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朝夺门之变石亨徐有贞结局如何

《明史》对夺门之变是这样评论的:明代皇位之争,而甚无意义者,夺门是也。

景泰八年(1457)正月,明景帝朱祁钰病重,他召来信任的功臣石亨,命他代替自己行祭祀仪式。但石亨见朱祁钰重病缠身,似乎命不久矣,于是便起了别的心思。

正统十四年的荣光——于谦和北京保卫战

正统十四年(1449)八月十六日发生了一件震动朝野的大事——土木堡之变

  这一天,率二十万精锐御驾亲征讨伐瓦剌的明英宗朱祁镇在土木堡遭遇惨败,最精锐的三大营部队全军覆没,随御驾亲征的文武百官也都惨死土木堡,最严重的就是皇帝朱祁镇本人也被瓦剌军队俘虏。

自古胡人得中国之利未有盛于此举者,胡人亦自谓出于望外,况乘舆为其所获,其偶然哉——《天顺日录》

消息传回后,朝野震动!京城内人心惶惶,这群士大夫在瓦剌军屠刀的面前显得是那么无能、弱小,于是一个最懦弱的提议被提出来了:逃吧,北京保不住了,我们迁都南京。

这与三百二十三年前是何其相似:

北宋靖康元年(1126年)十月,金军对北宋发起进攻,很快便打过了黄河。宋钦宗惊慌失措,不知如何是好,而大臣们全无战意,纷纷主张投降。结果就是钦宗投降,微宗钦宗二帝与赵宋皇室数百人被俘,北宋灭亡。

  靖康耻,犹未雪,臣子恨,家国泪。

如今的情景与当年是何其相似,军队惨败、皇帝被俘、京城空虚、人心惶惶、逃跑的声音不绝于耳,一片之象。

但大明最终没有沦落到和当年的北宋一个下场,因为和当年的北宋相比,这时的大明多了一个人,多了一声怒吼:

建议南迁之人,该杀!

兵部侍郎于谦,这位文天祥的追随者在大明最危难的关头站了出来,他大声呵斥那些提议南迁的大臣,接着他向孙太后与朝廷重臣晓以迁都的利害。于谦力主抗战的思想得到了孙太后和王直、胡瀅、陈循等朝廷重臣的支持,朝议最终决定固守北京。

  作为保卫战的主导者,于谦被提拔为兵部尚书,负责北京防务的全部事宜。而于谦等朝廷大臣针对当时的危急局面,也采取了一系列措施。

首先将导致土木堡之变的罪魁祸首抄家灭族,以息民愤;

其次请皇太后改立监国郕王(明景帝朱祁钰)为帝,遥尊被俘的明英宗为太上皇;

然后请郕王朱祁钰下令将北京、南京以及河南的备操军,山东与沿海的备倭军,各州府的运粮军调至北京守卫;

最后于谦将集结的近二十万将士分别布置于京城九门,并颁布了一条前所未闻的军令:

临阵将领不顾部队先行退却的,斩将领。

军士不顾将领先退却的,后队斩前队。

这就是明朝著名的军战连坐法,此令一出,所有人都明白了此战有死无生,有胜无败。

至于于谦本人则亲自镇守在对敌压力最大的德胜门

  土木之战的过程和细节不再赘述,于谦亲上城楼督战让全体将士都看到了他的决心,极大鼓舞了将士们的士气,不论是将军还是士兵都抱着必死之心与瓦剌军展开决战,最终大获全胜。
史上最没有意义的——夺门

战争胜利了,到了行赏的时候了。

于谦的功劳是有目共睹的,朱祁钰也给了他极高的赏赐,但于谦却坚决不受,并这样说:上皇被虏,这是做臣子的耻辱,又怎么敢求取赏赐功劳呢!

而与于谦一起镇守德胜门的石亨却得到了世袭侯爵的封赏,但他认为自己的功劳没有于谦大,所以心中有愧,于是便举荐于谦的儿子于冕为官。但石亨又哪知于谦的清廉正直,反而受了一顿讥讽,石亨因此恨上了于谦。

还有徐有贞。

徐有贞本名徐珵,就是当年提出迁都南京,而被于谦呵斥的那一位。

北京保卫战大获全胜后,徐珵也因为当初南迁的提议而成为笑柄,同僚看不起他,连皇帝也因看不起他而不任用他。徐珵把这些都怪罪到于谦的身上,认为是于谦导致他如今的下场,即使于谦曾向皇帝举荐过徐珵。

  后来,徐珵改名徐有贞重新回到了朝堂之上,而当初的徐珵也早已被众人忘却,现在留下的只有徐有贞以及他对于谦的仇恨。v

报仇的机会终于来了。

景泰八年(1457)正月,明景帝朱祁钰病重,他召来信任的功臣石亨,命他代替自己行祭祀仪式。石亨见朱祁钰重病缠身,似乎命不久矣。当时京中已有流言,说大学士王文在力劝朱祁钰立襄王朱瞻墡的长子为皇储。如果王文劝说成功,那他必然是定鼎之臣,从龙首功。而这份功劳是如何都轮不到石亨这种武将的身上的。

于是石亨起心将太上皇朱祁镇请出来复位,如若成功,那他必定能成为朱祁镇的肱骨之臣。但他心知仅凭自己是无法完成这件大事的,于是他找到了曹吉祥、徐有贞、张軏等人合谋。

正月十六日晚,徐有贞、张軏、石亨等借口加强守卫而带兵入宫,他们与早就等候在宫中的曹吉祥会合,一伙人赶到南宫,释放出软禁在南宫七年的朱祁镇。

第二日,在群臣惊愕的目光下,徐有贞宣布:太上皇复辟了!

  之后是对前任皇帝和大臣进行的清算,石亨和徐有贞是不会放过这种机会的。

徐有贞等人以更立东宫,谋迎立襄王子等罪名将兵部尚书于谦与大学士王文下狱,并向朱祁镇请示以谋反的罪名将二人处以极刑。

朱祁镇这个人虽然犯了不少错误,但也不算昏庸。他知道于谦是有功之臣,因此不忍杀他。但石亨等人清楚,于谦若不死,他们几人将来也不会好过,于是徐有贞又进言:不杀于谦,复辟之事师出无名!

这句话臭名昭著的程度与秦桧的莫须有有一比,前者害死了于谦,后者害死了岳飞。

正月二十三日,于谦被押往崇文门外,就在这座他曾拼死保卫的城池前,得到了他最后的结局——斩决。史载:天下冤之!

  石亨和徐有贞的结局如何?

石亨和徐有贞作为夺门的大功臣自然得到了朱祁镇的重用。

徐有贞被拜为华盖殿大学士、兵部尚书,封武功伯;石亨则更近一步,被封为忠国公,一时权倾朝野,风头无俩。

但正如前文所说,朱祁镇并不昏庸,很快就回味过来夺门这件事情的漏洞。

当时明景帝已然重病在身,不久于人世,而且他没有子嗣,这个皇位很大几率会回到朱祁镇这一脉,且当时于谦、王文等大臣已商议好准备奏请景帝立朱见济为太子,而朱见济就是朱祁镇的儿子。

但事已至此,无法挽回。

石亨等人掌权后愈发骄纵跋扈,整日吹嘘自己夺门的功绩,丝毫未将皇帝放在眼里。这些都让朱祁镇对他们失去好感,逐渐厌恶。

而夺门功臣掌权后,慢慢也分道扬镳。如徐有贞虽然道德败坏,却也是一个有理想有抱负的人,但石亨等辈想的却是如何在朝廷安插亲信,如何的捞钱等等。最后几人发生内讧。

天顺二年,徐有贞与石亨、曹吉祥发生内讧,在石、曹二人的构陷下,被关进诏狱,贬为庶民。徐有贞因陷害于谦而遭百官仇视,始终无法得到起用,最后于成化八年郁郁而终,时六十六岁;

天顺四年,在击败徐有贞后,石亨大肆培植党羽,干预朝政。最后被以谋反的罪名处以极刑;

只是可惜了于谦,一代扶鼎之臣最后却落了个斩决的下场。

但我想于谦绝不会后悔当日在北京城楼上的战斗,就像他的偶像文天祥一样,他对的起自己所深爱的国家和人民。

千锤万凿出深山,烈火焚烧若等闲;

粉身碎骨浑不怕,要留清白在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