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朝与日本所谓朝贡关系的历史真相.doc

由于倭寇的骚扰,明朝与日本的贸易关系变得异常复杂。 明朝初期,几位皇帝寄希望于通过外交渠道遏制倭寇的入侵,因此对日本实行克制政策,允许坎和向明朝进贡。 但由于双方对“贡”的理解不同,明朝试图将其作为消除“争吵”的“克制”手段; 而日本则将其视为获利的机会。 ,甚至将某些资金的筹集寄托在贡品上。 因此,日本各大名流、寺庙在明代经常为争夺贡品而展开激烈的争夺,最终导致了宁波的一场打斗事件——“贡品之战”。 此后,明朝改变对日贸易政策,停止航运,中断了与日本的贸易关系。 由此,东海岸遭到倭寇的全面骚扰,即所谓的“嘉靖倭患”。 日本侵略基本平定后,明朝虽然宣布在漳州月港开放海上贸易,但仍然对日本实行严格的禁制政策,至明末两国再也没有恢复过来。 正常情况下,二月,杨载被派往日本,给日本国王赐印,要求大家在自己的土地上定居。 他在书中写道:“其间,山东传来报告,日军大举侵占海边,妻儿死伤,财物受损。故编此书,既报道正统之事,亦告之告之。”日本兵关于渡海的原因。。当圣旨到来时,如果你是大臣,你将光荣来到朝廷;如果你不是大臣,你将建立军队并巩固自己,并且你们的国家将永远和平地应对世界其他国家。” 然而,当时的日本正处于国共内战时期,南朝怀良太子不但没有接受明朝的和解倡议。 相反,他们杀死了两名使者吴载和吴文华,并将他们拘留了三个月才将他们释放。

当时的明太祖对日本国情不太了解,误将西征军怀良视为日本国王。 当倭寇袭扰日趋严重,并由山东迁至温州、台州、明州,乃至福建沿海各县时,洪武三年(1370年)三月,又被派往莱州府。 同治赵植出使日本,向怀良亲王下旨。 怀良起初误以为明朝使者是蒙古派来的。 赵植再三解释后,同意派仁祖和尚跟随他向明朝进贡,还明州、泰州使者。 70多名男女被俘。 明太祖对此大加赞赏,下令赐予祖莱等人帛帛、僧袍等物品。 临行时,派祖禅、克勤等八位和尚护送他回国。 又赠怀良“大同礼”、文琪、沙罗等。 从此,中日两国开始了外交交往。 据说,明太祖为了了解日本的真实国情,曾在奉天殿召见当时挂在金陵天界寺的日本和尚纯庭海举,向他请教日本国情。状况。 由此我们得知,与他打交道的怀良太子并不是日本国王,博多和太宰府也不是日本的首都。 先祖进贡金陵的时候,太祖也询问了日本的情况,得知京都又多了一个皇帝。 于是,祖莱回国后,派遣嘉兴府天宁禅寺住持仲佑祖禅、金陵瓦观寺住持武夷克勤为使者,与京都皇帝沟通。 与此同时,太祖在对待怀良的问题上也犯了错误,对他原本通过外交渠道敦促日本遏制倭寇入侵的计划产生了怀疑。 他说:“右军在位,大臣们傲慢无礼,对国家无礼,导致他们的骨肉被夺走。岛民是贼,对内祸害良善,对外掠夺无辜。这是灾害的起因和自然灾害是可以避免的。

“从此以后,凡是非日本朝廷派来的贡使,我们都拒绝接受。其中,如洪武七年(1374年)肥后菊地武圣派来的和尚宣文喜等,日本和尚道后岛松氏长期派遣的兴等;但到了洪武十四年(1381年),明太祖仍然坚持对这些海外国家的克制政策。洪武四年(1371年)‎)他在奉天门对各省、州、台大臣说:“海外蛮族若有危害中国的意图,不得不予惩罚; 不危害中国,就不能自行起兵。 。 古人云,地大不为长久之计,民劳乃乱之源。 比如隋炀帝肆意起兵征伐琉球,杀戮蛮族,烧毁他们的宫殿,俘虏男女数千人。 其土地不足以提供粮食,其人民不足以指挥指挥。 他们只图虚名,危害国家。 他们将被载入史册,也将被后人嘲笑。 我曾用小蛮国封锁山海,处于僻静的角落。 他们不能为中国病人,我绝不会攻击他们。”他包括朝鲜、日本、大小琉球、安南、真腊、暹罗、占婆、苏门答腊、西洋、爪哇、彭亨、白化、三佛齐、婆尼等。 15个国家将其列为“不征夷夷”,载入《祖训》,防止“子孙后代,仗华富强,贪一时的战功,无故起兵,造成但从另一个角度来看,从一个角度来看,明太祖永远无法忘记他误将怀梁太子当成日本国王,并派遣使者来回答问题,但使者被日本人扣留的事实。居二年,遣还,颁诏于中书。 盛曰:“今我不顾礼法,傲慢使者,自乱其身。 它会持续多久?”

”他请钟书胜迁一封信,告知怀梁王他的来意,“让他改弦易辙,转祸为福。 “洪武十六年(1383年),他以‘与胡惟庸勾结’为借口,断绝了与怀梁王的朝贡关系。此事不实,在史学界颇有争议。日本学者木宫泰彦认为:“从当时怀让亲王对明朝所持的强硬态度,以及红安以来日本人所培养的冒险精神,是很有可能推测的。 。 另一位日本学者秋山臧也持有同样的观点:“此事虽然在《明太祖实录》中没有记载,但那是明朝开国之时,日本也局势混乱,所以这种事情发生的程度虽然不同,但也不是不可能。”但一些中国学者认为:“胡惟庸的罪名很多,除罗志罪、阴谋罪、越轨罪等罪外,朱元璋还有林贤与日本人交往、汝窑骗取贡品等故事是政治需要,因为这样加重犯罪,胡案的范围就会更广,他可以以此为依据,攻击更多的人。 “无论这些观点如何,明太祖都以此为借口终止了与日本的朝贡贸易关系。” 与此同时,他一改原来希望日本镇压倭寇入侵的想法,不再采取被动的做法,而是实行加强海防、积极防御倭寇的政策。 洪武十七年(1384年)正月,命新国公汤和巡视浙江、福建沿海城市。 后,修筑从邓、莱至浙江沿海59座城邑,防御倭寇的骚扰。

洪武二十年(1387年)三月,江夏侯周德兴奉命前往福建,从福、兴、张、泉四州中挑选三户之一,屯兵沿海。 军事警卫部署在非要害场所的,应当重新安置。 周德兴到福建后,根据身份招兵买马。 察看对方的要点,可以为城防之所,为前进之计。 选拔精兵15000余人,修建城池16座,增设巡查部门45个,驻守卫队,抵御倭寇。 致敬。 明成祖告礼部尚书:“太祖高帝在位时,诸国遣使至朝,皆以诚待。凡来与土货交易者,皆听其言。”所愿;若有人不知忌讳,错误地触犯了宪法,我们都将宽以待人,原谅他,以爱惜远方的人民。现在,作为天下一家人,我们应该表现出来。向所有人、所有国家都会倾听那些真诚致敬的人。请您指示,让人们清楚地知道。我希望。” 此时的日本,室町义光将军已经成功解决了南北朝合并问题,辞去征夷将军职务,升任太政大臣; 后辞去太政尚书之职,退居公职。 ,基本完成了对九州地区的征服和争霸,实际上成为了最高政治权力人物。 他渴望与明朝建立朝贡贸易关系,以解决国内财力枯竭的问题。 据说,建文三年(1401年),义满在一位名叫飞福的博多商人的劝说下,派这位商人及其心腹僧祖阿为使者,携带国书并向明朝进贡。 永乐元年(1403年),糜氏出使明朝进贡。

与此同时,明成祖还命左同正赵举人、行仁张弘、僧侣司佑禅等人出使稻城,出使日本。 于是赵举人等人与建中贵弥一同前往日本,并将龟钮金印和坎和摩多赠给了义满。 从此,两国恢复朝贡贸易关系。 明成祖赐予的坎和是一种贡品贸易凭证。 始于洪武十六年(1383年)。 为防止假使进贡,明太祖下令礼部向暹罗、占婆、真腊颁发文集。 ,规定所有驻华使节必须核实并同意,否则将以伪造罪逮捕。 据《明会典》记载,当时的勘探合作对象包括暹罗、日本、占婆、王国等。 赵举人授予日本的《勘和百道》由《日本勘和百道》和《原勘和百道》,以及《日本勘和基书2》和《原勘和基书2》组成。 明代礼部保存《日名堪和百道》、《日名堪和》、《原名》各一卷; 原名原书存于福建布政司。 该品牌收录的原版100行和日本品牌收录的1册将寄往日本。 日本人送进贡品的每艘船都必须有一名测量员陪同。 与福建布政司保存的簿子核对后,护送到北京,然后与簿子合放在礼部。 检查书籍。 明朝发往日本的船只还要求携带日本礼部编号,与日本的日号簿核对后才允许进口贸易。

每当朝廷改元时,都会将新的测量和底簿送往日本,而未使用的旧测量和底簿则被收回。 据说,明朝末年授予日本的堪和氏有永乐、宣德、景泰、成化、弘治、正德。 6 其实,明成祖之所以恢复与日本的朝贡贸易关系,目的也是为了请他们帮忙抓捕扰乱边境的倭寇。 吉光在这方面做得比较好。 永乐三年(1405年)十一月,遣使袁同贤等进贡,并献上所俘虏的骚扰边境的倭寇。 获明成祖嘉奖。 永乐四年(1406年)在此立碑。 永乐五年(1407年)五月,义满遣僧建中归密等人进贡。 他被告知要“忠诚守信,尊重朝廷,消灭邪渠,为海滨人民带来安宁”。 但明朝却付出巨资,对日本实行克制政策,镇压倭寇的骚扰。 经济成本很高,因为每一次贡品都伴随着大量的贸易,更何况贡品的回报价值高出数倍。 即使朝贡使者来到北京,沿途的车船、食宿等都是政府提供的,这也是一笔非常大的开支。 据《日本一番》记载:“入朝者,沿途来回,赐粮,另每人赠半块肉,半瓶酒,半瓶酒”。一瓶酒。如果你去会同殿,光禄寺每天会给你送去半块肉、半瓶酒、一升米、蔬菜等食材;如果你得到陛下的准许去一路上,每五天一只,每十人一只羊,一只鹅,一只鸡,酒二十六瓶,米五斗,十二面筋八两,果子一斗,和芝麻糕。二十块,糖糕二十块,蔬菜烹饪材料。

”日本贡使在《容彭入唐实录》中也记载:当他们即将在宁波下船,启程回国时,“石室船司”也向大海赠送了三十米的稻米。天,人每人六斗。”当时,允许千余人向彭一行进贡,供给的粮食总量估计有六百多石。 鉴于这些多方面的原因,明朝没有向日本进贡。 可以实施各种限制。 例如,永乐二年(1404年)规定每十年进贡一次,限额为两艘船,限额为两百人。 违者将被当作土匪惩罚。 宣德元年(1426年)因进贡的人船数量超过限制,带刀过多,重新规定进贡船只不得超过3艘,人数应不得超过100把,刀具数量不得超过3000把,不得违规。 [26]但在实践中实施起来却很困难。 如宣德八年(1433年),日本船只进贡3052刀; 正统七年(1442年),贡船9艘,人数千余。 景泰四年(1453年)进贡船只9艘,刀9900把。 至于贡品的数量,据上述《云鹏入唐志》记载,多达千余名。 造成这种现象的原因很可能是双方对朝贡贸易的理解不同。 对于明朝来说,实行朝贡贸易是对海外国家的一种“限制”。 目的是消除“纠纷”,抑制边境骚乱的发生; 但日本却将其视为盈利机会,甚至成为其国家财政收入的重要来源。 例如,日本学者臼井信义在《足利义光》一书中写道:“义光鼎盛时期的北山时代最重要的财政收入来源,其实就是与明朝的贸易,这很容易。”

“因此,双方在政治目的和商业利益上形成了矛盾。日方每次进贡的人员通常是一名特使和一名副使、坐官、地方官员和普通官员。船上人员数人,其他包括船员、水手、随行商人等。在朝贡贸易初期,由于贡船是由幕府、大名、寺庙等经营的,所以随行商人的数量当时规模还比较小,但后来所有贡船都承包给博多港和堺港的商人,所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