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代海外贸易体系

我读过清心地的书的第一稿和第二稿,也做了一些笔记。 现在他让我写序言,我就整理笔记,写了几句话来表达我对他的祝贺以及我对他专着的学术理解。

笔者将清心专着的研究对象、观点以及史料的运用和写作结构归纳如下:资料详实,结构严谨,对明代海外贸易制度进行了较为完整的论述。明代及其从传统制度向现代制度转型的一定趋势,它为明代海外贸易史提供了许多独到的见解,成为一部具有丰富学术价值的基础专着。 上述创新主要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一)明代海外贸易从传统的城船贸易向近代海关贸易的转变,本质上是从朝贡贸易向商船贸易的“蜕变”。 清心在书中是这样说的:“明朝中叶,国内外形势发生重大变化,朝贡贸易萎缩,‘弘治新案’出现,表明朝贡贸易体系正在崩溃。” ,商船贸易逐渐占据海外贸易的主导地位。”

……(2)明代中后期的海外贸易管理体制产生了广东的“广中案”,由广州的“一元中心”转变为澳门、广州的“双中心”。 然后就成为了广州与世界各地的常规市场贸易(为此,为了庆祝新年,将其命名为“交易会”。我认为它类似于“广交会”,看起来很现代,而且我建议他考虑改变一下,但没有适当的总结。,附在这里)。

(三)宦官控制下的提督史伯衙门的出现,与政府史伯部产生了对立。 石伯斯的历史引起了学者们的关注,他们发现了石伯斯提督衙门的存在和影响,论证了两者权力的兴衰。 清心有其优点。

(四)明代的海外贸易具有特别鲜明的政治性质,或者可以说政治色彩非常浓厚。 用庆信的话来说:“明初统治集团将朝贡贸易纳入以明帝国为中心、海外诸侯为藩属的国际外交体系的重建之中,成为明朝的‘怀柔元人’、‘巩固明朝的‘怀柔元人’。”并以“强国”的政治手段,将传统的官方海外贸易赋予了政治功能,并将其发挥到了极致。 这也实现了他写作的初衷:“把明朝海外贸易制度的变迁放在明朝与近代的政治外交和经济发展之中”从世界体系的宏观视角进行全面系统的审视”和“探索制度变迁中包含的政治和文化意义。”

(五)发现闽粤海外贸易各自特点。 两省之间的贸易管理存在较大差异。 广东允许外商在省内贸易,而中国商人则出国旅游; 福建有“月港税制”,只允许中国商人到海外进行贸易,不允许外商来经商。 广东的制度比较灵活,多为后清所继承。 它是海关系统的主要来源。

(六)明代海外贸易的转型趋势有利于闽粤经济的发展,为沿海平民提供了就业机会和谋生途径,刺激和推动了相关经济部门的发展进程。 例如,在珠三角等地,农业商业生产与海外市场的联系日益紧密,一些手工业生产部门出现了出口导向的趋势; 而在朝贡贸易地区,百姓则饱受劳役之苦。

既然清心论述了明代海外贸易制度的变迁,并发现了其从传统向现代转变的某种趋势,那么逻辑思考必然会引出中国现代化道路的问题。 是的,清心专门专门有一章来讨论。 他不同意“如果没有西方列强的侵略,中国可以独立走上一条不同于欧洲的现代化道路”的说法。 他认为,“现代化”是一个系统范畴,需要一个综合的评价体系来考察,除了经济结构之外,还应考虑政治结构、社会结构甚至文化结构,尤其是政治结构最为重要。批判的。 明代中叶以来,中国社会经济确实出现了一些不同于传统经济因素的新经济因素,但与社会深层结构无关。 大变局,政治领域更加铁板一块。 一切制度调整和社会变迁基本上都属于费正清所说的“传统内的变革”。 从全球范围看,16世纪以后是“现代世界体系”的开始。 当时,东西方对于海洋活动和商业贸易的态度和投资存在巨大差异。 欧洲利用社会改革在全球范围内推行资本主义:明朝仍然停滞不前,拒绝对外开放和完全意义上的自由贸易,社会结构封闭,政治结构僵化,如何实现现代化取得成就! 他想参与并表达自己的意见。 我很佩服这种学术参与的勇气和精神。 学术观点上,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力求贴近历史真实,或者说贴近争论的真相,而不参与,如何“贴近”。 人们常说“参与是最重要的”,我觉得用在这里很合适。 清心,相信你会继续本着求真务实的精神,用勤奋和智慧参与学术问题。 讨论。

清心的书让我不满意的是对明代海外贸易的主体和客体方面的历史解释。 谈到明朝的海外贸易,明朝中国是一方,或者说是主体方,与明朝进行贸易的海外国家和地区是另一方,或者说是客体方。 唯有领悟,方能成全,求清心书未免可惜。 由于对明朝东西方海外贸易的“受众”缺乏较为实质性的解释,因此对后来的大西洋贸易“伙伴”的解释也很有限。 我这样说,无异于要求清心。 确实要求很高! 因为你不可能要求一本书把一切都解释清楚,尤其是学术界没有研究过的东西,还缺乏可以研究的领域。 一个人怎样才能做到,一个人怎样才能在短时间内做到? 要求很高,为什么我们还要谈论它? 因为我们在涉外关系史研究方面有两个薄弱环节。 一是中外历史不能同时研究,主要是对世界历史知识的缺乏,因此难以做到全面性和深度; 这是一种以自我为中心的观念(传统的,但也是现实的),有时不得不犯观念错误,违背现实。 有了这个想法,我就利用清心给我的空间写出来,只是为了互相鼓励,以提高自己的研究水平。 其实我知道,清心正在追求新的追求。 他参与海上丝绸之路研究,去年春节前夕赴越南做“华人与东南亚社会”研究。 考察就是走同时研究中外历史的道路。 照此下去,怎能不取得长足的进步,为学术界贡献新的学术成果呢?

清心所做的是制度史研究,就是把原来的制度分析清楚,尽可能地还原。 因此,他在书中详细讲解了明代海外贸易的主管机构——侍伯司和提督侍伯衙门,以及其主管的官员和宦官(难得的人员名单),以及那些具体的人物。诸如弘治新规、广中案、澳门投票制、粤港制等。所以我说这本书充满了史料,让人了解了制度的产生、变化和实践。系统。 制度史是史学的基础研究,与其相关的历史研究离不开它,必须以它为基础,对其进行深入探讨。 因此,我认为清心的这本书不仅是研究明代海外贸易史的一大成果,也是研究中外关系史、经济史、地域史、文化史等不可缺少的参考资料。明代太监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