用诸王镇守边境,有利于加强北方边防,保卫蒙古南进。 同时,“筑诸藩幕,上保江山,下保百姓安宁”,也有利于明朝的长治久安。 但到了永乐年间,这种君王镇守边境的局面,因成祖削减诸侯而被破坏。 永乐时期,成祖仍有足够的能力和智慧,多次征伐漠北,但任、宣之后的皇帝各方面都不如太祖、成祖。 因此,除了玄德三年玄宗虚张声势巡视之外,不敢轻易巡视边境。 尤其是中期以后,随着明朝国力的衰落,北方边防陷入了全面防守和节节败退。 尽管如此。 明朝对于北方边防也不敢掉以轻心。

成祖即位为诸侯王后,首先将支持军队镇压北方边境的诸侯诸侯向内移动。 建文四年,驻宣府的谷王迁至湖广长沙。 永乐元年,宁王迁都江西南昌。 此外,还削弱了代王、辽王等诸侯王的军事实力,减少了他们的侍卫。 这样,总体来说,诸侯的减少有利于皇权的巩固。 但另一方面却造成了北部边防的空白。 例如,洪武年间,在长城以北设置大宁卫、开平卫、东胜卫(今内蒙古托克托),以实现辽东、宣府、大同三地的互通。 永乐元年以后,由于诸侯王及其侍卫内迁,“自然辽东与宣、定代援军断绝,以盛固原难守辽东,故调左侍卫”。至永平,右卫至遵化,地土尽毁。” 。 同时,出于对蒙古用兵的需要,成祖派出曾为荆南做出贡献的将领前往边塞,直接指挥控制军队。 因此,《明史》也说:“天子(成祖)边防甚慎,自宣府西至山西,边势陡深,有烽火台相连。” 到弘治年间,鸭绿江从东、西到达嘉峪关,沿长城逐渐形成九个军事重镇; 辽东、宣府、大同、延绥、宁夏、甘肃、冀州、太原、固原,号称“九边”。 此外,每个镇还设有总督、监察官和将军。 根据需要,设有副将、将军、游击、卫戍军官等,镇守辖区重要场所。

此外,从洪武时期开始,明朝还在边境地区设立都司、行都司,如万都司、辽东都司、陕西都司、陕西行都司、山西行都司等,隶属于第五军都督府和由健康中心组成。 这些都司和星都司与大陆其他的都司不同。 除军事性质外,还管理民政,负责农耕、税收等事务,加强对边疆地区的管辖。 另外,蒙古乌良哈部落,洪武二十二年设立多延、扶余、泰宁。 在西北地区,还有哈密卫、安定卫、沙州卫等,这些卫所都是吉思卫所,形成东北和西北两道屏障,防御蒙古人的入侵和骚扰。

总之,永乐迁都后,“明朝以北京为中心,以九镇为军事防御要点,以戍哨为网,以长城为屏障和阵地,在明朝形成了严密的防线”。北。”

瓦拉的崛起

正统年间,北方蒙古族瓦剌部崛起。 玄宗时期,蒙古各部落之间战事频繁。 宣德九年,顺宁王马哈木之子脱欢攻杀鞑靼部阿鲁台,“收其兵众”。 正统初年,脱欢还杀了瓦剌部落的“咸宜、安乐二王,皆”。 于是蒙古瓦剌部和鞑靼部都归托焕麾下。 脱欢“欲称可汗,众人不肯,遂共立脱脱不化”。 托欢就任宰相。 正统四年(1439年),拓焕去世,其子先继位,被封为怀太师。 叶显掌管着瓦拉的一切军政大权。 他没有听从脱脱不花的命令。 脱脱不花和也显各派使者去澄清情况。 贡品也被明朝接受,并单独赏赐。 在先遣使入贡明朝的同时,他的势力逐渐扩大。 正统十年(1445年),又先攻哈密卫,次年又攻乌梁哈三卫。 瓦剌的势力从哈密发展到辽东,对明朝的威胁日益增大。 当时很多官员都意识到了这个问题,并主张警惕。 然而,当时王振掌权,并与王振结盟。 王振并没有对北方边防采取任何战备措施,甚至继续对心腹大同驻军太监郭靖进行指教。 “这些年我做了钢镞,放在瓮里,用剩下的瓦片刺使使者,每年还奖励他们良马等礼物,以犒赏他们。”

正统十四年(1449年)十月,他们借口贡马贬值,分兵四路,发动大规模入侵。 主力由志远荒河野先率,分头进攻宣府、大同。 “要塞上有很多城堡。” 大同将军吴浩战死。

当大同战败的消息传到北京时,英宗在王振的怂恿和劫持下,决定亲自攻克大同。 太监金英奉命辅佐弟弟道王朱祁钰留京,兵部侍郎于谦留京代部行事。 英国公张辅、成国公朱用、兵部尚书匡野、户部尚书王佐、内阁学士曹鼐、张仪等随征。 随行的文武官员虽有数百人,但不得参与军政事务。 所有的动作都是王真做出的。 如此大规模的军事行动,既没有认真的战前准备,也没有周密的军事部署。 圣旨下达两天后,英宗指挥的五十万大军便匆匆出发。 “大军未到大同,士兵断粮,道路上布满丧尸,土匪也佯装躲避,诱敌深入。” 王震不顾实际情况,一味催促先遣军。

八月初一,明军入大同,王振欲再次北进。 兵部侍郎匡野、户部侍郎王佐见势不利,催促归军。 王振不听,仍执意北上。 会议召开前,有关军队战败的报道纷纷传来。 “西宁侯朱英、武进伯朱冕离军,全军覆没。” 与此同时,郭靖还告诉王振,如果他继续北进,“就会中了俘虏的计谋,王振就会害怕”。 8月3日,他赶紧命令老师们回家。 正月初十,明军退至宣府,遭到瓦茨军追击。 十三日,英宗率军来到距怀来城仅二十里的土木堡。 随行文武官员主张“入鲍怀”,王震却以“千余车辎重尚未到”为由主张留下。 瓦斯军紧紧围困土木堡,明军寸步难行。 十五日,瓦茨军四面受围。 “兵士奔逃,势不可挡,铁骑冲入阵中,长剑斩杀。” 明军彻底溃败。 混战中,英宗被俘。 “英公张辅、兵部尚书匡野、户部尚书王佐、内阁学士曹鼐、张仪等数百人全部被杀。” 王振被侍卫将范仲殴打致死。 。 明朝五十万大军伤亡过半。 土木堡之战,明军仓皇出击。 北京军队的精锐被消灭,许多勇敢的将领和重臣都在战斗中阵亡。 明朝“遇到了建国以来前所未有的严重危机”。

土木堡失主,英宗被俘,朝堂震动,大乱。 太后命南王朱祁钰监国,召集群臣商议战防策略。 “群臣齐聚朝堂哭”,不知在做什么。 翰林尚书徐珏主张南下逃亡,却遭到兵部尚书于谦的反对,主张坚决抵抗。 朱祁钰奉太后之命,提拔于谦为兵部尚书,刷新内政,加强战事准备。

当年九月,谭王正式即位(景泰皇帝),明朝更加稳定。 与此同时,于谦还选拔得力将领,加固关隘,增派援军,下令调集河南、山东、南京等地的兵力防守,部署京城九门戍守和城外防御。城市。 10月初,瓦拉军再次入侵。 还率领三万骑兵主力掠夺大同,直奔紫金关。 致远阿拉率领两万骑兵攻入古北口。 10月9日,紫荆关也先被攻破。 阿拉等部队从赤城南下,分两个方向包围北京。 于谦“身先士卒,铺甲”,出德胜门亲自督战。 他下了特别的命令:“临近战斗时,先退的将被杀。如果军队忽视先退的将,后队将杀死前队。” 于是“大家都兴奋又勇敢”。

十一日,瓦拉军在西直门外列阵,也县指挥部设在土城。 当晚,明军在张易门攻击瓦剌军先头部队,毙敌数百人。 第二天,明军在各门外取得了一些进展。 十三日,瓦拉军与明军在德胜门外交战。 于谦命将军石亨“在空屋设伏,出数骑诱敌,敌薄数千骑,副帅范广发枪,皆伏击之”。 ……他的兄弟波罗、平章茂被枪杀。” ”,明军奋战杀戮,“横廷道单兵进击,单杀数十人。”瓦剌军大败,只得撤退固守。经过五天的相持,瓦剌军“不利”。景泰元年八月,京师解除戒严。之后,他也先归还英宗,恢复与明朝的互通贸易,仍照常派遣贡使。

鞑靼复兴

图木事变后不久,蒙古瓦拉部内部爆发冲突。 景泰二年春,又追杀脱脱不花,四年自立为可汗。 六年后,叶显被阿拉智渊所杀,导致内部分裂,瓦拉部势力逐渐衰落。 鞑靼部落从此更加强大。 当时,鞑靼部落中,博莱最为强大。 成化元年,伯来、小皇子、毛里海等人进入河套地区定居。 成化六年,加斯兰、波罗胡、满都鲁等部族也入侵河套,河套成为骚扰内地的主要基地。 他们当时被称为“陶匪”。 明朝虽派兵攻打,但他们“连连归去,至成化末年无宁日”。 弘治年间,鞑靼部达延汗统一了蒙古各部,势力大增。 他“渐往来河套,为匪”。 正德末年,达延汗死后,蒙古各部落再次分崩离析。 然而到了嘉靖中期,达延汗的孙子安达汗时,势力再次鼎盛,继续率领部族骚扰延绥边疆地区。 嘉靖二十五年,三边总督曾勉奏请蜀恢复河套,加强北方防御。 这一提议得到首席大臣夏衍的支持。 然而,严嵩为了推翻夏衍,却将谋划收复河套的曾冕描述为““欲大喜,遂行军国主义”,并以此杀害曾冕和夏衍。从此,明朝再也没有人敢再说收复河套的事情,万达的入侵也越来越频繁,规模也越来越大。

嘉靖二十九年六月,安达再次起兵南下,攻打大同。 明军一触即溃,主帅张达和副主帅林纯均战死。 八月,安达挥兵东进,由集镇间岛攻古北口。 直进,掠怀柔,围顺义,直至通州,直抵北京城。 他“大量掠夺村民,烧毁村舍,火势日夜不息”。 ,京城震动。 兵部尚书丁如奎急忙布置京师保卫事宜。 然而,当他查阅北京军队的记录时,却发现“当时的记录都是虚构的,禁军只有四万到五万,其中一半是老弱,还有提督、大臣的家属”。服役半年,内外还没有回到部队,在军的人都哭了,不敢上前。 于是,他们不得不迅速调集宣府、大同、辽阳、冀州各镇的士兵入营。 部队已到。”当时,明朝集结了五万援军,却未能储备粮草,导致军粮短缺。当援军集结京师时,“部队得到了奖励, ” 户部来来回回,两三天,那一天,让军士数点饼。” 仇鸾虽然率领两万大同军进京,世宗任命他为大将军伐虏,指挥各地援军,但他却不敢出战。 兵部尚书丁如奎也“因扰乱而不知所措”,束手无策,只得闭门不出,任由部队在城外烧杀抢掠。 当权的严嵩认为安达是一个没有危险的食贼,“吃饱了就会走”。 他向将军建议“坚固城墙为上策”,世宗也准备用“皮钱珠玉”来告安达求和。 就这样,明廷允许安达军队在城外大肆掠夺八天。 最终,安达还是沿着古北口的老路撤退。 由于这一年是庚戌年,所以历史上称为“庚戌之变”。 明朝再次陷入恐慌,度过了一次危机。

退后,当年十二月遣使到宣府、大同请贡。 次年三月,遣使入宣府,向城内索贡。 世宗先允许在大同开设马市,随后又允许宣府、延绥、宁夏三镇每年开设两次马市。 但一年后,嘉靖三十一年初,安达部落再次袭扰大同边境,世宗于是下旨停止马市。 于是,边境战争再次爆发,明朝首都多次戒严。 例如,嘉靖三十三年秋,安达部落“袭济真城墙,行军数百路,警报数十日,京师戒严”。 四十二年冬,顺义、三河遭袭,京师戒严。

直到隆庆初年,情况才有所好转。 随着明朝改革活动的展开,对九边的建设越来越重视,边防不断加强。 另一方面,蒙古贵族入侵明朝时,常常遭遇坚决抵抗,遭受很大损失。 此外,蒙古草原经济对腹地的依赖程度加大,农牧业生产的发展和蒙汉人民的生活需要。 ,大家更加迫切地相互进行贸易,以换取布匹、丝绸、粮食、大米和生产工具。 在这种情况下,“艾达致敬”就出现了。

隆庆四年,鞑靼内部再次爆发冲突。 安达汗和他的孙子巴纳吉因争夺“三妻”做老婆而闹翻。 三夫人原本是巴汉纳吉的妻子。 我看到了她的美貌,就娶她为妻。 他憎恨韩那吉,于是于当年十月率领妻子及十余人来到明朝。 大同巡抚适时受降,报宣大巡抚王崇古。 他们共同主张借此机会“因相互贸易”而给予汉纳吉优惠,并采取安抚政策。 王充古的建议在明朝大臣中很不一致,“朝廷议论甚多”。 但在内阁大儒高拱、张居正等人的支持下,王冲古的建议获得批准,任命韩那吉为都尉,赐费。 衣服一穿上。 当时我孤身一人,见韩吉受到明朝的优待,便派使者请求明朝开放互通贸易。

隆庆五年(1571年)二月,王充古发表《确认贡品问题》,对处理贡品问题和互市事宜提出了八项具体建议。 “赐贡互市”的主张提出后,“朝议又恢复了”。 张居正没有犹豫,仍然全力支持王冲古的想法。 他明确指出,“进贡互市”的理念是互惠互利的。 在他的坚持下,“封贡互市”的想法“才得以通过”。 于是,明朝封安达汗为顺义王,其他蒙古族首领也被授予总督等头衔。将军与帅,帅与帅,千户,百户。根据王冲古的建议,贡品市场恢复了,蒙古与内地的经济交流得以畅通。从此,在南方作案四十五十年的我说道:“朝廷之事,必须慎重。” 如果我的部下有掠夺边境匪徒的行为,就必须受到惩罚。”

万历十年(1582年),安达去世,其子皇太极继位为顺义王。 万历十四年皇太极去世,其子厉立击败皇帝。 安达祖孙三代中,安达之妻三娘“为军队之首领,镇守华夏边塞,为众人所畏惧、臣服”。 明朝政府封她为“忠顺夫人”。 从“安达封通”到三娘子掌权的几十年间,明朝与蒙古始终保持着和平友好的关系。

自明朝建立以来,不断受到蒙古的骚扰,长达200多年。 尽管明政府重点对付边境的蒙古势力,采取了各种措施,但无论是进攻还是防御,始终没能消除明朝北方的后患。 但艾达进贡后,北疆各族和睦相处。 “边境安息,东起兖、雍,西至嘉鱼七镇,千里军民安乐,不需军事革命,行省七年。” 明朝北方局势的稳定以及这种和平友好关系的建立,有利于社会经济的发展。 清朝魏源曾对此作出中肯的评价:“高拱、张居正、王充古,控制轻松,时间流逝,不仅照亮了持续五十年的烽火,而且打开了两座灯塔。”王朝百年太平,仁。百姓受惠于溥,百姓受他福佑至今。” 讨论的内容极其深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