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玛窦带着400年前的军事知识来找聚会偷偷学习明朝战争技巧吗

我打开了一个网页,看见了一个广告和一张画。广告不感兴趣,就点开了画的详情。画上是一位画家的圣母像,名叫拉斐尔。画的构图很稳定,采用金字塔形来布局。画面上的人物和真实的大小差不多,背景用许多小天使的头像组合而成,很有创意。据说这幅圣母像是拉斐尔一生中最成功的一幅,创作了一百余幅其他的圣母像。在一个网页上我看到了一篇文章,里面介绍了一名意大利人的冒险之旅。他沿着达·伽马的航线,开始了自己的远东传教之旅。他花了五年时间到达了澳门,并在中国度过了余生。在他的传教途中,他行程贯穿南北,最终辞世于北京。他就是利玛窦,对于中西科学技术文化交流做出了很大的贡献。据说今年是他逝世已经400周年了。明天我要去上海博物馆参加一场展览,这场展览是为了纪念那位“西学东渐”第一人——利玛窦而举办的。展览中有180件/组展品,这些展品来自中意两国数十家艺术展馆。展品中既有代表16世纪左右欧洲科技水平的工具和器材,比如星盘、圆规、经纬仪、水力锯、挖泥船等,也有中国明代的书画、陶瓷和玉器。除此之外,还有拉斐尔的《永恒与天使》、提香的《菲利普二世像》等杰作。 在展览中,还有一些介绍西方自然科学的内容。自然科学是研究无机自然界和包括人的生物属性在内的有机自然界的各门科学的总称。学习自然科学可以更好地认识整个自然界,即自然界物质的各种类型、状态、属性及运动形式。利玛窦这个欧洲人是第一位来到中国的人,他把近代西方的科技和艺术成就介绍到了中国。他也是第一位阅读中国文学并认真钻研中国典籍的西方人。 在我生活在中国的时候,我对于中国流行的西方自然科学感兴趣,我把它们作为“敲门砖”。除了《圣经》,我带来了很多对当时中国人来说绝对新奇的东西,比如自鸣钟、西洋琴、地球仪、天球仪、罗盘、日晷、放大镜、望远镜等等。我用汉语写了很多书籍来介绍西方自然科学的成果和思维方式。我和徐光启一起翻译了《几何原本》,这本书引进了西方自古希腊而来的逻辑思维和用“公理”、“定律”确切证明命题的数学方式。 我带来的礼物中,最令朝廷士大夫们震惊的是《万国坤舆全图》,这幅世界地图彻底颠覆了中国人心目中以中国为中心的画面。我的到来极大地拓宽了中国人的视野,也推动了中西文化的交流和融合。我是一位改变了中国传统观念的人,我促进了中西文化的交流和融合。同时,我也是中国宫廷的第一位外籍音乐教师,我把古钢琴带到了中国,献给了皇帝《西琴曲意》,并教太监们弹奏了8首配上中文歌词的钢琴曲。我和我的团队还直接培养了中国最早的西洋画家。 1610年5月11日,我在北京逝世。当时的明神宗破例批准了礼部奏请,将我的遗体安葬在北京阜成门外的一个墓园里。 对于本次在上海博物馆的展览,它虽然以我的名字命名,但是它实际上不只是介绍我这一个人,更像是对一个时代的展示。16世纪,世界历史出现了巨大转变,代表性的是文艺复兴运动。文艺复兴运动冲击着“黑暗的中世纪”,开启了一段科学与艺术时期,是中古时代和近代的分界。我很喜欢拉斐尔的名作《永恒与天使》,它描绘了身穿红袍的上帝,被无数小天使簇拥着,向天下众生赐福的场景。拉斐尔是意大利著名的画家,和达·芬奇、米开朗琪罗齐名,被称为文艺复兴三杰,而他是其中最年轻的一位。他的作品风格秀美、圆润、柔和,代表了当时人们最崇尚的审美趣味,是后世古典主义者所追求的模范。《永恒与天使》对人物的描绘非常生动,小天使们的形象也是那么的可爱。这幅作品藏于翁布里亚国立美术馆,据说可能是拉斐尔主创的《被解下十字架》的祭坛大屏风上端的装饰线脚,是为佩鲁贾的巴里奥尼家族创作的。 此次展出的《菲利普二世像》也非常引人注目,它是威尼斯画派大师提香所创作的帝王肖像画。在金色相框的衬托下,这幅画显得高贵而充满神韵。站在它的前面,你会不由自主地赞叹画家对色彩的绝对控制力。 本次展览中,除了这些作品外,还有很多其他文艺复兴时期的艺术品,值得一看。我对一幅利玛窦的油画像感到很关注。据透露,这幅画是利玛窦指导一位中国画师用西方油画手法创作的自画像,也许是中国人创作的第一幅油画。利玛窦去世后,这幅画像被运到罗马,400年后,它终于“省亲”回到祖国。 通过相关链接了解到,利玛窦于1552年出生于意大利马尔凯州的马切拉塔。那里有欧洲最古老的大学——马切拉塔大学,也是歌剧的故乡。利玛窦从小在故乡耶稣会办的中学读书,19岁那年在罗马读大学期间加入耶稣会。耶稣会致力于在世界各地传播上帝的福音。1578年,利玛窦从里斯本乘船前往远东传教,最初到达印度,后来来到澳门学习汉语和熟悉中国风俗。1582年,他来到了中国,在中国期间,他创造了许多重大成就,以其在汉语文化及基督教的传播方面的贡献而闻名于世。我在4年前进入广东肇庆,并在5年后移居韶州。1595年以后,我开始在南昌、南京等地传教。直到1601年,我进入了北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