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土木革命和庚戌革命的本质都是围绕着双方的经济交往展开的。

介绍

电视剧《大明王朝》后半段其实是围绕土木革命这一历史事件展开的。 剧中将朱祁镇征伐蒙古的原因描述为为其叔父张克俭报仇,以弘扬明朝的势力。 在真实的历史中,事件的根源远非影视剧中所描述的那样。 无独有偶,就在土木革命一百年后,又发生了安达汗入侵北京的庚戌革命。

探析“土木之变”与“庚戌之变”的实质——明蒙贡市贸易的需求/

《大明王朝》剧照

这两起相隔一百年的事件,蒙古大军进城,明朝仓促应敌。 无论是土木革命还是庚戌革命,明朝都面临着被推翻的危险。 事件的最终结果是蒙古人撤出长城,双方恢复和平关系。 当我们把这两场战争放在一起来看时,我们会发现它们与明蒙两国的经贸往来有着密切的联系。 这两件事的发生都无法回避一个共同的主题:明代孟公城的贸易。 不同的是,“土木之变”发生在明代孟公城贸易发展的鼎盛时期,而“庚戌之变”则发生在明代孟公城贸易的低谷时期。 让我们拨开事件背后的迷雾,重新梳理和探寻历史背后的真相。

一、明蒙经贸关系中断导致土木革命和庚戌革命爆发

明朝与蒙古的朝贡贸易由来已久。 永乐七年,瓦斯三位首领马哈木、太平、巴尔图波罗被明朝廷册封,封为瓦斯三王。 永乐十一年,鞑靼阿鲁泰接受明廷册封。 蒙古各部归顺朝廷后,双方朝贡交流仍在继续。 明朝廷在总结前代经验的基础上,建立了一套完整的朝贡制度和相配套的管理制度,明蒙朝贡制度正式建立。 自明成祖建立朝贡制度以来,双方贸易往来断断续续。 对于蒙古来说,游牧经济主要受自然环境影响,必须依赖来自中原的粮食和手工业; 而对于明朝来说,主要从事农耕经济,所以蒙古马很重要,其他牲畜也很需要。 明蒙双方的自然分工和交流,决定了他们之间的经济联系不可能割断。

探析“土木之变”与“庚戌之变”的实质——明蒙贡市贸易的需求/

明永乐后期明蒙局势图

叶显继位后,随着政权的加强和经济的发展,中原地区对粮食和生活必需品的需求进一步扩大。 为了从内地获得更多的物产,冼氏不断增强势力,突破了永乐时期所设定的限制,增加了频率。 明蒙朝贡制度的发展继续保持上升趋势。

探析“土木之变”与“庚戌之变”的实质——明蒙贡市贸易的需求/

也是首部影视形象

英宗时期,正值明蒙朝贡制度发展的鼎盛时期。 内战前,蒙古共来朝鲜37次,最少每年一次,最多每年五次; 最多的使节达2472人,贡马4172匹。 一次性捐赠动物皮毛的上限为146,200张。 每次蒙古使节到来,明朝廷都给予热情款待。 据记载,宴席三十二次,封使使臣约两百人,并赠送丝织物、彩钱、金银、宝石、珠宝、器具、书籍等。 使节往来频繁,贸易活动不断扩大。 双方经济均取得长足发展。

但与蒙古的出发点不同,明朝只是将两方的相互贸易视为遏制蒙古的手段,因此这种贸易的发展必然受到限制。 明朝多次尝试减少使节数量,缩小蒙汉交往范围。 特别是铜、铁等金属材料的交易被严格禁止。 但明霆的限制并没有起到作用。 后来明政府在相互贸易中采取了欺骗、刁难的卑鄙手段。 他们不仅提供劣质产品,还偷偷地将其中一根用来换取蒙古马的丝绸切成两半,引起了掖县的强烈不满。 之后,两党关系急剧恶化。 这样,当蒙古与明朝的矛盾尖锐到一定程度,当双方的和平贸易被破坏时,战争就会爆发。 正统十四年(1449年),首次遣使三千人出使明朝。 宦官王振利用蒙古虚报人数,单方面大幅度降低马价,扣押使节。 七月,叶先以不准娶明朝公主为借口,挑起对明朝的战争。 随后,在王振等人的怂恿下,明英宗急忙亲自亲征,企图重蹈先祖永乐五次征服蒙古的覆辙。 荣光却不幸在土木堡兵败被俘,史称“土木之变”。

探析“土木之变”与“庚戌之变”的实质——明蒙贡市贸易的需求/

英宗钦差大臣亲自征讨

从目的来看,叶显率先挑起战事,最终率领英宗军队进京。 他的目的并不是要推翻明朝。 事实上,叶显的实力还远远没有达到推翻明朝的程度。 在叶先自己看来:入侵明朝,“即使城不能耕,田不能耕,百姓不能休息,掠夺很多,也够了”。 可见,也贤并没有推翻明朝的奢望。 他只是通过“多地盗版”来满足自己的经济需要,以抗议明朝中断贸易的政策。

与土木之变相比,庚戌之变的目的更加明显。 从天顺开始,瓦萨势力衰落,鞑靼再度崛起,蒙古再次陷入内部纷争。 此时的蒙古虽然也有不来、毛里等“雄伟部落”,但其实力已无法与也县时期相比。 虽然有访问朝鲜,但日期不确定,访问次数和频率也不如以前。 成化年间,蒙古使臣进朝仅16次,邀请官员4次。 弘治年间,蒙古11次上朝,4次邀请官员。

弘治年间,双方贸易中断。 此后,双方一直处于敌对状态。 从武宗时期到庚戌革命爆发,双方朝贡停滞了大约半个世纪。 这段时间,双方主要是交战,各有损失。 连续的战争给明蒙双方都带来了惨重的损失。 尤其是对蒙古国来说,互市关闭导致生活必需品短缺,人民生活苦不堪言。 双方关系亟待恢复。 在这种情况下,阿达汗决定向明朝索取贡品。

从嘉靖十三年(1534年)开始,安达向明朝发起了强大的朝贡攻势。 “四月,我会向大家请求致敬。” 但明朝疑虑重重,并没有答复。 经过近十年的战争,嘉靖二十年(1541年)七月,安达正式派使者前往大同阳及要塞索取贡品,并向明朝“命边民收复境内”。要塞内,与蛮族在要塞外放马,绝不相悖……”请求做出保证。 但以明世宗为首的一些顽固派仍然认为“俘虏是骗人的”、“他们的进贡请求不可信”、“总督施道闻旨不肯进贡”。 他们不仅拒绝进贡,还扣押愿意进贡的使节。 次年五月,安达再次派遣使者石天爵、肯切前往大同镇边境要塞恳求进贡。 明廷不评是非,竟“轻视天爵于市”。 嘉靖二十五年(1545年)五月,安达派使者鲍尔赛等三人到大同左卫请贡,被大同巡边将领董豹等人杀害。 当年七月,四次进贡,嘉靖不为所动。

探析“土木之变”与“庚戌之变”的实质——明蒙贡市贸易的需求/

明世宗嘉靖皇帝

嘉靖二十六年(1547年)二月,我曾五次进贡,嘉靖坚决拒绝,并表示凡犯规者,必受严惩。 两军对峙,使者没有被杀。 在屡次进贡遭到拒绝后,嘉靖二十八年(1549年),安达兵压境,向明廷发出最后通牒:“我不能进贡,所以屡次抢劫。如果进贡,当然,应该限制各部落侵犯边境,否则秋天后,我们将重新进入边境并夺取首都。” 明朝廷得知后,仍将此视为“奇闻”,不予理睬。 嘉靖二十九年(1550年)六月,安达率军攻打长城,逼近京城,掀起了大规模的反明战争,史称“庚戌革命”。

探析“土木之变”与“庚戌之变”的实质——明蒙贡市贸易的需求/

庚戌事件

由此可见,土木革命和庚戌革命的爆发与明蒙之间的经济贸易密切相关。 尽管两次战争之前的具体情况不同,但明政府决心破坏和切断双方的经济联系。 这种做法促使也贤和阿达汗选择用武力打开与明朝的贸易之门。

2、土木革命和庚戌革命的本质都是围绕着双方的经济交往展开的。

明蒙贸易联系的中断导致土木革命和庚戌之乱立即爆发。 同样,双方内在的经济需求也影响了整个战局。 也显和安达汗的军队虽然屡战屡胜,但并没有趁胜进攻北京,一举推翻明朝。 相反,他们抓住了胜利的有利时机,积极推动了双方平贡城贸易的发展。

正统十四年七月,叶先率蒙古军分四个方向逼近明朝边境。 明军士气低落,脆弱不堪。 蒙古大军一路南下,掠夺了大量的人畜。 八月,英宗在宦官王震的怂恿下,率领五十万大军攻克该地区。 结果全军覆没,兵败被俘,先俘虏马骡二十万余匹。

探析“土木之变”与“庚戌之变”的实质——明蒙贡市贸易的需求/

图木堡之战

他也先取得了辉煌的胜利,引起明朝廷的混乱。 “当时,京城的精锐士兵全部消失,剩下的疲惫士兵不足十万,人们心惊胆战,没有坚定的志向。” 甚至“群臣齐集朝堂,大哭”。 此时的他,只热衷于收集战利品。 “铠甲、装备、金银锦缎、牛羊骡马数十万。” 有一天,他要了一大笔金银彩缎,回到了游牧地区。 由此可见,叶显无意推翻明朝,否则他绝对不会放弃乘胜进京的有利时机。 尽管后人对此做出了种种分析,但利用战争掠夺中原物产以满足蒙古经济发展的需要无疑是其主要目标。 ”。内战充分表明,第一次战争很大程度上是出于经济需要。虽然在整个战争期间,没有明确提出恢复和维持双方相互贸易关系,但明蒙之间内在的经济需要都深深地卷入了战争之中。

探析“土木之变”与“庚戌之变”的实质——明蒙贡市贸易的需求/

蒙古骑兵

同样,庚戌革命也紧密围绕明蒙之间的经济交流展开。 嘉靖二十九年六月,安达汗率领蒙古骑兵一路南下,在秋风中扫落叶,于8月20日到达北京,引起明朝大地震。 然而,艾达汗来了,派兵攻城,却释放了他所俘获的胡曲马厩府官员杨增,并“持扇信进城请贡”。 他说:“给我钱币,进贡,围城就解了,不再有年头了。” 俘虏二国!”见此情况,世宗连忙召见徐阶等人商议。徐阶说道:“现在俘虏都驻扎在郊外,我没有什么可以备战的。 ” 刚愎自用的嘉靖帝无奈地说,他被迫接受了徐阶的提议。然而,一心求贡的安达汗接到明朝的命令后,立即撤兵。然而,明朝也损失惨重,“各州县报告称,人畜两百万人被掠夺”。

探析“土木之变”与“庚戌之变”的实质——明蒙贡市贸易的需求/

我回答汗

庚戌事变事件充分表明,安达汗发动战争的目的只是为了掠夺财物、满足经济需要,然后用武力迫使明朝恢复朝贡关系。 所以我回答说,可汗郎出兵入城时,还是以索取贡品为第一要务。 没有采取其他军事行动。 和土木事件一样,他们共同证明了明孟之间的经济往来是无法切断的。

三、明代孟公城贸易关系的建立与恢复——土木革命与庚戌革命的和平结束

虽然土木革命和庚城革命的结果不同,但也显和安达汗为维持和恢复明蒙友好交往和朝贡贸易所做的努力得到了应有的回报,虽然也有一定的波折,但明蒙之间客观的经济需求最终恢复了双方的朝贡市场关系,明蒙战争最终和平结束。

内战爆发后,从明朝掠夺的财产在一定程度上满足了蒙古人民的生活需要。 于是,他决定以“和平友好”大局为重,将英宗遣返北京“归位”。 10月19日,也显与托土不花汗召集蒙古汗大臣聚会。 按照蒙古礼仪,他们“杀马缝席”,为英宗举行隆重的告别仪式。 但代宗为了保住皇位,极力阻止英宗回京。 十局二十七日,他首先护送英宗前往北京德胜门。 景帝拒绝派大臣迎接英宗。 他很生气,把他押往北方。 返回。 为了报复明朝,他们还在北返途中袭击、掠夺了许多边陲城镇,并在宣府、大同地区驻扎了部分蒙古军队对其进行威胁。 此后,他多次派使者向明朝请求迎回英宗。 他说:“朝廷晚迎使者,驱使国家前进。” 最终英宗顺利返回北京,从而避免了双方战事无休止的局面。

探析“土木之变”与“庚戌之变”的实质——明蒙贡市贸易的需求/

明英宗朱祁镇

英宗被遣返后,首先随脱脱不花汗派遣使者前往明朝,请求双方继续保持友好往来和相互贸易关系,明廷很快做出了回应。 景帝因惧怕英宗与蒙古有染,将英宗废黜。 他只允许双方保持相互贸易关系,拒绝了蒙古国互派使节的要求。 事实上,景帝暗中“先遣数使者行贿死者,后与(脱脱)不化王相通,借以插手”。 这在一定程度上说明明蒙双方的贡使关系仍然保持着。 此后,明蒙贸易关系不仅达到战前水平,而且有了很大发展。

更乌事变的结果虽然没有完全恢复明蒙之间的朝贡市场关系,但也使双方关系向前迈进了一大步,为最终建立明蒙朝贡市场贸易奠定了基础。两侧。 安达汗撤兵后,明世宗被迫商议安达汗相互贸易贡品的请求。 他的宠臣仇鸾提出在维护明朝皇帝尊严的基础上与蒙古建立互通贸易关系。 他详细阐述了当时的明蒙边界宣示。 政府、大同的实际情况以及与蒙古和平贸易的利益得到了世宗等大臣的认可。

不久,大同、镇强堡、宣府、新开普、延绥、宁夏等地开设了互市。 安达汗对此非常高兴。 他向明朝送去九匹马和一份感谢名单,救回人质、胡辛吉等四人,出往边境。 明朝廷照例赐给我一件大红丝及膝花纹衣,一顶满(金)帽,一条金带,一件大红丝外衣,还有一个名叫芝的蛮族使节姑娘,还有一张虎刺纸条。为了人质。 其余四人外里里外各有青丝。 双方关系已经发展到一定程度。

然而,以世宗为首的一些顽固大臣仍然记得凯马市城下的联盟。 马市最初的提议是用缎布、大米、小麦换取蒙古牛、羊、马。 7月初,当蒙古使者按照马氏原建议通知明朝边境大臣“富者可以以马交易马匹,贫者只有牛羊,请交易树力”时,世宗立即得出结论:“俘虏变成了诈骗,请求不被允许。” 。 他趁此机会将特使撤回北京,并断绝了与蒙古的一切来往。 嘉靖三十一年(1552年)九月,世宗下旨“四面停止马市”,单方面撕毁协议,明蒙双方再次陷入混战。 经过二十多年的战争,直到明朝时期的1571年,穆宗进贡,明蒙才终于建立了相对稳定的相互贸易关系。

探析“土木之变”与“庚戌之变”的实质——明蒙贡市贸易的需求/

我回应致敬

结论:明代孟公城贸易是维持双方和平共处的纽带,也是当时历史上最好的选择。

综上所述,无论是土木之变还是庚戌之变,都是围绕着明代孟公城的贸易展开的。 明蒙两国由于客观经济联系的中断而相互交战,战争都是围绕双方经济物资的交换展开的。 如果说“土木事件”中的朝贡贸易问题只是蒙古事件的引子,那么在“庚戌之乱”中,朝贡贸易问题才是事件的关键。 如果说“土木之变”是明朝与蒙古之间的一次意外事件,那么“庚戌之变”则是世宗不纳贡而引发的不可避免的冲突。 这两起事件都是朝贡贸易引发的流血事件,而不是汉蒙民族矛盾激化的结果。 这两起事件都以相互贸易的实现而告终,最终化敌为友,就说明了这个问题。

探析“土木之变”与“庚戌之变”的实质——明蒙贡市贸易的需求/

我回答蒙古和汉朝贡后的交往

在当时的历史背景下,正常的经贸往来是维持明蒙和平交往的纽带,明蒙之间的经济联系是不能割裂的。 这不仅是土木革命与庚叔革命战争的本质,也是明代中期以后明蒙战争的根本原因。

“自古以来,蛮夷造反,中国必须有办法控制他们。如今,前来进贡的人,只是贪图财利,若能容忍,他们也就高兴了,但如果被拒绝,他们就会怨恨,如果他们怨恨,他们就会来打扰他们,不要害怕,宽容点。”

显然,明蒙贡城贸易作为处理明蒙关系的工具,既为蒙古所需要,也为明朝廷所重视。 这是双方的共同需求。

明门宫的贸易作为双方交往的媒介,是当时最好的选择。 中国古代统一时代的各个中央王朝都非常重视对周边少数民族地区的管理。 汉代的边郡、唐代的集思郡、元明清时期在西南实行的土司制度,都是中央王朝。 在尊重周边少数民族生产方式和生活习俗的基础上,实行高度区域自治的治理方式。 明朝统治者及其周边少数民族地区建立的朝贡制度也是这种治理方式之一。 蒙古族居住在蒙古高原。 自然环境因素和游牧文明的特点,使他们特别依赖农业文明,因此经常南下扰乱边疆。 针对这种情况,明庭提供了相应的治理措施。 明初,在多次主动进攻难以消灭其力量的情况下,实行了以朝贡贸易为主、防御为辅的策略。

探析“土木之变”与“庚戌之变”的实质——明蒙贡市贸易的需求/

明朝中期地图

贡城首先是以贡为基础的,是建立在周边少数民族向中原王朝臣服的基础上的。 然后由经济交流、政治任命和头衔、文化交流和融合来管理。 这样一方面保证了明朝中央王朝的政治威望,另一方面也解除了边患的后顾之忧。 而且还可以通过交换获得中原地区的稀有之物。 对于蒙古来说尤其如此。 蒙古虽然以铁骑强大而著称,但南下掠夺时却经常遭到明军的袭击。 长期来看蒙古也遭受了很大的损失,掠夺的收益大多是蒙古上层阶级所青睐的粮食、人畜以及丝织品。 武器、铁器等很少,仍不能满足蒙古内部的需要,于是屡次索要贡品。 蒙古在朝贡市场上注重经济利益,而明朝廷则更注重政治利益,双方各取所需。 因此,明蒙贡城的贸易模式是当时明蒙双方的共同选择,也是最好的选择。

参考

《明英宗实录》

《明世宗实录》

《明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