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仙镇之战:猴版内亚战术对明朝官军的最大胜利

明朝军事与战争_明朝时期战争_明朝军事战争的特点/

1642年,伤痕累累的明朝显得比以前更加衰弱。 一方面,满族士兵在辽东为所欲为,另一方面,还有庄王等人的农民军不断牵制他们。 再加上国际经济形势的变化,朱明王朝连最后的财产都快要失去了。

这一年,原本不在农民军前列的李自成势力开始迅速扩张。 惊慌失措的明廷不得不派出左良玉等众多名将前去镇压。 最终,庞大的明军在岳飞溃败的朱仙镇被彻底歼灭。

恶性循环

明朝军事与战争_明朝军事战争的特点_明朝时期战争/

崇祯继位后,他感到自己被无情地枷锁

自崇祯继位以来,明朝在一系列危机中进入了可怕的恶性循环。 外面不但有强大的敌人伺机而动,内部也同样是一片混乱。 但更可怕的崩溃其实源自明朝境外。

崇祯初期,他的本事再笨,至少也靠着变态的勤奋养活自己。 虽然明军野战能力不如清军,城防也不太可靠,但总能延缓危机。 依靠经济优势和人口规模,清军的每一步前进都不容易。 至于因辽东前线问题而衍生的西北农民起义,只是明朝众多起义之一。 在战线不紧张的情况下,明军回防可以暂时解决问题。

明朝的资源主要来自外部输入的白银

在这些努力的背后,隆庆万历以来的经济改革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 如果不是西班牙和葡萄牙,每年都会从秘鲁和日本的银矿运出大量贵金属。 明朝无法熬过崇祯即位的时代。 所谓万历三大远征,就是建立在加入这个早期全球贸易体系的优异成果的基础上的。 但到了崇祯中期,国际形势的变化导致白银收入直线下降。

首先,西班牙帝国受到八十年战争和三十年战争的拖累,国力大不如前。 他们实施战略紧缩政策,决定减少从美洲运往菲律宾的白银份额。

西班牙帝国的战略收缩使明朝损失了大量的美国白银

其次,德川幕府控制下的日本也正在发生内部变革。 原本占据贸易大部分的葡萄牙人被驱逐出日本市场。 取代他们的荷兰人与明朝发生了很多冲突。 这导致明朝两大白银来源地萎缩。 江南等地外贸经济遭受重创。

在缺乏财政支持的情况下,明军的战绩开始进一步下滑。 有限的精锐部队遭受损失后,需要更多的时间来补充。 这导致明朝与满族和农民军完全处于三角关系,体力消耗殆尽,寿命日益衰退。

德川幕府驱逐天主教国家后,明朝损失了大量日本白银。

大浪冲刷着沙滩

早年的李自成在镇压农民军中并不是表现最好的。

虽然在随后的历史叙述中,李自成一直被视为明末农民战争的主角。 但从当时的人们的角度来看,李自成恐怕始终无法跻身前三。 相反,同为陕西人的张献忠和他的前任高迎祥,往往被视为政府剿匪的重中之重。 李自成往往混迹于其中,行事相对低调。

明末的各类起义领袖不仅数量众多,而且来源广泛。 但最终取得成功的李自成、张献忠、高迎祥等人都来自陕西边区。 这里不仅是明朝财政长期亏缺的地方,也是民风较为凶猛好战的地区。 这些人也都有着自己的从军经历,有着不同于普通黑帮头目的军事素质。 更不用说用曹操、孙悟空等戏曲人物作为片名了。 因此,即使被明军长期压制,也总能起死回生,再次制造麻烦。

李自成早年主要依靠陕西老乡高迎祥的指挥。

在明朝还能吸收足够白银的时代,起义军一旦得逞,就会被官军围剿。 当明朝财政日益紧张时,这种经济水平带来的组织优势就大大减弱了。 更何况,连招安叛军都需要土地和真金白银。 只是前者往往持续为广大宗族人口所享用,而后者则在没有增收节支能力的情况下很快被消耗掉。 如此一来,朝廷授予的官职就毫无价值可言了。 起义聚集的部落民依然可以轻易投降并再次叛乱。

1635年,崇祯皇帝派他更为欣赏的洪承畴出任五省总督。 让他有足够的资源来消灭来自西北的农民军势力。 洪承畴也不辱使命,在几年内消灭了农民军的许多有生力量,并俘获并处决了敌人的灵魂——高迎祥。

洪承畴的结局反映了当时明朝的困境

但到了关键的1638年,清军再次向辽东发起进攻。 崇祯无法集结第二支军队协防,只能将中原前线的兵力调回来。 张献忠、李自成又得势了。 尤其是一直与高迎祥嫡系的李自成,得到了放手大干一场的机会。

中途调动洪承畴不但没有帮助崇祯缓解农民军问题,实际上反而有损大局。 原因也很简单。 由于他的成功,大批农民军首领战死沙场。 很多原本水平低下但合格的人,都像海选一样被他淘汰出了历史舞台。 剩下的李自成和张献忠,就像晋级决赛的造反高手一样,在农民军阵营中获得了最高的分量。 他自己也对关外的失败心服口服,将关内的大锅扔回了崇祯手中。

明朝时期战争_明朝军事与战争_明朝军事战争的特点/

在洪承畴的帮助下,李自成的地位迅速上升

猴子版的亚洲军队

高迎祥、李自成、张献忠都是陕西边区人

明末的西北农民军在军事水平上也比之前的很多农民军要强大很多。 就连当时的很多职业官兵都达不到他们的水平。 只是因为骨干大量时间在中原地区机动,无法获得自己战友级别的补充兵力。

如上所述,高迎祥、张献忠、李自成都是有军事经历的陕西人。 然而,仅从正规军有限的经验来看,我们并不能找到他们在训练和战斗方面优于正规军的原因。

明朝军事战争的特点_明朝时期战争_明朝军事与战争/

明朝西北边疆地区的许多军户都是以前的蒙古军户和元军户。

当时的陕西不仅包括今天的省份,还包括邻近的甘肃、宁夏。 当地居民很多都是蒙古帝国遗留下来的军户。 明朝占领这些地区后,直接纳入自己的卫所体系。 除了经常由中央任命的将军外,基层人员基本保持不变,没有太大麻烦。 甚至还有原来的军官和领导,被明朝封为地方官,级别较低的职务可以世袭和取代。

也就是说,明朝西北战线的兵力来源与其他地方不同。 这也是为防止蒙古西方势力和中亚潜在对手反击而做出的必要安排。 仅仅因为明朝军队经常在山西、河北、辽东等地制造大新闻,从历史记载来看,就会彻底击败西北边疆地区。 加之军事经费往往无条件依赖于黄河以东的防线,使得西北边军在整个明朝有些默默无闻。 直到明朝末年,建筑即将倒塌,西北边防军的表演才以另一种极具讽刺意味的形式表达出来。

明朝西北边军是士兵素质最好的地方之一。

就具体的战略战术选择而言,李自成、张献忠等人的水平也可以让大多数非西北出身的明军将领相形见绌。 首先,他们都擅长在小规模战斗中使用骑兵,其次,他们都是战役层面的围剿战专家。 最后,当作战面积和兵力扩大到战略层面时,他们的思维灵活性超过了一些只有百夫长级别的明军将领。

对比一下李自成和张献忠,你也会发现李自成的水平更胜一筹。 这也是早期经历造成的差距。 张献忠参军的延绥镇,属于河套地区。 元末至明中期的一系列动荡局势,给许多西夏遗民和定居在那里的中亚回回造成了巨大损失。 李自成的家乡米脂县距离张献忠服役的地方很近,但他后来在河西走廊的甘州当过兵。 那里的世袭军人比例远胜于经历过数次浩劫的河套。

张献忠也是陕西边区的骑兵专家。

李自成在造反初期之所以总是受到张献忠的镇压,并不是因为他的个人水平。 张献忠起兵时,依靠家乡父辈组建的十八寨民团,成为一支非常重要的力量。 李自成在率军增援北京途中,因缺乏军饷,无奈之下叛变。 因此,他没有张献忠早期的球队作为基础,只能依靠自己的能力在陕西老乡高迎翔的球队中寻求发展。

李自成取得河南部分领土后,在最短的时间内对主力进行了正规训练。 它的重要性远比自称闯王、吃肥肉的财神王还要重要。 这使他不仅拥有一支纪律严明的骑兵部队,而且还拥有一支装备精良、战斗意志强的重步兵部队。

李自成训练的农民军,战斗力超过了官方军队。

他的部队的编队方式也与内地的明军有所不同。 前者会把精锐骑兵放在中间,就像中亚-蒙古-满洲人那样。 两翼都有步兵阵线和轻骑兵作为掩护。 后者往往将步兵堆放在中央,精锐骑兵压住阵型,轻骑兵覆盖两侧。

很多时候,更擅长侦察的农民军对明军的行动看得更清楚。 明军就像盲人摸象一样跌跌撞撞地前进。 李自成经常用炮灰和弱兵吸引明军主力进攻,然后从两翼和后方完成包抄和致命打击。 虽然他麾下没有来自中亚和草原地区的游牧骑兵,但他很大程度上复制了猴子版的中亚军队。

明朝军事与战争_明朝时期战争_明朝军事战争的特点/

李自成的成功依靠的是中原传统的军事文化。

围剿支援朱仙镇

明朝军事战争的特点_明朝军事与战争_明朝时期战争/

开封被李自成视为重要目标

1641年,李自成的军队开始围攻中原主城开封。 这座大城市在经历了宋金时期的辉煌之后,在明朝时期仍然是北方重镇。 即使李自成未能妥善占领,他仍然需要摧毁属于明朝政府的行政机构和军民资源。

自从前年农民军攻克洛阳,杀掉朱常洵王之后,开封就特别注重防御入侵者。 被困城中的周王更是倾尽所有家财犒劳三军。 凭借数百年积累的城防设施和方向缩减后集中的军事资源,明军在攻城战中打得相对从容。 守军的箭甚至射中了李自成的左眼。 闯军由于缺乏关键战役的经验,在偷猎战术上犯了错误。 结果,开封城不为所动,而闯军却日益陷入困境。

至今保存完好的明清开封城门

1642年5月,李自成因后勤压力被迫暂时解围。 但一支庞大的明军从南方的镜湖地区过来,领头的将领就是当时的名将左良玉。 另外,还有数支部队从其他方向合围,大有将所有来犯部队包围在开封附近的趋势。

李子佐果断将一些实力较弱的部队留在开封郊外,以维持继续攻城的假象。 与此同时,数万主力步兵和骑兵从原来的阵地抽调过来,南下,控制了具有十分重要战略地位的朱仙镇。

明朝军事与战争_明朝军事战争的特点_明朝时期战争/

左良玉亲自带兵出征

明朝官方军队18万人,沿途据说有40万人。 发现入侵者的踪迹后,他们在朱仙镇外聚集扎营。 包括左良玉在内的所有将领,都不愿意主动出击,损害自己手中的兵力。 尤其是那些被自己视为真正战斗力的奴仆。

于是,军官们就谁先进攻、如何配合等问题发生了争执。 因为他们都知道,除了手中的精英之外,普通新兵的素质和同事的职业道德也不应该被高估。 面对朱仙镇内已经筑垒的闯军步兵阵地,没有了红炮,他们显得非常束手无策。 由于供应困难,大多数人希望在对抗中等待入侵者先撤走。

朱仙镇是开封与镜湖地区的交通节点

深知明军习性的李自成,在对峙中完成了围歼左良玉部主力的计划。 他的一些骑兵部队在明军侦察兵无法到达的地方建立了新的伏击阵地。 很多人还在南下的土地上挖了隐藏的壕沟陷阱。 一个月之内,类似工程的规模就达到了数百英里。 眼睛盯着朱仙镇的明军完全没有意识到这一点。 主要将领每天也花费了大量的精力去争论。 直到闯军围攻完成,他们才发现,他们的补给线也出现了问题。

1641年7月上旬,经验最丰富的左良玉断定朱仙镇攻不下。 他在没有通知其他部队的情况下,率领荆楚明军主力突然破营,趁夜南撤。 但如此大规模的鼓动,很难引起敌我双方的注意。 于是,左良玉部队旁边扎营的其余明军也开始以更快的速度逃跑。 等待了许久,入侵者趁势展开了追捕。 其中,占据多数的左良玉是最受关注的。

明朝官兵在山道上前进

左良玉的楚军在撤退的时候,因为闲人和骡马太多,陷入了混乱。 当更强大的入侵者骑兵到来时,还在前进队列中的明军瞬间溃散。 大量行李挤在路上,造成人流更加拥堵。 马匹的追击和援军的到来,让原本完全失去秩序的明军陷入了被屠杀的境地。 左良玉也不顾众多大兵的生死,率领精锐仆从突围而出。 但他们很快发现自己被困在许多隐藏的战壕和防御工事中。

类似的战术在中原传统军事记载中是很少见的。 一个靠领衔提拔的明军将领更不可能知道如何应对这一举动。 但如果读者熟悉世界军事史,自然会想到西汉将军李广利和中世纪波斯国王巴鲁斯一世。 他们都遭到了游牧军队的伏击,落入了隐蔽战壕的陷阱。 两人其中一人被俘并被迫叛乱,另一人则直接丧命。 现在,同样的问题又让左良玉的精英陷入了危险。

汉代李广利也遭遇过类似的陷阱

幸运的是,左良玉是幸运的。 李自成临时训练的部队并不是匈奴、白匈奴等正统的内亚军队。 沿渭河挖的壕沟内侧,也堵住了大批明军部队。 数量有限的入侵者分头追击,无法集中注意力。 在意识到自己逃亡无望后,许多人明智地选择投靠庄王。 筛选和重组这些人,也消耗了创君大量的精力。

最终,七千头骡马所驮的物资和财力,比左良玉本人还要有吸引力。 仗着损失如此惨重,他带着几人赶回了襄阳城。

明朝军事与战争_明朝时期战争_明朝军事战争的特点/

入侵的士兵从四面八方被包围并被杀。

闯军消灭了朱仙镇荆楚明军主力后,乘势攻占了襄阳,获得了更多的物资。 无兵可用的左良玉再次向南退到长江边观望。

由于李自成决心进军开封,追兵就没有继续南下。 更何况,明朝官方军队在南翼建立的机动部队也因此全部取消。 在最终攻克开封之前,他将面临另一位名将孙传庭的挑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