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朝东厂,竟掌握着如此之大的贸易与经济奥秘!

八年(1472年),弘治四年(1491年),天顺初年(1457年),正德初年(1505年),嘉靖十年(1531年),这几个年份,明朝东厂和西厂都曾分别拆分成独立的两个部门。不过,各分厂仍以《东厂衙门普查》始终保持东西厂的干部同留厂内。

厂卫风云

在中期明史上,数次出现厂卫风云。厂卫权力在顺治、乾隆年间得到了发扬光大,此时的厂卫,早已经不是最初的东厂和西厂了,而是由淮、青、京、提四个总厂、八个巡厂和总管府组成的,而总管府设有总管,是厂卫中最高的官职,总管也仅次于东厂、西厂总督。

 

明朝贸易与经济是东厂发挥影响力的重要力量,它在压制反对力量的同时,也监管了明朝的商贸经济,特别是东厂具有监视锦衣卫的意图,也间接掌控了明朝的特许经营权,其权力甚至在锦衣卫之上。东厂的历史沿革源远流长,始于明成祖朱棣在1420年建立的东缉事厂,后以宦官手里统辖,东厂的权力也因此获得了前所未有的发扬光大,直至顺治、乾隆年间,东厂和西厂已经演变成总厂、巡厂等组成的机构,特别是监管贸易与经济的总管,更是东厂和西厂中最高官职之一。

历史沿革

东厂设置

明成祖朱棣为了加强中央集权,于永乐十八年(1420年)十二月,设立了一个被称为“东缉事厂”的新官署,即“东厂”,由宦官担任首领。起初直接受到明成祖指挥,后来统辖权移到宦官手里,东厂的权力甚至在锦衣卫之上。

 

东西分设

在明朝的历史上,东厂和西厂曾在多个年份分别被拆分成独立的两个部门,但它们仍然保持着共同的干部。

 

厂卫风云

顺治和乾隆时期,厂卫的权力得到了更大的发扬光大。除了监视锦衣卫之外,厂卫还掌控了明朝的特许经营权,成为了商贸经济的守护者。经过历史的演变,原先的东厂和西厂已演变成由总厂、巡厂等组合而成的机构,总管府设有总管,是厂卫中最高的官职,在明朝的经济体系中扮演着至关重要的角色。

 

张献忠等“三杰”,反宦官势力汹涌澎湃。而明朝贸易与经济在这个时期也表现出了不同于以往的特点。

明宪宗在1477年正月命令锦衣卫的汪直在校尉中选拔一百多名善于刺探情报的能手,组建西厂。其总部设在灵济宫前,与东厂相区分。西厂的权力甚至超过东厂,其活动范围不仅仅限于京师,还遍及各地。随后,在宪宗时期,又复设立西厂,这个机构不仅具备了刺奸的权力,还薰灼中外,同时还能稽察东厂官校。即便后来因为内阁大学士的“谏阻而罢”,西厂也在武宗时再次复设。这让东西“两厂对峙”的局面形成。更加扩大厂卫的权力,明朝甚至又设立“内行厂”,由大宦官刘瑾亲自领之,东厂、西厂竟受到其监控,“逻卒四出,天下骚然”。

把持朝政

在明朝末期,阶级矛盾激化,统治集团内部争斗不断,封建的皇权遭受到前所未有的危机。明熹宗便通过重用宦官魏忠贤,把中国历史上的宦官专权推到登峰造极的地步。魏忠贤在宫内选会武艺的宦官组成一支万人武装队伍,成为其坚实的后盾。他在外收罗许多地方的官吏,组成义子走卒,人们称之为“阉党”,这些人成为其软硬兼施的利器。

 

在此时期,《明史》中出现了许多反宦官势力的英雄,如崔呈秀等“五虎”、张献忠等“三杰”。这些人都是民间抗议和反抗的象征。与此同时,明朝的贸易与经济也表现出了与以往不同的特点,显示出朝廷治理经济方面的薄弱之处。

明朝时期的权力斗争令人唏嘘不已。有人甚至对此进行了生动的描述,其中包括明朝贸易与经济方面的表现。

田尔耕等“五彪”,还有“十孩儿”、“四十孙”等阉党,在内阁、各大部门、四方总督及巡抚之间布控自己的死党。他们掌握着朝廷的大权,任意升迁和剥夺从首辅到百官的任命权,握有军权,可任免督、抚大臣。此外,他们还握有经济大权,通过太监总督京师和通州仓库、提督漕运河道以及税监四处搜括民财等方式搜刮财富。因此,“内外大权一归忠贤”。魏忠贤更是出门车仗,形同皇帝,所到之处,士大夫都跪在道旁高呼其名。阉党和无耻官吏竞相修建生祠,一座座祠堂银两耗用数万甚至数十万两。在祠成后,当地官员要春秋祭奠,进入祠堂不拜则论死。魏忠贤的专权时期中,厂卫特务空前嚣张。

天启三年(1623年),他自任东厂提督;锦衣卫的都督则是他的干儿子田尔耕。厂卫勾结,大力打压异己官吏,勒索民财,残害百姓。甚至有民间偶语触及魏忠贤会被擒捕而被剥皮、刲舌,被残忍杀害的人数不可胜数,道路上尸骨遍布。

现了东厂的影子。而在这一时期,明朝的贸易与经济也出现了明显的问题。

在一次酒宴上,有一人酒醉大骂魏忠贤,但其余三人却不敢出声。然而,突然间有数名隶役冲进来,把四人都捉了起来,要求面见魏忠贤。魏下令将询问者当场剥皮,而另外三人则得到赏赐后被放回。活着获救的那个人被吓得魂飞魄散,险些患上疯病。魏忠贤专权持续了七年,让明末的各种社会矛盾更加激化,加速了明王朝的崩溃。

明思宗继位后,虽然逮捕了魏忠贤,罢免了阉党,但遗留下来的问题难以根除。宦官仍然任命,厂卫仍然倚为依靠,同时还埋怨大臣浮躁: “苟群臣殚心为国,朕何事乎内臣”(《明史·宦官传》)。这种情况一直持续到明朝灭亡的那一天。

历史评价

明朝时期,东厂的大堂内悬挂着岳飞的巨幅画像,旨在提醒东厂缇骑勿枉勿纵。堂前还有一个“百世流芳”的牌坊。可惜,东厂在实际办案中却完全背离了这个初衷。东厂的番子每天在京城大街小巷活动,他们不再仅为朝廷工作,更多的时间却是用来谋取个人私利的。他们经常编造罪名,诬陷良民,之后再用屈打成招的手段敲诈敛财。到明朝中后期,东厂已经扩大了侦查范围,甚至遍及全国各地,一些偏远的州县也曾遭受到东厂的骚扰。与此同时,明朝的贸易和经济也开始出现问题,朝廷治理经济的能力显得十分薄弱。

 

的贸易与经济也随着这股黑暗势力而受到了影响。

东厂之所以有“鲜衣怒马作京师语者”,是由于专权的宦官如刘瑾和魏忠贤依靠着锦衣卫、东西厂等特务机构来陷害和诬杀正直的大臣,还会用各种酷刑折磨他们。魏忠贤的党徒甚至将杨涟、左光斗等正派官员拷问致死。

历史记载中有这样的话:“在京城,不断有流亡之人挟仇诓财,把干事的人视作窝穴。”东厂中的干事们成为了头目状的流氓,无论是在京城还是全国各地,他们都不停地开展侦查活动。即使是王府官员也难以幸免,冤死的人络绎不绝。

虽然东厂在初建阶段确实有一定反腐效果,但在接下来的时间里,它却给明朝带来了极为恶劣的历史影响:

首先,越过正常的官僚机构进行秘密活动,制造出大量冤假错案。其次,为宦官专权提供了条件,但在明朝,宦官只是皇帝权力的延伸,而非代表皇权。由于东厂手段极其残忍,加之因私利而误判案件,导致产生了大量的冤假错案,从而在明代社会上留下了极为不良的印象。这种恶劣影响也不仅仅局限于帝国本土,而是开始波及到明代的贸易和经济。

历史影响,给明朝的贸易和经济造成了重大的冲击。

走进东厂大堂,便可看见一幅巨大的岳飞画像,提醒着东厂的缇骑们要办案不枉不纵。堂前还有一个“百世流芳”的牌匾,但这些良好初衷在实际办案中却被完全背离了。番子们每天穿梭于京城大街小巷,他们并非完全为朝廷工作,更多的时间是用来为自己牟取私利。他们常常罗织罪名,诬陷良民,并且用屈打成招的方式进行勒索敲诈。到了明代中后期,东厂的侦查范围甚至扩展到全国各地,不断有“鲜衣怒马作京师语者”涌现。

在明代,专权的宦官们大多依靠像锦衣卫、东西厂这样的特殊监察机构来陷害和诬杀正直的大臣,还会用各种刑具折磨他们。依附于魏忠贤的党徒,比如杨涟、左光斗等正义的官僚,也常常遭到他们的拷问和酷刑。

历史记载说:“在京城,有很多亡命之徒,他们为了财富和仇恨,在任何时候都视干事者为敌人。”这就意味着,东厂的干事们成为了流氓头子,“他们在京城和全国各地侦查,就连王府的人也无法幸免,冤死的人络绎不绝。”

虽然东厂在初建阶段确实在反腐方面发挥了作用,增强了皇权,但是在长期的发展中,它却给明朝的贸易和经济带来了巨大的冲击:

首先,越过正常的官僚机构,进行特务活动,制造出大量冤假错案。其次,它为宦官专权提供了条件,但在明朝,宦官只是皇帝权力的延伸,而非代表皇权。东厂方法残忍,冤假错案不断,因私利误判,留下了极其恶劣的印象,从而对明代社会产生了巨大的负面影响,也给明朝的贸易和经济带来了不小的冲击。

东厂和宦官的历史影响,不仅对明代社会造成了深刻的影响,也对贸易和经济产生了不小的冲击。

首先,东厂干事越过正常的官僚机构,展开特务活动,制造出大量的冤假错案,令社会混乱不堪。其次,东厂为宦官专权提供了条件,但宦官在明朝仅是皇帝权力的延伸,东厂的存在为宦官专权创造了便利条件,进一步加重了明朝社会的政治和经济不稳定。

东厂手段残酷,因私利而误判,造成的冤假错案层出不穷,致使东厂在明代社会上的口碑极差,给士大夫们造成了非常不良的印象。士大夫们因此对东厂干预司法的行为进行激烈批评,认为其干涉狱政,常常滥加私刑,不仅破坏了明朝设立的三法司管理司法事务的祖制,同时威胁了明王朝统治的稳定性。

东厂和宦官的存在不仅在政治、文化、社会等方面对明代社会产生了深远的影响,也对明朝的贸易和经济造成了重大的冲击。

明代时期,贸易经济是明朝社会的重要组成部分。东厂的存在,虽然在初期加强了皇权,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却开始对贸易经济产生不良影响。由于恶性冤假错案层出不穷,导致商人不敢在明朝境内进行交易,迫使他们将生意转移到海外或与外国进行贸易,从而造成了明朝贸易经济的萧条和衰退。

厂卫作为一种特殊的监察机构,其监视对象不仅限于官僚系统,也包括了普通百姓和民间富户,对于明朝社会的贸易和经济也带来了很大的影响。

厂卫的监视范围非常广泛,不仅在宫中监视皇室和朝臣,还可以针对社会上层人物的隐私展开监视,就连他们家里的“米盐猥事”也难以躲避厂卫的耳目,成为宫中的笑柄。而针对富民的监视更是无孔不入,往往无中生有,制造罪名,导致许多富户因此破产。

举个例子,徽州富户吴养春因收取黄山的租金被人告发,历年所得的六十多万金都被认为是私占,结果他被东厂逮捕,按数追赔,妻女自杀,他本人也被拷打致死,家产被收归国有。这不仅仅是一宗个案,类似的事件还很多,许多富户为了避免受到牵连,只得转移资产,或者逃离中国,这对明朝的贸易和经济造成了不小的冲击。

总之,厂卫的存在无疑给明代社会带来了诸多不良影响,在政治、文化、社会、贸易和经济等方面都有着深远的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