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泽东明史读过我最生气

热爱历史的毛泽东读遍了《二十四史》,对历代兴衰、治乱、武功都有研究和了解。 其中,《明史》是毛泽东讲得最多、理解最深的史书之一。

仔细研究朱元璋

1964年5月,毛泽东在一次谈话中说:“我读《明史》时最生气的,除了明太祖(朱元璋)和明成祖(朱棣)两位不识字的皇帝外,明朝做得更好。明英宗还是好一点,其余的都不好,干坏事。”

朱元璋当了十五年皇帝,是一个落魄的和尚。 他是继刘邦之后又一位出身卑微、草根起家的平民皇帝。 毛泽东对这一现象深受感动。 通过比较,他得出了不要小看“大老粗”和“老粗使人”的结论。 朱元璋不识字,却善于从战争中学习,足智多谋,果断。 毛泽东高度评价朱元璋杰出的军事才能。 他曾说过,“自古以来,李世民没有比李世民更好的,其次是朱元璋”。

1948年11月,明史专家吴瀚来到河北省平山县西柏坡,将他当年8月写的《朱元璋传》修订稿寄给了毛泽东,内容大约是:重新发布。 正在指挥解放战争的毛泽东挤出时间仔细阅读稿子,并两次邀请吴汉深讲话。 几天后,毛泽东在归还《朱元璋传》原稿时,给吴汉写了一封信。 信中盛赞吴汉为朱元璋写传记所付出的心血,但也指出吴汉“似乎还没有完全接受唯物史观作为观察历史的方法论”。 毛泽东和吴汉对朱元璋的评价存在一定分歧。 在毛泽东眼中,唯物史观也可以称为“奴隶历史观”,认为历史是底层人民创造的,历史上的农民起义都推动了历史不同程度的进步。度。 作为农民起义领袖的朱元璋也有这样的看法。 但吴瀚的《朱元璋传》用朱元璋来影射蒋介石,显然没有贯彻唯物史观的阶级观点。

新中国成立后,吴汉从1954年开始,用了整整一年的时间,根据毛泽东的意见重写了《朱元璋传》,并再次提交毛泽东请教。 毛泽东对吴汉的修改表示满意。

称朱棣“做得更好”

朱元璋死后,燕王朱棣发动靖难之役,于建文四年(1402年)攻破南京。 刚登基没几天的建文帝朱允炆就被烧死了,朱棣夺取了皇位。

毛泽东在阅读清朝顾英台所著的《明史》时,仔细研究了朱棣谋反、夺取皇位的过程,并作出了许多评论。 朱棣在与南京的对峙中历尽生死,打出了许多漂亮的胜利,特别是建文二年(1400年)的白沟河之战(战场在今河北雄县)。 被击败。 然而,在随后的东昌之战中,朱棣傲慢轻敌。 结果被盛庸等人击败,俘杀一万余人。 当时,朱棣身陷重围,奋力逃脱。 对比两次战役后,毛泽东评论道:“白沟河胜利后,有这次失败是恰当的。” 也就是说,朱棣被胜利冲昏了头脑,注定会犯错误。 毛泽东一定是受到了他反复警告军队将领不要“犯伟大胜利后骄傲的错误”的启发。

朱棣后来重整旗鼓,千里迢迢攻打南京。 建文帝多次派人到朱棣营中,承诺割地求和。 但朱棣不为所动,口口声声说要抓住“奸臣”,表现出咄咄逼人的态度。 毛泽东读到这里,写道:“总用战犯的话,让南京不能答应。” 言外之意是,朱棣为了实现夺取天下的野心,故意激化矛盾。 朱棣到达南京后,实际上是独自深入城内,这是相当冒险的。

朱棣即位后不久,就迁都北京,并多次北伐。 在他的统治下,疆域比汉唐还大,有近三十个国家被朝廷下令纳贡。 可以说武功赫赫,威力非凡。 尤其是他迁都北京是明智之举,奠定了明朝近300年的基础。 他的军事谋略和他父亲一样雄伟,所以毛泽东称赞朱元璋和朱棣在位期间“做得更好”,而且都有功绩。 皇帝。

非常不赞成嘉靖皇帝

除了朱元璋父子之外,毛泽东提及较多的另一位明朝皇帝是嘉靖皇帝朱厚厚。 明朝由盛转衰,嘉靖年间是一个重大转折点。 但当人们谈论明朝历史时,大多数人都认为明朝的灭亡是万历皇帝造成的,明朝“其实是因万历而亡”。

事实上,情况并非如此。 《明史》在评价嘉靖皇帝时写道:“时患多,则厌外,贼内争,而崇尚道教,享祀道教。”佛经,兴建繁荣建筑,宫殿就会供不应求,百余年来的繁荣和平事业已逐渐被取代。” 所以,明朝真正的衰落是从嘉靖开始的。

毛泽东对嘉靖皇帝很不以为然,说他“炼丹行道,昏老老,坐世四十余年,却无事可做”。 这个评价是恰当的。 嘉靖初政时,大刀阔斧改革,消灭特务,实行宽大政策,颇有贤明君主的风范。 但很快他就玩起了花招,沉迷于享乐之中。 他十分倚重严嵩等奸臣杀忠良,常任朝廷大臣。 他还特别崇拜道教,沉迷于斋戒祭祀、炼丹、吉祥等琐事。

有鉴于此,御史杨爵深谏,希望嘉靖“牢记先祖创业之难,思今日守成之难,读群臣之奏,赐之”。来实施”。 但嘉靖帝不但没有听从,反而以杨爵的罪名将其下狱。 毛泽东读《明史·杨爵传》时评价四个字:“无始无终”。 文字里似乎蕴含着无限的情感。 “无始无终”这句话出自《诗经》,意思是大多数人都有一个良好的开始,但很少有人能够善始善终。

对“海瑞精神”的矛盾心理

杨爵被定罪后,朝臣们没有一个敢出声谈论时事的,只有海瑞冒着生命危险出声。 毛泽东熟读《明史·海瑞传》,为海瑞等忠诚正直的人们在国家危难时所表现出的勇气所感动。 1959年4月,在上海会议期间,他大力弘扬“海瑞精神”,号召大家大胆地说出“大跃进”和人民公社以来所犯的各种错误。 他将“五不怕”的精神与海瑞的直言不讳的建议结合起来。 起来。

这次会议上,毛泽东提到他曾建议彭德怀读《明史·海瑞传》,并问周恩来读过没有,周恩来读过。 毛泽东不厌其烦地向大家推荐海瑞,体现了他急于在党内讲真话,使政策错误得到及时纠正的愿望。

但另一方面,毛泽东对于“海瑞”出现在党内还缺乏充分的心理准备。 早在1958年3月的成都会议上,毛泽东在提倡讲真话的同时,提醒大家要善于选择说话的时机,没有策略就不行。 他举了个例子:“明代反对魏忠贤的人,不按策略行事,被淘汰了,为当时的皇帝所不喜欢。” 甚至在上海会议上大力宣扬“海瑞精神”时,毛泽东也曾私下对人说过:“说吧。海瑞,我很后悔。也许海瑞真的出来了,我受不了了。” ”。 因此,胡乔木当时分析,毛泽东号召大家向海瑞学习,但实际上要求不要产生“海瑞”这样尖锐的人物。

毛泽东对“海瑞精神”的矛盾心理表明,吸取历史教训并不容易。 它受到各种主客观条件的制约。 1959年庐山会议上,彭德怀尽心提出《完颜书》,结果被扣上“右倾机会主义”的帽子。 毛泽东对此事的解释是:“海瑞动了。 海瑞是明代左派,代表文官阶层和商界大官僚。 现在他已经转到右倾总部去反对马克思主义了。 这样的海瑞就是右翼海瑞。” “海瑞一直是左翼,我喜欢左翼海瑞。 现在站在马克思主义立场上批评缺点是对的,我支持左翼海瑞。”

1960年,明史专家吴汉应京剧表演艺术家马连良之邀,创作新历史剧《海瑞罢官》,重点讲述“左翼海瑞”与明朝斗争的故事。 “右翼官僚集​​团”。 然而“文革”前夕,这部剧却被视为彭德怀翻案的“大毒草”。

精明诗、笔记本小说

毛泽东在研究明史的过程中,不仅关注其兴衰,而且特别关注明代的文学渊源和成就。

在普通文人甚至文学大师的心目中,明代的诗歌创作乏善可陈。 毛泽东一开始也是这么认为的,但读了《明世宗》等历史资料后,他改变了看法。 1957年1月,他在与诗人袁水牌、臧克家等人交谈时说:“我以前认为明朝没有好诗,《明诗集》也没什么意思,但在他们是李攀龙和高启。等待一首好诗。”

毛泽东高度评价“明初四杰”之一的高启,尤其喜欢他的梅花诗。 1961年11月6日,为了找到这首诗的全文,毛泽东一天之内给秘书田家英写了三封信。 早上6点,毛泽东让田家英帮他找一本宋代林逋的诗文集。 8点30分,他又写道:“有一首七言韵诗,其中两句是‘君子卧雪山,佳人来月林下’,是写梅花的。” .请帮我找出整首诗的八行。如果可以的话最好今天下午交。我不记得什么时候、谁写的了。好像是林逋写的,但我林布的收藏中没有找到,请再查一下。” 很快,他又写道:“我又想起来了,嗯,是清代高士奇的作品吗?前四句是‘琼枝’(原诗是一种姿势)才加入瑶台,谁是江南各地均有种植。 贵人卧雪山,佳人来月林下。 “后四句我忘了,问文史馆老爷子吧。” 田家英很快查出,这首诗是明代高启所写的《梅花》九首之一,最后四句是:“寒衣树映萧萧朱,春盖残香,沙漠苔藓。 自从去了贺浪,就没有好吟诵了,东风惆怅孤寂。”随后,毛泽东用草书写下了全诗,并在右手边写下了“高启”二字,又注明:“子弟,明代最伟大的诗人。”

在中国文学史上,明朝是一个以小说闻名的朝代。 明代近三百年间,小说题材之广、小说之多、成就之高,令人叹为观止。 主要作品有《三国演义》、《水浒传》、《西游记》、《金瓶梅》等,毛泽东对这些小说作了很多评论,在此不再赘述。本文。 这里仅介绍一下毛泽东对明代笔记本小说的评论。

毛泽东的书房里保存着大量明代的笔记本和小说。 在阅读过程中,毛泽东留下了许多即兴评论,可以帮助我们了解他的内心世界。 明末大才子冯梦龙编着的《智慧坦克》一书,是毛泽东评论最多的笔记本小说。 其中,《军情:胜利》讲述了田忌赛马的故事。 冯梦龙接着引用唐太宗的话说,他“自幼征战八方,深知用兵要领,每观敌战,便知其强弱”,表示这也是孙子的方法。 毛泽东把它演绎出来:“所谓以弱以强,就是用少数兵力佯攻敌军。所谓以强以弱,就是集中绝对优势。”派出比敌军兵力五六倍的兵力,从四面包围,集结歼灭。” 接下来,讲完围魏救赵的故事后,他感叹道:“攻魏救赵,因败魏军,乃千古宗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