鹤文化在艺术创作中的运用

艺术创作中的“鹤文化”的应用/

摘要:齐齐哈尔拥有得天独厚的“鹤文化”资源。 其“鹤文化”元素若能与艺术创作有机结合,必将凸显鲜明的地域特色。 关于鹤文化与艺术应用的关系,不妨从以下几个方面入手:“鹤文化”元素在文学作品中的应用、“鹤文化”元素在雕塑中的应用、“鹤文化”元素在雕塑中的应用书画中的“鹤文化”元素、刺绣印染中的“鹤文化”元素应用等。

关键词:艺术创作; 鹤文化; 应用

齐齐哈尔有着独特的“鹤文化”。 如果将其“鹤文化”元素与艺术创作有机结合,必将凸显其鲜明的地域特色。 关于鹤文化与艺术应用的关系,不妨从以下几个方面入手:“鹤文化”元素在文学作品中的应用、“鹤文化”元素在城市建筑中的应用、“鹤文化”元素在城市建筑中的应用、“鹤文化”元素在文学作品中的应用、“鹤文化”元素在城市建筑中的应用、 “文化”元素在书画中的应用、“鹤文化”元素在纺织印染中的应用等。

一、鹤文化元素在文学作品中的运用

在文学作品中,鹤是最常见的审美意象之一。 鹤的形象早在《易经》中就出现过。 《易经·中赋》中的“92”行:“鹤在荫下,其子与之和谐。我有良君,与君同在。” ” [1]《诗经·小雅·鹤鸣》亦有:“九皋闻鹤鸣,野闻声。 鱼潜于深渊,或许在朱。 乐碧花园里,有檀香树。 下面是维居。 。 其他山上的石头可能是错的。 鹤鸣九皋,声声响彻天。 鱼在朱,或潜伏在深渊。 乐碧花园里,有檀香树,下有核桃。 他山之石,可攻玉。”从此,“历代文人墨客常用鹤来比喻君子、隐士。 比喻夫妻之爱、父子之恩、朋友之深爱。 它代表了远大理想的远大志向和人格追求,使之成为一种道德伦理。 一个载体,一个积淀民族思维和心理的文化符号。 鹤形象丰富的文化内涵和审美内涵得到继承、不断演绎和拓展,在中华民族浩瀚的文学星空中形成了丰富多彩的鹤形象群。 ” [2] 这些鹤形象经过不断延伸和拓展,具有浓厚的文化元素和审美意义,成为中国民族文学史上不可缺少的重要组成部分。“鹤千岁苍白,两千岁的时候就变黑了。 谓之黑鹤。”(崔宝:《古今鸟兽注》)“鹤寿千岁,游至极处,蛤蟆朝夕生死,享乐”。充分发挥自己。 ”(《淮南子·说林训》)——这是“宣和”的千年长寿,表达了人们对延年益寿的期盼和祈祷。“飞来的白鹤,从西北而来,十五到十五,排成一排。

妻妾患病,不能相守。 我想带你走,却张不开嘴。 我想把你带走,羽毛也会被毁掉。 ”(《老歌》)“相望哀号,心碎”“孤雄先死,寡妇望影”。(喻心:《鹤赞序》 》)——这就是形影不离的“两只鹤”。夫妻间的舍弃、坚定不移、情深意重。”青云心意微弱,没想到高慧却有依靠。 幸好年池被风雨所困,所以被困在稻谷里。 我曾经旅行到蓝天,没有伴侣的时候感到平静。 当我看到清澈的水池时,我不忍心飞翔。 哪怕他晚年领仙,也依然值得师父恩情。 ”(唐·项斯:《病鹤》)——这就是“病鹤”的性格,欣赏知会之恩,恪​​守诚信道德。“看海上的鹤,如何?”是否如笼中之鹌鹑,独具天地之心? ,浮云为我身”(李白:“随任城六父归京,赠雪峰”)“有一些不成群的鹤,在田间飞翔。 饿了,就不啄烂老鼠;饿了,就不啄烂老鼠; 如果你渴了,你不会喝偷来的泉水。 ”(白居易:《感鹤》)“孤云野鹤,怎能居人间”(刘长卿:《送别方外师》)“声破青云外,影在人间”。独在明月”(杜牧《送鹤》)——这是“鹤”的自然习性和生理特征,象征着隐士、君子、清新、脱俗、卓越。 “小池中,鸡群争食前”(白居易《鹤感》)“俯身啄一点,便已绰绰有余,何必用身体来招待”自己”(苏轼:《鹤叹》)“笼子的羽毛被太阳摧残,松树的眼睛在野水中暂时睁开”(欧阳修:《鹤》)“龟高三尺。“大地,每晚悲声”(刘宪庭《飞鹤诗》)——这是写《抑鹤》的悲伤和痛苦,表达了一个人的怨恨和压抑。才华横溢且愤世嫉俗的穷学者。

“云中有黑鹤,它们在违背意志,扬起悲切的声音。它们翱翔在蓝天上,不再在人间尖叫。” (阮籍:《永怀》)“自古秋悲寂寞,吾曰秋胜春。晴空行鹤。”云上,诗达蓝天。 ”(刘禹锡:《秋诗》上一)——这是“飞鹤”展翅自由翱翔的气势,象征着仁人志士奋发进取、志存高远的豪情壮志。表明“鹤文化”元素自古以来就以其在文学作品中的意象和神韵参与了文学创作。道教视鹤为仙之气机、天庭的使者、神的化身。 ;文人墨客将鹤比作君子,与拟人化的松、竹、梅、兰具有同样的品格;隐士则将鹤视为自己高贵、超自然人格的代表。

2、鹤文化元素在雕塑中的运用

“早在八千多年前的新石器时代,鹤就与人类有着密切的关系。河南省舞阳县贾湖遗址出土的鹤骨笛,是现存最早、最完整的七音音阶。实物乐器堪称中国音乐史上的奇迹,春秋战国重要青铜器“莲花鹤方壶”、出土的“鹿角立鹤”曾侯乙墓中蕴藏着对长寿、吉祥的追求;史称秦始皇生前曾多次派使者出使东海寻仙,以求长生不老。墓中陪葬着六只高大的铜鹤。” [3] 1923年8月,河南新郑李家楼出土的莲花鹤方壶被专家发现。 被誉为“青铜时代的绝唱”。 随着人们对鹤的不断认识,不断赋予它新的象征意义,自汉代以来,鹤逐渐成为人们崇拜的圣物,并被赋予了神话意义。 因此,北京故宫太和殿的汉玉白石上的铜鹤。 盐城有被誉为雕塑第一的“鹤鹿春色”雕塑。 雕塑是历史的凝固、文化的积淀。 各个国家和地区的雕塑都体现了民族、地区、时代的文化特征。 齐齐哈尔素有“鹤城”之称,“鹤”是齐齐哈尔的象征。 “鹤文化”雕塑是齐齐哈尔市的标志性建筑。 例如,扎龙自然保护区的“鹤九天”不锈钢雕像、劳动湖畔的红塔雕像、西虹桥的鹤雕像等40多座鹤雕塑,以及建造的许多以鹤为主题的雕塑。青云社区等社区。 “鹤文化”的元素得到不同程度的展现。 城市雕塑是城市精神的体现。 地域文化因素作为城市文化特征最显着的特征,是城市雕塑规划的核心依据,是“城市名片”和“城市印象”。 著名雕塑家刘开渠先生曾指出:“城市雕塑是城市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是文化水平的象征,它可以成为美化城市面貌的点睛之笔,具有其他雕塑难以替代的独特功能。”艺术形式。” 我们将在齐齐哈尔市建设规划一大批“鹤文化”雕塑。 一方面可以体现齐齐哈尔的地域文化特色和地标特色,彰显齐齐哈尔市的城市精神。 另一方面促进旅游业发展,让更多人了解河城文化特色和齐齐哈尔城市精神,提升齐齐哈尔城市魅力。

三、鹤文化元素在书画中的运用

“鹤文化”元素融入中国艺术由来已久。 在3000多年有实物和文字证据的历史中,丹顶鹤经历了从自然物到拟人化、从拟人化到神化、从神化到生态科学的演化过程。 在中国书法、绘画等领域有许多丰富的表现形式。 “在中国古代,有很多以鹤为素材的绘画作品,这是历史悠久的艺术题材之一。这是因为在古代,鹤的形象及其本身被赋予了很多意义。它不仅代表长寿,也代表生命,这是一种中国式的精神。很多文人都喜欢把自己的气节比作鹤,而在宗教的影响下,鹤的形象被推崇为具有神圣的意义。” [4]松鹤延年、松风鹤韵等。它们是千百年来人们争相绘画、书写的题材。 宋代书法家米芾曾写下书法作品《鹤舞赋》。 唐代仙鹤画大师薛稷的作品可以说是一票难求。 他对后世仙鹤画艺术做出了巨大的贡献; 以仙鹤画闻名的宋代画家黄耀舒所画的仙鹤,无论是色彩还是形象,都是一种具有浓郁高贵感的形式。 例如,宋徽宗赵佶创作的《吉祥鹤图》,以一群仙鹤飞翔在宫殿上空的构图,将仙鹤图案的表现力推向了极致。 元代绘画艺术虽然衰落,但画鹤的名家也可圈可点。 比如王树明画的《鹤担松河图》堪称当代经典。 到了明代,绘画艺术得到了进一步的提高和认可。 卞敬兆、姜子成、赵濂等画家被称为“大明宫画家三杰”。 当然,所画的鹤形象更接近自然,如《双鹤图》、《鹤群图》; 清代以来,鹤文化元素在绘画中完全民间化,如晚清画家任伯年的《歌鹤雁雁》。 《念图》、《五论图》就是例子。 一些年画和节日用品上的绘画都有鹤的图案。 鹤文化立足黑土,传递北方风情。 在书画方面,依托独特的自然景观和审美意识,取得了许多丰硕的成果,涌现出一批优秀的鹤文化书画艺术人才和鹤文化书画作品。 如被誉为“中国画鹤第一人”的著名丹顶鹤书画家丁保东,著名仙鹤画家陈久贵、杜舍一等都是其中的代表人物。

四、“鹤文化”元素在刺绣印染中的应用

历史上的建筑、服装、绘画、陶瓷等不同的载体,都可以承载着人们对鹤的希望和审美意识。 金銮殿内宝座两侧有铜鹤。 他们不仅保家卫国,还帮助皇帝长寿。 服装方面,除了云鹤之外,最典型的代表就是公务员“补衣”所绣的绣架。 鹤图案寓意忠诚、正直、有德、忠臣俊美、品德高尚。 鹤被誉为:一级鸟; 深受社会喜爱的仙鹤图案,是明代嘉靖皇帝崇尚道教而推广的,很多人都体现了道教思想。 仙鹤纹、八卦纹、葫芦纹等题材大量出现在瓷器装饰领域,对后世图案的演变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5] 战国时期楚国的《人物玉龙帛画》、商代的刺绣图案、宋代的《鹤过瑶台》、刺绣《绸缎上的凤鹤蒲纹》明代中期的《帷幕》都见证了这一点。 鹤文化元素在刺绣中大放异彩。 清咸丰八年(1858年),画家曾寿山与刺绣家胡连贤合作的汀绣作品《莲鹤图》于2006年6月成功申请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遗产,成为第一幅我国一批成功“申报世界遗产”。 2011年戛纳电影节上,著名影星范冰冰的仙鹤礼服引起了强烈反响。 裙子以中国红为基调,上面绣着一只展翅欲飞的仙鹤。 及地裙摆上还添加了仙鹤九日舞的精致图案。 大气的姿态。 九只造型各异的舞鹤,中间绣有梅、兰、竹、菊、四君子图案。 其香气清雅,气质清丽脱俗,东方特有的优雅气质展现得淋漓尽致。 明代弘治“青花松鹤纹折边盘”中央上半部绘有象征长寿的古松。 松叶夸张成扁圆形,内部染上浓浓的青花,恰似表现成熟的松果; 松下起重机的眼睛睁得大大的。 ,似乎发现了久违的甜松果,嘴微张,翅膀扑动,大步向前走去; 少数山石花草点缀其间,可以说是装饰印染中的精品:布局清晰,笔墨粗犷,形象生动,表现了人与人之间的关系而自然和谐的意境,寄托着古人追求自然和谐、吉祥安康的美好愿望。 北京故宫博物院现藏的明代嘉靖“彩云鹤纹罐”等陶瓷及鹤纹器物,在印染工艺中体现了中国鹤文化元素。

作者:宋佳琪 赵文迪 邹开新 甘元茹 单位:齐齐哈尔大学文史文化学院

参考:

〔1〕李光地. 易经妥协(上)〔M〕. 北京:九州出版社,2002:499。

〔2〕沉志全. 中国古代文学中的鹤意象〔J〕. 浙江学术杂志,2011,(5)。

〔3〕〔5〕赏瓷爱玉胡群。 鹤文化历史渊源简介(二)〔EB/OL〕

〔4〕邹乐. 中国画中的鹤文化解读〔J〕. 芒种,2014,(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