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府史晓生和静心同城而遇于明朝万历年间

很久很久以前,在大明朝万历年间,四川的成都府里出了个史晓生和静心这两位宝贝。他俩天生商业头脑过人,被木材生意所吸引,哇咔咔二话不说跑到云南昆明肝胆相照合伙做生意。 

几年时间一眨眼,他们的钱袋子就丰盈到可以装下小猪佩奇了。这两个大款们二话不说就收拾行囊开始回家过年了。

可悲的是,史晓生没有想到,这趟回家的路竟成了他的生命终点。

走到荒山野岭,深林密林,静心忽然恶向胆生,迅猛地抽出小小的匕首,朝着史晓生的脖子一刀咔嚓!

于是乎,史晓生倒下了,整个人躺在了鲜血淋漓的地上。很明显,他的旅途就此终结了。

静心说了声珍重,转身离开了这个变成死囚的史晓生,拿着他留下的包裹继续走了。可过了步行几百米,她突然想起什么来了,转身一副看家本领的样子,拿起匕首……

(请自行想象下一个结局)

这故事要从静心那淘气的小脑袋说起。静心妹子有一天心血来潮做了个惊人的决定,干脆无头也做嫁衣裳!众所周知,高出一篇鲁迅的那个“脑残”可不是普通人,于是,她拿起了匕首一刀咔嚓!啪嗒,头滚了,她把头和身体分开,尽力地把头给埋了。 

静心以为一切已经完美,于是又换上自己的衣服,美滋滋闪走了。

没想到,没多久,附近的猎户泰林竟意外被高大的歪脖子树树根绊了一下,直接踩进了静心埋头的秘密,硬是撞见了一个没有头的尸体。顿时,泰林鸭蛋看起来都比自己第一个形影不离的波波要大。

泰林赶紧穿回自己的衣服,就赶忙跑回家把衣服埋了,准备安心度过这个恶梦般的一天。

可是,泰林这讨债的却没这么容易沉默下去——晚上被衙差一队人按倒嚎啕大叫,作为小说主角,他当然不能爆粗口大骂。泰林只好被绑赴县衙受审。好在,陈年旧案,据说法官介绍花了连篇累牍水土不服的文章才把泰林从县衙放了出来。

这就是,这个史上最著名的蒙古大行动连环案件之一。

泰林那个惹麻烦的家伙,被冯大米逮个正着。可惜泰林是个哈曼,就是不说实话,冯大米只好请来了十大酷刑精英队。 

这些队员手段可以说是“绝活”,打得泰林皮开肉绽、血肉模糊,比喻可以说是长得最好看的翻车,居然扯出来个“杀人越货”的大罪名。为了证明自己的清白,泰林只好在连酷刑面前低头认罪,把自己的光明前途荡然无存。

然而,好官包龙星来了,执法天不假年!包龙星看完案卷后一脸懵逼,感觉案子还没完整呢,哪来的定罪?他下令,冯大米必须找到头颅才能立案。

冯大米这下身陷死局,赶紧把十大酷刑重新回收,让衙役去牢房严刑拷打泰林,希望能从泰林嘴里挖出秘密。

可惜,泰林有志气,不敢大声喊痛。折磨几天后,泰林还是默不作声。冯大米天天在衙门口燃烧纸人,求菩萨灵验,把头颅找到手。时间过去了半个月,头颅还是不见踪影,冯大米败得一塌糊涂。关键时刻,突然有一天史晓生家的二哈拿出了一个汗巾,却让大家傻眼了!

终于,史晓生案得以水落石出。 

原来,静心的老公为了多赚钱,派静心回家,自己留在外面贩卖土特产。静心失手,把史晓生砍成了葱花,拗不过自己的良心,只好嗷嗷大哭求如烟帮忙。如烟果断前往县衙,一番交代后,冯大米头一下子就懂了,他高呼:“我不做县令了!”带着自己的小棺材回家过一天,再把高质量的案子交给了后继者。

案子告破了,静心老公也大声坦白,悬赏令也颁布了,最终,归案的是头戴破烂斗笠的奸商——提防。

历史课结束了,说真的,做案件不是件好事,容易搞得头昏脑胀,到最后,只有头顶着大帽子进监狱的份儿,人生苦短,何必当清官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