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厂党团的翻云覆雨明朝经济总是跌宕起伏

六年,明孝宗命东厂改隶锦衣卫,设置左右厂、前后厂共四厂,后改为东西厂,各自独立。从此,锦衣卫和东西厂常被合称为“厂卫”。由于经常恃无所忌,而大肆镇压异见、思想、学术和不同意见的民意,被历史称为“祸国殃民的特权机构”。

东厂始末

初建东缉事厂,是为了加强中央集权,控制士大夫和民众,维护明朝王朝的稳定。经过几代执政者的强化,东厂权力逐渐扩大,成为专制的代表和毒瘤,成为了明朝的严重政治阴暗面。明朝晚期,厂卫已变成深藏着政治阴谋的特权机构,充斥组织暗杀、盘剥百姓、进行人身攻击等行径,严重的摧残了民众隐私和民意。

 

我是东厂这个机构,是明朝的特权监察机构,也是个秘密机关。当初我是为了维护明朝的稳定而设立的,也为了加强皇权。我可是受直接君权指挥的啊!之后,我的统辖权移到了宦官手中。 由于我的权力大,所以我成为了明朝宦官干政之始。后来我和锦衣卫并列了,成为了“厂卫”。不过,我可是统辖锦衣卫之上的哦!虽然我的设立初衷是好的,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我的权力不断扩大,成为了明朝的专制代表和严重政治阴暗面。 后期,我的行径逐渐变得越来越残酷,充斥组织暗杀、盘剥百姓、进行人身攻击等行径,摧残了民众隐私和民意。被历史称为“祸国殃民的特权机构”。啊,我是被称作西厂的情报组织,由汪直负责组建筹备。我们成立的初衷是为了刺探情报,维护朝廷的安全,让宪宗皇帝再次成为万民的信仰。不同于东厂,我们的员工拥有更广泛的权力,活动范围也不仅限于京师,遍及各地。 我们的组织运作备受重用,宪宗多次派遣我们严加监管东厂,甚至再次设立“西厂”,直到武宗时期,我们的组织还新增设了“内行厂”以更好的掌握西厂和东厂的动态,令天下人瞩目。 然而,我们组织的出现并没有给明朝带来改变,反而让统治集团内部的矛盾更加激化,朝廷逐渐沦为了组织成员掌控的工具。魏忠贤为了加强宦官的地位,在宫内成立了庞大的武装队伍,并收买了一大批官吏成为义子走卒,让“阉党”成为了地位越来越高的恶名昭著之人,而我们情报组织也被夹在他们之间。 文臣有崔呈秀等“五虎”,武将有凌操等名将,他们曾经奋斗不止,携手同心为国尽忠,却因“阉党”肆意横行,而被逐渐排挤。即便如此,我们所经手的情报仍然是明朝王朝的稳定因素,为整个王朝的荣光贡献力量。我是田尔耕所属的“五彪”之一,我们曾经是为国效力,为民谋福的正直官员,但是在魏忠贤的专权下,我们成了他手中的棋子。他可以任意任免官员,红色的批阅纸条掌握着朝政大权,从首辅至百僚,所有官员的晋升和权力的剥夺都由他决定。他还掌控着军队的大权,可以随意任免督、抚大臣。他也握有经济大权,任命亲信太监总督京师和通州仓库,提督漕运河道,派税监四出搜括民财。我们和其他官员一起被他剥夺了权力,成为了他满足私欲和扩大权力的傀儡。 实际上,所有的内外大权全部归他所有,他的车队出门时就和皇帝一样庄严肃穆,到哪里都有士大夫跪在道旁肃立。阉党和无耻官吏竟然还竞相在各地为他修建生祠,耗费银钱数万甚至数十万两,修成后地方官员要春秋两季祭享,连百姓稍不礼拜都会受到处罚。魏忠贤专权时,厂卫特务更是异常嚣张。 天启三年(1623年),他自任东厂提督;锦衣卫的都督,则是他的干儿子田尔耕。他的厂卫勾结在一起,大肆兴办冤狱,残害异己官员,勒索钱财,残忍虐待百姓。民间传言,只要提到魏忠贤,就有可能被捕扣押,甚至遭到剥皮刲舌,被杀害的人数不计其数,四处可见长途行人的遗体。那次在密室夜饮时,我和酒友大骂魏忠贤,其他三人却不敢出声。可没想到隶役数人突然闯入,将我们四人都捉了去,面见了魏忠贤。他下令将骂人的那位剥皮,但其他三人都被赏了钱放回了。我幸运地生还,但是吓得魂飞魄散,几乎成了疯疾。魏忠贤这样肆虐了七年,使明末社会矛盾更加激化,加速了明王朝的崩溃。 后来,思宗即位后,虽然逮捕了魏忠贤,罢逐了阉党,但是政治局势已经积重难返。他仍然任用宦官和依靠着厂卫权力,在大臣面前振振有词的埋怨:“苟群臣殚心为国,朕何事乎内臣”(《明史·宦官传》),这个局面一直持续到明朝灭亡。 虽然明朝建立了东厂,图的是维护国家安全,但是在实际运作中,厂卫、番子们光顾着自己的私利,常常以罗织罪名、诬告良民为傀儡,将人屈打成招,甚至趁机敲诈勒索。到了明中后期,东厂的侦缉范围甚至扩大到了全国,追查波及还是小人之心,使得这个机构渐渐变得劳民伤财。 明代东厂大堂入内即可见大幅岳飞画像,提醒东厂缇骑办案不要无中生有或放纵执法,堂前还有一座“百世流芳”的牌坊,可见当时制度立的是好的。不过,东厂实际上已经远离了这个初衷,失去了本真性质,成为了一个公认的暴力机构,极度破坏了社会秩序,严重损害了明朝的声誉。我了解到,“鲜衣怒马”的说法其实是指东厂的干事们,他们在京城街头巷尾四处侦查,甚至连王府也不能幸免。这其中,刘瑾、魏忠贤等宦官借助锦衣卫、东西厂等特务机构,对正直的大臣进行陷害、诬杀,还经常使用酷刑。魏忠贤的党徒拷问杨涟、左光斗等正直官员时,更是用尽了所有的酷刑。 历史上记载着:“京师亡命,诓财挟仇,视干事者为窟穴。”这说明,东厂干事们成为了流氓头子,通过诓骗和敲诈勒索,将很多无辜平民和官员逼向绝境。其手段之残忍,甚至超越了正常的政府官僚机构,而在宦官专权的推动下,肆无忌惮地搞起了特务活动,为自己提供了更多的收益。实际上,东厂建立初期的确起到了加强皇权的作用,但随着时间推移,恶劣影响逐渐暴露,成为了历史的污点。 东厂所制造的大量冤假错案,让它的名声变得极为恶劣,成为明代社会上最丑恶的标志之一。这其中,最根本的问题在于忽略了正义和人性的价值,完全以自己的私利和权力扩张为目标,逐渐走向了疯狂的边缘。因此,东厂给明代留下的教训不仅仅在于机构性质的失范,更在于如何保护社会的公平正义和人权价值。在东厂的大堂里,有一幅大型岳飞画像,还有一座“百世流芳”的牌坊,强调着东厂缇骑办案不得姑息纵容,但令人遗憾的是,在实际办案中,东厂完全违背了这个初衷。东厂的番子们经常在京城的大街小巷里四处活动,为自己牟取私利,罗织罪名、诬陷良善,之后将他们软禁并用酷刑逼供,甚至趁机进行敲诈勒索。到了明朝中后期,东厂的侦查工作范围扩大到了全国,连远离京师的地区,都有所谓的“鲜衣怒马作京师语者”。 在明代,刘瑾、魏忠贤等宦官大多依靠锦衣卫、东西厂等特务机构进行专权,不断诬陷和杀害正直的官员,并常常使用酷刑。魏忠贤的党徒拷问杨涟、左光斗等种种正直的官员时,更是施展出了所有酷刑的手段。 历史上有记载:“京师亡命,诓财挟仇,视干事者为窟穴。”这就是指东厂干事成为了流氓头子,通过欺骗和敲诈,逼使无辜的平民和官员陷入绝境。他们的手段之恶劣,甚至超越了正常官僚机构的职能,从而制造了大量的冤假错案,滋生了灾难性的后果。东厂建立初期虽然起到了加强皇权的作用,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来越失去了作用,造成了更多的社会恶果,甚至产生了流言说他们是贪得无厌的盗贼和恶名昭著的刺客。而明朝的衰落也与东厂的臭名紧密相连,显示出制度建立和执行的重要性。东厂的发展历程,我对它的影响深感忧虑。首先,东厂干涉司法,越过正常的官僚机构,进行特务活动,用邪恶的手段制造了大量的冤假错案。其次,在明代宦官只是皇帝权力的延伸,但东厂却为宦官专权提供了条件。东厂的手段极其残酷,为了邀功或者谋求个人私利,他们往往制造大量无辜者的冤案,伤害了民间和官僚系统的稳定。 明代社会对宦官的不满情绪很深,东厂及其领导给社会造成了深刻的影响,也是明朝灭亡的重要因素之一。我认为,东厂干预司法逾越了明初设立的三法司的职能,加速了明朝的衰落。事实上,东厂被视为是铁腕政治的代表,但它所遵循的价值观完全背离了以民为本的正义价值观,使中国历史上留下了难以磨灭的污点。从历史记录可以看出,东厂卫队的监视是无所不及的。特别是对于社会上层人物的隐私,如果被东厂盯上,往往会成为宫廷内外的谈资,甚至会传为笑话。而对于普通人的监视也是异常频繁的,针对富户的监视更是无所不至。我听说,徽州的富户吴养春靠收取黄山的利息而声名远扬,然而,他的家仆告发他私藏黄山所得的租税款项,共计六十余万金。吴养春被抓至京城,剥夺了全部家产,并受到酷刑拷打至死,他的妻女也选择了自杀,甚至许多与他有交往的富户也因此倒闭。 总的来说,寡头官僚和专权宦官之间的关系一直都很紧张。东厂成为了宦官掌控皇权的工具,他们用强大的组织和监察能力打压富户的多种活动,以达到巩固自己权力的目的。这种专制政治的统治方式极其残酷和无情,对历史上的很多人造成了极大的不公和伤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