董其昌与民抄董宦案图

 

 

虚白斋:董其昌云藏雨散图

前些日子在网上读到一则消息,说北京一赵姓的收藏家,整天扛一杆大秤,在一些废品收购站转悠。他在那里淘得许多珍贵的文物、书画,有一次竟然从一位小保姆卖的废品中购得数页明代书画家董其昌的册页。由此引发我谈谈董其昌的话题。
董其昌是明代著名的书画家,他出生于明嘉靖三十四年(1555),松江华亭(今上海松江)人,出身于贫寒家庭,但幼年勤读,少负文名。万历十七年(1589)举进士,从此于宦海沉浮多年,几次辞官又几次复出,崇祯六年(1633)以太子太保衔告老还乡,崇祯九年病逝于故里,氍号文敏,后世又称董文敏。
董其昌是明朝后期的重要书画家。松江是个人文荟萃之地,历代出了许多著名的书法家,董其昌虽为后出,但他好学深思,在书法方面有超越性的成就。他十七岁时初习颜真卿的《多宝塔》,后改学虞世南,并出门游学,遍访真迹名碑。他善于吸收诸家的长处,并以自己的艺术旨趣加以融化,以至自成一家。他追求闲适自然的情趣,有人说他的字以李北海为骨而化其雄强为淡雅,以米南宫为体势而略去变化走向简约。其点画清秀遒丽,结体挺拔飘逸,其章法字距行距疏宕逸朗,用墨润淡相间。他的著名书法作品有《月赋》、《古诗十九首》、《临柳公权兰亭诗》等。清康熙、乾隆帝非常喜爱董其昌的书法。康熙帝玄烨在《跋董其昌墨迹后》中说:“华亭董其昌书法,天姿迥异。其高秀圆润之致,流行于楮墨间,非诸家所能及也。每于若不经意处,丰神独绝,如微云卷舒,清风飘拂,尤得天然之趣”。
董其昌还工绘画,他的山水画学董源、巨然及黄公望、倪瓒,复集宋、元诸家之长。他不重写实,而讲究笔意墨韵,追求平淡天真、清润明丽的格调,长于用墨,墨色富于层次,拙中带秀。其画作有《赠稼轩山水》、《岚容川色图》、《关山雪霁图》、《昼锦堂图》等。董其昌的书画对后世的影响很大,不仅风靡全国,而且流传海外。
董其昌才艺出众,但人品低劣。特别是在他几次辞官归乡期间,与其子横行乡里。据松江生员揭露,董其昌曾谋胡宪副之孙女为妾,因其姊而奸其妹。为扩建宅第逼迫乡民搬迁,还淫童女而采阴。他的万顷膏腴田地,输税不过三分。

 

 

万历四十三年(1614)九月,正退居松江的董其昌看中了府学生员陆兆芳家的使女绿英,欲纳为妾。其日,董的次子董祖常统领二百余人,在一更时分明火执仗到陆宅强抢了绿英。此事传得沸沸扬扬。因陆兆芳脸黑,而董其昌号思白,有人编写成《黑白传》、《五精八魂》等小说,讽喻其事。有一以说书为业的苏州人钱二据此在松江和四乡说唱。
万历四十四年(1615)三月初,钱二在松江街市说唱,华亭庠友范廷芝路过,在旁听书。董家奴仆见后密报其主。董其昌父子疑范廷芝即是《黑白传》的作者,于是擒捉锁打了钱二和范廷芝,范还跪于庭,竟被气逼而死。范廷芝死后,廷芝之母冯氏、廷芝之妻龚氏与董姨亲及廷芝之子生员范崇文、妻董氏乘轿至董家,诉其死之不白,痛其死之非命。然而董其昌父子蛮不讲理,反而指使恶奴陈明、董文等将冯氏、龚氏等关进坐化庵里拳打脚踢,扎缚在太师椅上,撇其髻,剥其鞋,去其缑,加以百般。而且妄报县捕官,称范氏登门打抢;董其昌还到苏州府衙去打通关节。
董其昌父子的所作所为引起了华亭民众的强烈愤慨。冯氏合族写了“冤揭”;五位生员发出“檄文”,历数董宦的罪行,各处飞章投揭,布满街衢,儿童妇女竞传“若要柴米强,先杀董其昌”的歌谣,刊刻大书“兽宦董其昌”、“枭孽董祖常”等揭纸沿街塞路,以至徽州、湖广、川陕、山西等处客商亦共有冤揭黏贴,真是怨声载道,穷天罄地。
三月十五日是府县官员行香之期,民众聚集在明伦堂附近,“百姓拥挤街道,不下百万,而骂声如沸,知民情怒甚”。生员复向官员为范氏呼冤。官府为平息事态,逮捕了董其昌的恶奴陈明,责打二十五板,以此敷衍。但百姓不满,非但不散,而且越聚越多。董其昌父子见状,雇了一二百个打手保护住宅。百姓们拥到董宅门前,拔掉了旗杆。打手们从房上泼下粪溺汙物,百姓们也上了房拆砖瓦,与之对打,并破了董宅的门道。百姓准备焚烧,因天下雨,只得罢手。
第二天,民众继续包围董宅,上海、青浦、金山等地的百姓也闻讯赶来。傍晚,两个小孩爬上房屋,把两卷沾了油的芦席点燃,“且拆且烧百余间画栋雕梁、朱栏曲槛、园亭台榭、密室幽房,尽付一焰中矣。对河陈明之居先经拆毁者亦一炼而尽”。董其昌书写的“抱珠阁”、坐化庵“大雄宝殿”等匾额均被民众捣毁。董宅的房子尚有一处粉墙未倒,百姓就在上面书写董的罪状。董宅被烧之后,董其昌带家人仓皇逃到附近的泖庄,后又避于归安的沈家。过了许久,事态才平息下来。
我国一向有“文如其人”的说法。确实,在很多人身上文品和人品是统一的。但是,历史上文品和人品相悖的情况也有其例,对董其昌这样的人既要看到他的劣迹,然而对他的艺术成就也要给予确当的评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