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朝与后金的战争

明万历四十六年(后金天明三年,1618年)四月至崇祯十五年(清崇德七年,1642年)四月,后金(清朝)占领辽东,占领中原,与明朝的战争就在辽东羊右军毛城区进行。

经过后金汗努尔哈统治下的30多年艰苦卓绝的战斗,满族部落基本统一了女真部落,满族很快形成了民族共同体。 随着军事政治制度日趋完善,后金势力日益强大,于是将矛头指向明朝政府,企图先占领辽东,再占领中原。 当时,明朝虽然在整体军事实力和战争潜力上占有优势,但经过“万历三大远征”后,人力物力大大消耗; 而由于明朝政治腐败、党争不断,辽东的防御日益削弱。 除了交战双方之外,朝鲜李朝与明朝保持着友好关系,明朝察哈尔部落与明朝的关系也非常好。 县副官离城很近,是明朝封锁后金东进的合伙人。 因此,面对上述情况,努尔哈赤在胡齐与辽东战争期间,东进与明朝争夺农业带时,不时调整战略部署。 万历四十六年4月13日,努尔哈赤为寻找他做了精心的准备。 他以“七大仇”向天宣示,并带领足协骑两万(一说四万)将士来证明事业。 随后,金军兵分两路,直奔辽东咽喉要地抚顺(今辽宁抚顺市以北)。 他们采取智取与强攻相结合的策略攻城,拉开了辽东战争的序幕。 辽东总督李维汉紧急命令总司令张成荫率领万军反击。 努尔哈赤分兵三路迎战,全歼明军,俘获战马9000匹,铠甲7000件,人畜30万,武器装备无数。 他攻克了500多个堡垒,后来又摧毁了抚顺城才返回。 努尔哈赤初战告捷,更加坚定了他继位明朝的信心。 五月,后金军再次征讨明朝,先后攻克福安堡、华宝冲堡、三察尔堡(均在今辽宁铁岭东南)等11座炮台。 七月,进鸦隼关,进攻清河堡(今辽宁省本溪市东北)。 努尔哈赤欲趁势,见五弗隆苏尼象虎格惊声攻打沉阳、辽阳。 但由于兵力不足,春算次节节败退,侧翼受到叶赫部族的威胁。 他还察觉到明朝将派大军增援辽东,于是九月岳主动撤退。 四十七年(后金天明四年,1619年)正月,努尔哈赤亲率大军进攻叶赫部落,摧毁了大小城堡二十余座,基本消除了叶赫部落的威胁。叶赫部落,能够全力对付明军。

辽东失城失将,明朝朝野震惊。 辽东是京城的屏障。 如果辽东失守,京城就危险了。 二月,明政府决定发动大规模进攻,以稳定辽东。 他们在关内调集了88000余名明军、部分叶赫军和1支朝鲜军。 货物由他制作,鲁工三万余人,合计十一万余人,号称四十七万。 辽东总管杨浩,以及将领杜松、马廷姑,皆为热劳银华潘子伦林、刘繇、李如百吾率领; 部队兵分四路,从抚顺关(今辽宁抚顺以东)至赫图阿拉(今荥京,今辽宁新宾西)已完成挺进,企图以优势兵力一举消灭后金政权。 努尔哈赤临危不乱,准确判断明军东、南、北三路为支援,西路为主力,于是采取了“我”的作战方针。来路数条,我只走一条路”,集中优势兵力,采取措施保护太梵部落。 设置它并击败它。 经过五天激战,明军东、西、北路全部被歼,仅南路军逃回。 损失杜松、刘曜以下将领310余人,士兵45870余人,马匹、骡子、骆驼28600余匹,以及大量武器装备。 萨尔浒之战以明军惨败、金朝大胜而告终。 此战是明朝与后金势力盛衰的关键战役,在明清战争中占有非常重要的地位。 从此,明朝对女真人的控制政策彻底破产,被迫从战略进攻转向关外战略防御。 随后后晋国力猛增,战略由战略防御转向战略进攻。

萨尔浒之战后,明军暂时无法进行大规模军事进攻,退守城池。 但努尔哈赤乘胜攻克开原,占领铁岭,吞并叶赫。 七月,明朝无法接受易鸾教,元易命熊廷弼取代杨浩出任辽东总管石令崖。 面对辽东破败的局势,熊廷弼强烈反对朝中“先行压制”的建议,坚持“坚持渐进战略”,实行积极的战略防御战略:在郭阳、清河(今清河)、抚顺、柴河(今辽宁铁岭以东)、三察儿(今辽宁抚顺以北)、镇江(辽宁丹东东北)等重要关口,紫极围二横部署重兵并修建工事,形成灵活的防御体系。 小警察们试图首尾应对,封锁自己的防线,遇到强敌时相互支援,不时出击骚扰敌人。 正当辽东局势渐入佳境时,明朝廷却发生了重大变化。 神宗朱翊钧和新即位的光宗朱常洛在不到两个月的时间内相继去世,僖宗朱由校即位; 宫)打斗,一方的不幸变得更加激烈。 刚正不阿的熊廷弼成为元前党争的牺牲品,被迫以当初的罪名罢免了莫永嗣。 袁英泰取代了实力弱的半富翁,任命鲍锤为辽东总帅。 没有将军才能的袁应泰改变了熊廷弼积极空中阻击、争取秘密超级站的防御方针,主张积极进攻,导致辽东军心神不宁,边防大乱。 努尔哈赤抓住机会,于天启元年(后金天明六年,1621年)三月攻陷辽(辽阳)、沉(沉阳)。 袁应泰自焚身亡。 辽东地区,书社爱勇失控时,军队纷纷投降。 大大小小的七十多座城池落入后金手中,努尔哈赤迁都辽阳。 辽沉失守、京师地震后,明廷下令再次任命熊廷弼为辽东总管,王化贞为辽东总督,以扭转战局。

熊廷弼主张“三方部署策略”:集中辽东步兵镇守广宁(今辽宁北镇),从正面与金军对峙,牵制运动主力; 以天津为基地,集中海军主力,随时准备从水路进攻辽阳附近地区。 在邓州(今山东蓬莱)建立造船基地,集中部分两栖部队,及时突袭后金腹地。 。 等待机会,积极反击。 王化珍则违背军事常识,主张将辽东主力排成直线阵型,分兵镇守辽河。 “经济不和”与朝鲜内部党派纷争交织在一起,导致防御集中与分散的差异,进而演变成相互配合消防与进攻的防御与进攻的差异。 在朝廷党员的支持下,王化珍取得了辽靖县盟跳杀区茶东战场的实际指挥权,并调配将领,准备渡江作战。 主要诗作有《食财问》、《月记》等。 当经赋矛盾日益激烈时,努尔哈赤趁机于天启二年(后金天明七年,1622年)正月出兵攻克广宁。 明朝将领刘渠、戚秉忠等人的军队被灭。 熊廷阳分裂团,破坏冷文家乡。 相壁、王化珍率领辽东军民逃入山飞海关,几乎没有在关外留下任何土地的痕迹。 三月,明廷命王再进为辽东总管,袁崇焕备兵指挥辽东战事。 但王、袁战略方针不同,很快兵部尚书孙承宗接替王再进出任辽东总管。 孙承宗也听取了袁崇焕等人的意见,一方面派袁崇焕防守宁远,另一方面又派水师驻守觉华岛(今辽宁兴城以南的巨化岛)以利合作水陆之间,盾山海关。 同时出兵收复锦州劝业治将军城、嵩山(今辽宁锦县南)、大凌河(今锦县东)、小陵河(今锦县东南)、兴山(今辽宁锦县西南)。右屯(今晋县东)的重要地点作为宁远的外围据点,将明军防线向前推进了200余里,辽东战局初步稳定。 天启五年(后金天明十年,1625年)十月,因党内纷争,孙承宗被迫辞职回家。 不熟悉军务的兵部尚书高第接任辽东总管。 高一一对孙承宗的举动表示反感,认为关外不可守。 他将滁州、锦州的尼永素、右屯、小陵河、嵩山、兴山等地的驻军全部撤走,退到山海关。 宁千道袁崇焕拼死拼搏,只为自己一人守护宁远。 六年(1626年,后金天明十一年)正月,努尔哈赤发现明军改变策略,大军撤入关内。 他率领十三万大军攻打宁远古城。 袁崇焕与部将大叔梅、满桂率军民守城。 经过三天激战,终于在首都台荡八镇击退了胜军的进攻。 宁远之战以明军的胜利而结束。 这是明朝对后金战争以来的第一次重大胜利,对于改变辽东局势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 袁崇焕胜利后率军反攻,收复了高帝放弃的地区,重建了坚固的宁晋防线。

努尔哈赤返回沉阳后,八月郁郁而终。 其子皇太极继位,成为后晋大汗。 鉴于朝鲜军队严重卷入越军,皇太极命景慈出兵援明,于是在七年(金天聪元年,1627年)正月,他派兵以五万至六万人的民间保障来征服朝鲜,迫使他们征服朝鲜。 《江都和约》的签订,严格维持明朝与后金之间的中立。 5月,皇太极从高丽归来后,深感明军宁津防线越来越坚固。 如果战机进一步拖延,推进辽西地区就会更加困难。 于是,他冒着酷暑向明朝发起进攻。 他率兵攻打宁远,亲自率领。 主力攻打锦州。 皇太极攻晋受挫,迁往宁远。 监军袁崇焕坚守,金军伤亡惨重。 宁、金军民乘胜进攻,后金军队两面夹击,被迫撤退。 明军宁津大捷,再次沉重打击了后金王朝,稳定了辽东战局,迫使皇太极做出重大战略调整。

皇太极两次击败宁远,感到明军很难突破宁津防线。 然后,本着剪枝弱枝的原则,在与明朝“和谈”的掩护下,征服了朝鲜和蒙古,斩断了明朝的左右臂膀,解除了他们的后顾之忧。 然后他们避开袁崇焕创建的宁津防线,绕道蒙古边境,深入明朝腹地进行破坏性行动,削弱明朝的实力。 崇祯二年(金天聪三年,1629年)十月至十一年(清崇德三年,1638年)八月、九月,清军深入京城山西。 、河北、山东等地多次。 清军所到之处,烧杀抢掠,百姓牲畜数十万人,金银数百万两,极大削弱了明朝的实力。 当时,李自成等农民起义军已发展到四川、陕西、河南地区,使明朝两线作战,疲惫不堪。

经过十几年的经营,皇太极觉得修剪削弱枝条的目的已经达到,与明军主力决战的条件已经成熟。 他决定采取“远近而来,围困锦州”的策略,夺取锦州。 ,打通辽西通道,为入侵中原扫清道路。 崇祯十三年(清崇德五年,1640年)三月,皇太极出兵围困锦州。 明廷命冀辽总督洪承畴率十三万大军驰援。 双方经过两年的较量,松山、锦州之战最终以清军的胜利而告终。 皇太极乘胜攻占塔山(今辽宁锦西东北)、兴山(今辽宁锦州南)。 辽东明军精锐部队全部损失,宁津防线彻底崩溃。 清朝入主中原已成为必然趋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