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朝哪个时期被称为盛世被视为艺术的黄金时代

在当前的艺术品市场上,“永轩”艺术品成为备受关注的焦点。 这是指明代永乐、洪熙、宣德三朝的艺术。 虽然只持续了短短的33年,但却赢得了后人的高度赞誉。

今年全球中国艺术品拍卖迄今成交价最高的拍品是一件明宣德青花鱼藻纹十棱菱形碗,在香港苏富比春季拍卖会上以2.29亿港元成交。 即将举行的香港佳士得春季拍卖会上,一系列“永宣盛世”时期的珍贵藏品也将向藏家竞拍。

“永轩”艺术为何如此令人着迷?

“永宣盛世”催生艺术“黄金时代”

明朝永乐、洪熙、宣德三朝创造了长达33年的繁荣局面,史称“永宣盛世”。 永乐皇帝统治时期,郑和下西洋传播中华文明,大型丛书《永乐大典》的编撰,以前所未有的方式系统整理了中华民族的传统文化。 洪熙、宣德皇帝采取了休养生息、休养国家的策略。 官员清明透明地治国,促进了经济发展和社会稳定。 明朝鼎盛时期,国力强盛,经济繁荣,文化复兴,在残存的文物中都闪耀着璀璨的光芒。 其中,特别值得一提的是瓷器、漆器、金属器等各门类工艺美术创作的非凡成就,恰恰证明了明代工商业的发展所带来的巨大作用。 几年前,故宫博物院还举办了永宣文物特展,对这一时期的艺术进行梳理。

明永乐宫制作的《红雅玛底绣唐卡》,以“天价”刷新了中国工艺品的全球拍卖纪录,可见永乐帝的艺术胆量。 它被认为是皇室送给西藏大师的礼物。 长3.1米,宽2.3米。 它是用金线和五彩丝线绣成的。 中央是一尊红色的阎王,神情愤怒。 丝绸来自杭州,手工来自苏州。 十几位工匠历时十几年才完成。 虽然已经经历了六个多世纪,但仍然保持着优良的品质和精细的针线。

想要将宣德工艺发挥到极致,不妨看看在上海亮相的明宣德风格青花鱼藻纹十棱菱形口碗。 此碗采用十瓣图案,如半开的荷叶。 它以白瓷为纸,青料为墨。 笔触清晰流畅,栩栩如生,疏密适宜,浓淡恰当。 起伏的外壁绘有四条相对的鱼尾,游动于池中的藻类和荷花之间,传达着清白廉洁的美德。 宣德皇帝朱瞻基,书画清雅,艺术性不亚于宋徽宗赵佶,不遗余力地推动本朝艺术的发展。 正是在他任职期间,青花瓷被赞誉为“一代人前所未有的奇迹”。 宣德时期所用的青花材质尤为特殊。 它是纯净的蓝色,略带紫色,颜色浓郁而翠绿。 郑和七次下西洋所用的青花料很可能是从地中海地区带回来的。 宣德青花瓷器的特点还在于其装饰图案:线条流畅、线条清晰、富有连贯感。

《永乐天白》和《宣德路》都是“艺术名片”

在中国古代艺术史上,以年号命名的艺术门类非常少。 永宣时期至少有两种,其中“永乐天白”和“宣德禄”是家喻户晓的“艺术名片”。

“甜白”听起来甜到心底。 这是指明代永乐年间创烧的一种白釉。 它像明胶一样洁白,又像雪一样朴素。 被誉为古代白瓷的巅峰之作。 它非常薄,可以通过光和影看到它。 这种高品质白瓷的诞生,为青花、釉里红绘画提供了良好的陪衬。 马未都曾透露,“甜白”这个名字在永乐朝时期并没有出现,而是与16世纪以后才出现的白糖有关。 以前,人们只知道红糖或者红糖。 白糖的出现刷新了人们对永乐白瓷的认识。 他们突然对它所呈现的白色产生了由衷的感受。 “甜白”这个词就可以概括这种人的感受。 甜蜜的感觉。 “永乐天白”是宫廷主要使用的瓷器。 永乐皇帝朱棣对“甜白”瓷器的喜爱甚至超过了玉器。 他在宫廷祭祀、日用、以及馈赠王公大臣时,都用“甜白”瓷。 这种审美倾向与皇帝的个人经历不无关系。 永乐皇帝年幼时就失去了母亲,所以他不得不把别人当作自己的母亲。 他时常感受到身居高位的冷漠,性格也变得越来越古怪和孤独。

至于“宣德炉”,则更像是一个传说。 明代以前的青铜器都是由青铜制成的,很容易生锈。 明朝宣德年间,暹罗恰巧进贡了一批非常特殊的风磨铜。 宣德皇帝朱瞻基突然萌生了用这批铜制作一批香炉的想法。 为此,他亲自参与设计和监督——在风格上,参考了故宫所藏的历代名窑和《宣和博古图》、《考古图》等史书; 在工艺上,他添加了金银等贵金属,进行了提炼。 只需12次,炉质就如婴儿肌肤般纯净细腻。 最终,宣德炉成为了可以作为后世典范的铜炉,标志着我国青铜铸造技术的巅峰。 宣德皇帝的休养政策促进了社会的稳定和发展。 人们从“天下太平”的美好愿望出发,祈求神灵保佑永远平安,这也赋予了宣德炉美好的寓意。 令人唏嘘的是,此后五百年间,无数后人争相仿制宣德炉。 无论哪个朝代制造的铜炉,都愿意自称为“宣德炉”。 为了牟取暴利,古玩商从未停止销售宣德炉。 仿制品,这些都让人们对宣德炉的身份产生了层层怀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