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说明帝国击败西方的两次战争是古代中国衰落的开始呢

从1840年开始的中国近代史上,大清帝国在长达70年的时间里屡遭列强的殴打。 时局已变,三千年未遇强敌。”这样的口号。

现在,当我们回顾这段屈辱的历史时,很多人都会不由自主地与另一个封建帝国进行比较——没错,就是“明天我无敌”的明朝。 毕竟,“我是明朝”还很遥远。 我们只落后清朝几百年,明末我们也遇到了与西方新兴海上强国的冲突。 从网上一些文章的信息来看,似乎在面对这些“海上之敌”时,明帝国的战略战术表现比清帝国要好很多? 事实上,情况并非如此。 今天我们就专门聊聊这个话题。

我们选择了两个战斗的例子。 第一个是1661年郑成功收复台湾的著名战役。这场战役首次在政治上确认了台湾岛的所有权,并在随后的几年里将其转变为正式的主权领土。 是的; 第二起名气不大,但在网络上很火的,就是发生在1637年(明崇祯十年)的“威德尔舰队入侵”。 据说这是“西方殖民者第一次上天堂”。 国家正式道歉,并赔偿白银2800两。”这可以说是一次伟大的胜利——事实真的是这样吗?

网上流传的有关“明英战争”的图片

事实上,如果我们从严肃的历史资料的角度来看待这两次外部冲突,我们不难发现,明朝和明军在这两次外部冲突中的政治反应、战略谋划和战术上都不是很成熟。两个冲突。 其在武器装备、作战组织等方面与当时的西方列强差距更大。 其最终结局只是利用时间优势将西方殖民者“拖”甚至“送走”出境,与所谓的“一战定天朝军力”相去甚远。 ”。 下面我们就来一一说一下。

17世纪的东印度公司商船队

说起明朝对这两场外部冲突的政治反应,固然应该肯定郑成功收复台湾的政治正确性和合法性,但也不能不提及明朝在另一起“威德尔舰队事件”中戏谑的政治反应——与网上很多文章描述的不同,“威德尔舰队事件”的参与方不仅有广东当局和明朝广东海军,还有约翰·威德尔率领的四艘武装商船。 以及当时已经在澳门扎根并垄断与中国的贸易通道的葡萄牙人。

1553年,葡萄牙人首次登陆澳门

问题是葡萄牙人在制造麻烦。 出于担心英国东印度公司干涉对华贸易并分得一杯羹,葡萄牙人在英国商船队到达珠江口时就出手了。 为了挑拨离间,明朝广东当局受骗派出一支“红夷”(即荷兰人)舰队。 既然“赤夷”经常在帝国沿海横行,大明帝国的广东当局自然不会重视此事。 给别人留下什么好印象? 至于“英语”是什么,明朝官员当然没有兴趣知道。 与此同时,葡萄牙人还遵循“吃原告、吃被告”的原则,转身欺骗英国人说明政府同意允许他们在广州经商,徒然扩大了分歧。以及明英两国之间的冲突。 这件事一直打到最后,明帝国根本不知道对手是谁。 《明史·外传》中“贺兰(荷兰)”条目下,今日公开记载:“十年驾四船”。 ,“穿过虎跳门,广州被瘦,他声称寻求市场”,可谓是对这一事件的极好的评论。

明朝澳门地图

政治反应或好或坏。 然而,明朝和明军在这两次冲突中的战略谋划都显得水平很低。 总的来说,他们采取的是“仓促决策、相信权力、一步一步”的做法——“不用说,明朝当局的态度和政治策略就像变色龙一样来回变化,表现出一种傲慢又恭敬的奇怪局面:当威德尔舰队到达珠江口时,他们的态度出奇的强硬,甚至带头进行威慑射击“以示威风”,但当发生军事冲突时真的发生了,他们被打败了,他们的态度立刻就让步了。

郑成功收复台湾时,台湾还是一片“瘴气之地”

从郑成功收复台湾的战略部署来看,是经过深思熟虑的。 他只是听了手下将领何廷斌的话,就编造了一幅“田园一瓶、良田万里、赋税数十万”的台湾岛图景。 繁荣的图景,但实际情况是,台湾岛的生产力水平直到清朝乾隆年间才稍有发展。 明朝末年,台湾岛还是一片“瘴气之地”,除了沼泽泥泞和危险的原住民,什么也没有。 郑成功急于徒然搬迁明军作战基地,增加了自己的后勤困难。 不仅给明军造成了大量的非战斗减员,而且给后续行动带来了巨大的后勤问题,甚至浪费了大量的战斗时间。 当他去采集和运输粮草时,不仅他的策略突然全失,还差点被荷兰人击退。

明军装备的佛朗机枪用于海防时根本就是一个摆设。

政治反应和战略规划不是很好。 从战役组织和战术运用上来说,明朝的两次对外冲突简直就是军事灾难。 先说“威德尔舰队事件”。 在这次事件中,明朝与英国的冲突主要形式一开始就是水战或者海战。 英方并未出动太多军队。 毕竟“威德尔舰队”总共有四艘双层武装商船,而且大部分船员都是东亚人。 印度公司雇用的水手和随船玩“求财致富”游戏的商船冒险家中,只有极少数的英国海军陆战队员和海军军官,而他们所配备的武器装备只有少量海军12磅长炮。 但这四艘武装商船却在珠江上横行。

据中英双方记载,英国商船在8月12日陆攻、9月10日海战、9月19日海战、9月21日陆攻中取得胜利。王朝摩擦地面——在8月12日的陆地进攻中,英国海军的炮火完全压制了明朝虎门要塞的佛朗机炮(史无前例),海军陆战队甚至开始了两栖登陆。企图夺取堡垒; 9月10日,明军向威德尔舰队发起火力攻击,但在12磅舰炮的攻击下再次失败; 9月19日,双方再次交战,明海军再次被击沉。 军舰3艘,英国海军陆战队登陆后还抢走了当地人的30头猪; 9月21日,双方冲突终于达到高潮——英国商船的火力压制了明军的丫娘鞋堡。 郎机炮对驻守的明军造成了极大的伤害。 之后,海军陆战队被派去占领该堡垒。 还宣布明朝广东当局在军事上没有办法对付“威德尔舰队”,只得于1637年10月16日出击。8月,在澳门的葡萄牙人受托传话,要求坐下来,与韦德尔等人谈判。 这就是“威德尔舰队事件”的全部军事真相。

英国东印度公司的武装商船火力远超中国海军军舰

24年后,郑成功收复台湾的战役中,郑氏明军面对驻扎在奇参楼和热兰泽的荷兰东印度公司1000多名武装殖民者。 他们在海战和陆战中的表现更差。 于霞峰:我们先来说说海战。 当时,荷兰东印度公司在台湾岛的海上力量只有两艘三桅武装商船和一艘轻型笛通讯帆船。 最大的武装商船仅携带24门火炮。 还拥有一些用于近战的“鹰”舰炮的“赫克托”号甚至可能算不上西方海军七级舰艇结构中的五级护卫舰。

明朝海军由于火力薄弱,无法进行有效攻击。

然而,这三艘还满载着运往日本的武装商船,在5月1日和5月29日的两次鹿耳门海战中,压倒了郑氏明军的百余艘战舰。由于第一次鹿耳门海战中火药库被引爆,郑氏明军还是拿走了剩下的两艘荷兰船只(武装商船“斯卡夫兰”号和通讯船“白鹭”号),他们别无选择——毕竟,当时明军普遍装备的中小型佛兰炮,其威力和射程远不如西欧的舰炮,而且明军使用的小型战舰其航海性能无法与深V相提并论。西欧殖民者使用的形状的远洋帆船。 郑氏明军的海军在明朝后期已经达到最高水平。 与荷兰殖民者的海战持续了一个月,终于将两艘荷兰船只释放到日本。 这战斗力可见一斑。

电影中明军火攻船炸毁荷兰军舰的场景

海战的情况不太好。 在陆地野战和工事战中,郑氏明军面对的是荷兰武装殖民者(三十年战争前后的矛兵)的堡垒工事和野战方阵体系。 当与轻型火绳枪兵配合时,无论是城市突击还是野战对抗,他们都处于劣势——六月攻打热兰贾城时,郑朝明军集中数千精兵围攻热兰贾,而热兰贾仅1000多名士兵。 兰哲要塞在堡垒前束手无策,在荷兰人的交火中惨遭杀害。 在战斗后期,荷兰武装殖民者甚至冲出了要塞,将郑明军彻底赶出了战场。 出去。 这是明帝国正规军与武装的西方殖民者在野战环境下首次大规模正面交锋的最终结果。

明朝四年(1624年),荷兰东印度公司入侵台湾,用葡萄牙语命名为“福尔摩沙”。

然而,明帝国在这两次对外冲突中的政治谋略、战略、战役、战术虽然经不起推敲,但相反,由于各种机缘巧合的因素,都取得了较好的结果——在“威德尔舰队事件”中《》中,约翰·威德尔的任务不是进攻明朝,而是准备进入广州城经商。 因此,与明帝国发生军事冲突并不符合其根本利益。 因此,明朝的广东当局通过澳门的葡萄牙人来威胁明朝。 德尔提出谈判后,约翰·威德尔自然放弃,尽快放弃。 在向明做出书面保证后,这件事就结束了。 需要指出的是,所谓“威德尔赔偿明朝白银2800两”的事实,从各方面的史料来看,都是令人困惑的。 明朝的史料并没有这方面的记载。 英国人将这一要求记录为“葡萄牙人的建议”。 ”,而葡萄牙人则声称这是明朝官员委托向英国人索要的贿赂。 但即使贿赂了英国人,他们也不肯给,最后“补偿”什么也没有。 所以,大家可以听听所谓的“威德尔向中方道歉并赔偿损失”。

影视剧中的郑成功

在郑成功收复台湾的战役中,郑明军进攻受挫,不得不采取传统战术——围攻。 由于热兰杰要塞面积狭小,储备不足,荷兰武装殖民者的数量不允许他们长期进行主动攻击。 此外,荷兰东印度公司的援军在澎湖沿岸遭遇大浪,无法及时抵达。 郑步明军队围攻哲兰杰要塞约半年之后,荷兰殖民者宣布投降,放弃了台湾岛。 不过,这与明军和西方武装殖民者的战斗力关系不大——攻城方式是你踩的,你就会麻木。 值得一提的是,多年后,在大清帝国面对沙俄殖民者的夜叉之战中,最终解决问题的仍然是这种久经考验的攻城战术,将敌人累得死去活来。

因此,综上所述,我们可以发现,在“天初遇帝国”的两次军事冲突中,明末中国古代政治军事制度的各种弊端在面对“天国”时暴露得淋漓尽致。新兴的西方殖民者。 。

世界观停留在中国传统的“天下”体系,对西方“蛮夷”没有基本的认识; 外交战略没有现代国际关系和国际斗争的常识,停留在封建时代“师心为己用”的水平; 主要以正规军为首的军事体系,连一小股战斗技巧可疑、火力低下的武装殖民者都无法击败。 所谓“帝国威严一战定”,成了自吹自擂:毕竟是约翰·威廉姆斯。 德尔一回到中国,就极力游说英国政府夺取海南岛。 可以说,虽然西方殖民军要等到200年后的鸦片战争,才真正开始大规模拆除中国的边界,但古代中国在与西方国家的力量对比中处于劣势,早在明朝末年就已确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