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默吴承恩图

 

 

《西游记》一书,想像力很强,孙行者、猪八戒,变幻百出,说变就变。
随手翻出,第九十二回,唐僧在青龙山被妖精摄走了,孙行者来到妖精洞口,门紧闭。孙行者就变:

“行者道:我自有法力。好大圣收了棒,念着诀,念声咒语,叫变!即变做个火焰虫儿。”
孙行者变做萤火虫,就飞进洞中去了。
如此轻松,如此容易,就变成功了,你信不信?你要是认真起来,非要讨论能不能变的问题,那故事就说不下去了。
《西游记》的特点就在于这样自由的幻想。这样以自由的幻想为基础,倒可以更加深入地揭示世上一些复杂事物的。这是一种幽默态度。
其实,吴承恩的行文,就是一直带着笑意来写,也令读的人不知不觉地带着笑意的。读者生了笑意,主要是对于文字、情节后面的人生百态,有所领会,有所洞察,觉得随著作者的带引,站高一层看世态了。瞧,世界就是这个样子!

《西游记》的一个个魔幻故事,各有或深或浅的寓意。最令人回味的,应该是第六十五回小雷音那一段了。
佛家中人语,佛说法的声音,深远如雷。“手中玉尘震雷音,说尽人间无限事”(元,耶律楚材诗),《西游记》说尽人间无限事,主要写唐三藏到西天取经,最终的目的地就是去雷音寺。第九十八回写,唐僧真的到西天了,到了真的雷音寺外,就有四大金刚迎接。如来佛召聚了八菩萨、四金刚、五百阿罗、三千揭谛、十一大曜、十八伽蓝,两行排列,排场很大,隆重迎接。那是十分庄严的一个场合。在这里,唐僧要取得真经了,取得人间的真理了。
但是,真理也有真有假,第六十五回写的雷音寺,是个假的。唐僧一行,路上不断遇到各种妖魔,想吃唐僧,或者把唐僧他们引向另一个方向去。此刻第六十五回这个妖王,最有迷惑力。他变幻出一座假雷音,把唐三藏引得赶紧来膜拜,轻易的就把唐三藏捉到手了。
&n

 

 

bsp;这一回,写唐三藏一见到雷音寺三个字,就慌忙下拜。走前去,居然也见到“门外宝台之下,摆列着五百罗汉、三千揭谛、四金刚、八菩萨、比丘尼、优婆塞、无数的圣僧、道者,真个也,香花艳丽、瑞气缤纷。”唐三藏与八戒、沙僧拜了又拜,只有孙行者觉出禅光瑞霭之中,却有妖气,不下拜。但是这时他们已经完全在妖王控制之中,被捉住了。孙行者被妖王的法宝金铙合住。
读到这里,真叫人替唐三藏紧张,但另一方面也不禁含笑有所领悟:你看,人间的世态就是这么复杂,真真假假一下子分不清。最庄严的场合也可能是虚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