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朝时期山东淄川有一位廪生叫宋焘

明朝时期,山东淄川有一位廪生叫宋焘,他非常仁善,也是一位出了名的孝子。

母亲去世,他并没有过度悲痛。

在料理好慈母的丧事后,沐浴,静静地躺在床上。

慢慢的,慢慢的,他就睡着了。

宋焘的岳父住在城西的城隍庙附近,这天他看见宋焘骑着红缨大马,头戴滚珠官帽,身着蟒袍玉带,还有好多车马随从,热热闹闹地朝城隍庙而去。

路过他家时,宋焘还专门登堂拜别。

随后,他一路跟随,亲眼看见宋焘进入城隍庙正殿,“嗖”地一下就不见了。

他感到十分惊奇,问大街上的人有没有见过宋焘车驾,路人们都说没有见到。

岳父赶紧跑到宋焘家里,发现宋焘衣冠整齐地死在床上。

宋焘岳父这才明白,宋焘已经成了城隍神。

但他有一事一直想不明白,九年前,宋焘已经死过一次了,而且尸身还是他亲自装殓的。

他清清楚楚地记得,当时宋焘是断气了的,入棺时身体冰冷僵直。

可是,三天后,宋焘竟不可思议地复活了。

针对此事,岳父曾经问过宋焘,而宋焘只说:家慈尚在,不忍弃之,故而还魂。

其他的,宋焘一个字也没有多说。

在复活后的九年里,宋焘尽心尽力地侍奉母亲,对岳父一家人非常地恭敬,对街坊邻居也十分友善慷慨。

其实岳父哪里知道,九年前,宋焘确实是死了。

不过,他又被阎王爷给送回来了。

事情的原委是这样的:九年前,宋焘死后,他的魂魄被一白衣小吏带到了地府,说是请他参加考试。

他看见十多个神官坐在大殿上,他只认得关帝爷和阎王爷,其他的都不认识。

殿外摆了两张桌子和凳子,有一个秀才已经坐在那里,宋焘也坐了下来,他看到考题为“一人二人,有心无心”,觉得非常得心应手,于是一气呵成,很快就交了卷。

考官们对他的答题很满意,特别是试卷中他写道“有心为善,虽善不赏;无心为恶,虽恶不罚”让考官们称赞不已。

宋焘被传上大殿,一位像帝王一样的主考官下令说:“你在人间素有贤名,为人仁孝,今天看了你的答题,果然名不虚传。

现在河南缺一个城隍神,就派你去赴任吧。

”宋焘听了又喜又悲,立刻跪在地上,边磕头边哭着说:“承蒙大神错爱,让我当城隍神,我荣耀至极。

本不该推辞,只是家有老母,年过七旬,无人奉养,请准我侍奉母亲去世后,再去上任。

“主考官命人取来宋母的生死簿,翻看一看宋母还有九年阳寿。

诸神犹豫不决,一时也没有主意。

关帝爷想了想,建议说:“张生也考得不错,不如先让张生代理九年吧!”主考官想了想也同意了,他对宋焘说:“你阳寿已尽,按规定应该马上去就任城隍神。

但你的孝心一片赤诚,就给你九年假期,以准神的身份回人间伺候母亲吧!”接着,关帝爷又交代了张生几句话,两个考生便叩头告退。

张生和宋焘很投缘,一直牵着宋焘的手把他送到郊外,介绍说自己是长山县人,姓张,还给宋公作送别诗一首,其中有两句:有花有酒春常在,无烛无灯夜自明。

宋焘回到家,像做了一个梦一样。

等他清醒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棺材里。

他喊了喊,敲了敲棺材壁,母亲听见棺材中响动和叫声,就和他岳父一起打开了棺材,把他扶了出来。

后来他到长山县的张家打听,那个张生果然也是在他同一天死的。

就这样,宋焘又得以服侍慈母九年,待母亲去世后,他立刻回归神位,就任城隍神。

这个考城隍的故事来自蒲松龄的《聊斋志异》,我们可以看出作者虽屡试不第,但他仍热衷功名、痴心不改,也透露出他在试图寻求安慰,寻找突破,蓄积力量再次准备考试的决心。

当然这篇文章也宣扬了至仁至孝、的道德标准和要求。

历史随心看,分享好看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