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清文人篆刻的兴起与流派的繁盛一

明朝艺术文化特色_明朝艺术文化有哪些_明朝文化与艺术/

明朝文化与艺术_明朝艺术文化有哪些_明朝艺术文化特色/

上海博物馆藏清江人真水无香原石 华端、毛明芬捐赠

2016年11月,无锡博物馆与上海博物馆联合举办的“云心石面——上海博物馆、无锡博物馆藏明清文人篆刻特展”在无锡博物馆展出。 同时举办了“明清派篆刻”研讨会。 《中国书法》2017年第2期专门推​​出了《明清文人篆刻专版》,精选了本次研讨会的部分入选论文,并邀请相关篆刻专家撰写文章,并附有明清文人印石原石、印面、印边,提供高清拓片等原作图版,尽可能全面地向读者呈现明清文人篆刻面貌。清代。这个特别系列得到了上海博物馆、无锡博物馆、汉天恒美术馆、桐乡君陶艺术研究院、苏州博物馆以及童彦芳、唐存才等人的大力支持,谨致谢意!

明清文人篆刻的兴起与流派的繁盛

孙维祖

中国印章演变过程中的一个特殊现象是文人印章体系的衍生。 这一制度孕育于唐代,成熟于宋代。 明代中叶以后,它的延续和发展更多地是通过文人的自主创作来实现的,从而形成并发展了“篆刻”的特殊艺术风格。 创作团队主体的转变经历了从个体到普遍的过程。 促进这种变化需要一定的条件。 篆刻流派的形成,是篆刻艺术发展日趋成熟的标志。

明朝艺术文化有哪些_明朝文化与艺术_明朝艺术文化特色/

彭明文 七十二峰深(有边)上海博物馆藏

明朝文化与艺术_明朝艺术文化有哪些_明朝艺术文化特色/

明朝艺术文化有哪些_明朝艺术文化特色_明朝文化与艺术/

《彭明文·深渊七十二峰》原件及印章上的牙本质均由上海博物馆收藏。

石印时代与篆刻艺术的发展

石印的广泛使用是引导文人阶层参与篆刻创作活动的重要动力,也是篆刻艺术形式形成和发展的物质条件。

宋宋时期,文人、官员使用的印章种类不断扩大。 寻求获取方便、制作简单的印刷材料以满足社会需求已成为必然趋势。 近年来发现的宋元石印来自不同地区。 石料有滑石、福建寿山石、浙江青田石等,从内容和样式来看,多为文人用印。 这至少比文献记载的王冕、文鹏所用的石印要少。 一百二百年前,十章时代的帷幕已经徐徐拉开。

明初皇室印章使用石材显然并不是一个意外的现象。 明初去世的鲁黄干宁王的《鲁府书》、《天门榜》、《奎碧府》和《木英》方形石印,足以说明上层石印的使用。水平有着悠久的历史。 明代宫廷制作的一批石印雕刻更加精美,体现了民间习俗传入宫廷的情况。 明代中期朱氏墓地出土的三块石印,刻制时间早于《印人传》记载的文彭从事石印创作的时间。

柔软的石印材料易于用刀承受,创作的乐趣激起了文人“谈其兴奋”的兴趣。 从欣赏的角度来看,青田石、寿山石颜色丰富,具有类似玉石的观感。 它们也受到学者和民间的欢迎。 深受广大民众欢迎。 这彻底改变了篆刻的创作地位,为中国篆刻的艺术化铺平了道路。

明朝文化与艺术_明朝艺术文化有哪些_明朝艺术文化特色/

不记得明王观往事,记起来太悲伤(有印、边)上海博物馆藏

文人书法、绘画、篆刻是一种高雅文化。 一些生活富裕的文人官员对普遍的公民文化并不满意。 将篆刻引入他们的生活,其实也包含着追求新奇、高雅的品味,以彰显他们的独立性格。 李流芳回忆自己早年的版画,可以很好地说明这种新的娱乐方式所带来的乐趣:“我年轻时就这样玩,我的朋友文绣也竞相模仿,他们经常面对面,喝酒喝茶。” ,剑笔之声不绝于耳,或豪气怒吼,互相夸耀,前无古人。 (《宝隐斋篆体序》)

石篆刻已成为文人除了书画诗词之外寻求娱乐的又一独处空间。 明代篆刻的题材多为抒发内心情感的文字,或表达对帝王的忠心、对时代的忧伤、悲痛失意,或标榜傲慢、独立、奔放,或表达对森林的热爱。和泉水,或者山水情怀。 文人刻印的内容发生了变化。 它消除了古代印章固有的表意图案,注入了新的文化内涵,确立了篆刻功能的独立性。

人文内涵进一步延伸到印章边缘,赋予其新的艺术审美元素。 诗词和叙事边缘进一步发挥了印章的艺术承载功能。 讲述创作的乐趣和情境,记录印章的生活和互动,成为边际的常见主题。

明朝艺术文化有哪些_明朝艺术文化特色_明朝文化与艺术/

明朝何震谈笑风生,霓虹闪烁。 上海博物馆藏

明朝文化与艺术_明朝艺术文化特色_明朝艺术文化有哪些/

明代何震边笑边吐霓虹原石。 上海博物馆藏。

明末文人篆刻蓬勃兴起的背后,是篆刻队伍的壮大。 由于地域技法和艺术观念的差异,开始形成不同风格的流派。 朱健的《印记》是最早研究篆刻家的。 他将明末的流派及其主要篆刻师列举如下:

文蓬三桥派:徐媛媛、陈居一、李昌恒、徐仲和、桂文秀。

何振学羽派:沉千秋、吴武树、吴梦真、罗罗伦、刘伟清、梁千秋、陈文树、沉子云、胡越聪、谭俊昌、杨长谦、王步一、邵千夫。

苏轩泗水学校:程彦明、何步步、姚淑仪、顾启云、程孝智。

此外,朱健还另立了“分营”人物:罗旺昌、何叔都、詹树正、杨汉清、黄彪生、李农万、王忠惠​​、蒋明初、甘旭等。

宋元时期,文人印章的个人风格已初具规模。 篆刻者对形式的选择乃至篆书手稿一般都主导着作品的风格。 在文人独立篆刻石印的基础上形成的新技法,使创作个性得到充分、自由的发展,成为篆刻流派印体的主要组成部分。

朱健对当时殷人殷派的分类虽然有一定的历史局限性,分支和宗派的标准虽然注重交往和地域联系,但它反映了当时不同流派存在的事实,反映了学派的觉醒。意识,也为后世提供了指导。 人们留下了线索,以供进一步整理研究。

明朝文化与艺术_明朝艺术文化特色_明朝艺术文化有哪些/

明 苏轩 顾璘印 2.1×1.9cm 无锡博物馆藏

明末海豹与学校

赵孟俯、吴彦、吴睿、王冕等篆刻先驱的学术活动对吴越地区产生了较大影响,他们对印学的参与呈现出个体特色。 明代中后期,沈周、吴宽、朱允明、文征明、唐寅以及追随这一著名群体的书画家云集吴门。 这样的用印群体,对篆刻潮流起到了直接的推动作用。 因此,文征明之子文鹏确立当时篆刻界的佼佼者,也并非意外现象。 朱见《印经》中,最早效仿文鹏的人物徐元玄、陈居易、李流芳、徐仲和、桂长石等人被列为“三桥派”成员,是明代早期形成的印人群体。 一。 可以认为,文人篆刻的形成具有鲜明的江南士大夫文化色彩。

文彭(1497—1573)是文人篆刻史上的第一流派。 从早期资料来看,文鹏的作品以宋元朱文和汉印路线的白文碑文为主。 《七十二峰深处》牙印是抗战时期出土的。 字迹流畅清晰,雕刻精美坚固。 文鹏篆书的牙印是李文福所刻,此印或许也不例外。

文彭派的追随者众多,其影响一直持续到清初。 这一时期,金陵印界活跃起来。 定居或游历金陵的有胡正彦、梁千秋、梁大年、韩月粟、温继贤、张大丰、李庚寅等。封印人如程遂、黄季书、程云来、吴仁昌等也娱乐在此举办,成为明末清初篆刻人才的又一聚集地。

明朝文化与艺术_明朝艺术文化特色_明朝艺术文化有哪些/

明朝艺术文化有哪些_明朝文化与艺术_明朝艺术文化特色/

明代梁代自赏(带原石、边、印)2.5×2.2×5.3cm 上海博物馆藏

李流芳、桂长诗、陈完颜等人风格趋同明显,其作品均属工文逸录,表现出典型的文人清雅典雅的风格。 苏州府所辖的昆山、楼东、嘉定、华亭地区与金陵、吴门紧密相连,形成浓厚的地域文化倾向,吸引着其他地区的名人、艺术家到此求学。 徽州名士程家遂居嘉定,王贯父子后居楼东,朱俭自昆山行陈继儒,罗南斗(王昶饰)早年居吴越,后辅佐顾氏。从德在上海编纂《古印集》,所以这两个地区相邻,都是明末印度风格传播的地方。

王观(1575—1631)是明末恪守经典的篆刻画家工笔派的创始人。 其作品明快纯净,形成了古朴、淡雅、平和的新风格,在篆刻界别有风韵。

以何震(约1541-1606)为统帅的徽州印人,是明末的一股强大力量。 周亮工论述篆刻文化的发展时说:“自从和相宰相继任文国博之后,印章又回到了黄山(指徽州),黄山已经长期没有印章了。”时间,但也不是没有封印,小姐可以封印。” (《封师传·书城孟尝篆阵》)何震初承文彭篆书风格,后形成自己的特色,刀法凶猛。 李氏气势平稳,朱文银则精神抖擞,自成一派。 除被朱健收入何震门下的梁毅、胡正彦、吴正阳外,吴考述、金光贤、吴忠、吴炯、程远、程朴等都是师从何震的篆刻大师。何震或何震的私人追随者。

苏玄(1553-1627)篆刻风格受何震影响,剑意浓烈,气势磅礴。 被明末篆刻家列为文、和、苏三大支柱之一。

无锡明代万历古璘墓出土的何震、苏玄、詹琏所制印章,为确认传世作品提供了可靠依据。 也体现了社会上文人墨客对晚明名家篆刻的认可。

明朝艺术文化有哪些_明朝文化与艺术_明朝艺术文化特色/

明朝文化与艺术_明朝艺术文化特色_明朝艺术文化有哪些/

杜安、毛明芬捐赠的明代赣阳古墨林(附原石、印章),上海博物馆藏

朱俭(1570-?)印学造诣颇深,其《印经》是研究明末印史、印师、印流派的重要文献。 他的创作趋向于直白写意,在当今高雅严谨的潮流中脱颖而出。

梁毅(? – 1644)一生都是专业篆刻师。 他的弟弟大年和他的小妾韩月素都是当时著名的篆刻家。

胡正彦(1584—1674)精通书法,又为篆刻家。 他负责整理和出版书籍。 刻画也传达了何振发的意思。

何同(?-1628年后)是王锡爵家的仆人。 他喜爱篆刻,一生创作了大量作品。

甘阳(?—1605年后)是朱俭《别塞》所列封氏之一,封氏风格与何震接近。

程沅(?-1626年后)与程璞(活跃于16世纪末至17世纪中叶)父子均擅长篆刻。 他们非常欣赏何震,并模仿他的外表。

吴门、金陵、徽州等地名家辈出,建立诸侯诸侯。 这里是明末篆刻最盛行的地区。 文人、书画家介入篆刻,逐渐成为篆刻界的主流。 一些出身篆刻的艺术家逐渐融入文人群体,成为明末文人阶层的新现象。

明朝文化与艺术_明朝艺术文化特色_明朝艺术文化有哪些/

清代顾灵、舜英华(有边)2.3×2.3×4.75cm 上海博物馆藏

明代上层阶级宣扬理学,实行思想禁锢。 对私人生活空间的追求和思想的逃避成为文人阶层的精神渴望。 这一时期部分篆刻人的文化生活也以篆刻研究、收藏、欣赏为中心,形成了新的兴趣和内容,如聚会、游学、娱乐、编谱等。娱乐也是一个结交朋友的过程,但同时获取利益的目的也很明确。 王冠在太仓、昆山、嘉定、海海等地习艺,儿子王宏跟随他。 他的朋友张来说,王贯在洋县“颇为士人所仰慕”,且喜好茶。 “稍有积累,可买盆石,阳羡紫茶”,生活安逸(《王尹子篆谱序》)。 “带着艺术走遍世界”的民间艺术家不仅寻求生存空间,也改变了自身的文化地位。

收藏藏印师编印的古印和收藏印师的私印,是明末篆刻界的流行趋势。 明万历二十八年(1600年),何祯的《何雪玉印选》首创风潮,苏玄、程远、朱健、吴氏等无数人纷纷效仿。炯、王冠、梁玉、胡正彦、何迪、金光贤、何童等。 这些印章的一般图案是邀请好友、名人题词、题词。 这不仅是文人欣赏篆刻艺术的一种方式,也是群体对其印刷技艺认可的象征。 印章收藏也扩大了篆刻艺术的受众范围,成为文人娱乐心智、陶冶情操的又一场所。 陈继如在《雪山堂印序》中这样描述张浩的雪山堂:“斩豆插椒,挖池立石,红桥绿帘,画栏画栏”。烟云间房屋若隐若现,松树声响,夜里轰鸣,无风波起,雾气冲天,无日清凉。” 酷爱藏印的张浩,“闲时坐在学校礼堂,摆设印章、印章”,“然后他总是拿着印章,雕刻自己的志向”。 张还说,他与自己收藏的数百块石头进行了对话(《承庆殿印序》)。 篆刻受众的增长与印度社会的发展相互依存,印度人民以创作谋生的社会环境已基本形成。

明朝文化与艺术_明朝艺术文化有哪些_明朝艺术文化特色/

青林高芳草白云留我留(有边原石)3.2×2.7×3.5cm 上海博物馆藏

明末篆刻师是一个较为复杂的群体,其中包括:高官子弟,或者本身就是当朝官员; 在学业上取得一定名气,但在官场失意或隐居山林的单身汉; 出身于富裕家庭,有兴趣学习但无意学习的人。 事业进取的学者; 一位爱好儒家思想、潜心学习和艺术的富商。 这些人的共同特点就是都擅长书法和绘画,甚至都是世界著名的文学艺术人物。 在明末的社会环境下,大多数文士都以书法、绘画或雕刻作为优雅生活的一部分,他们也通过致力于艺术来表达自己的另类才华。 此外,还有人进入篆刻界,成为雕刻艺术家。 这一群体被视为民间艺术家的目标。 由于自身条件和偶然的遭遇,他们进入了文人社会,生活方式和条件也大不相同。 因此,篆刻艺术在不同类型的人的生活中有着截然不同的意义。 这种情况在明清篆刻艺术的发展过程中始终存在。 明清篆刻艺术的发展过程,也是篆刻群体本身塑造的过程。

明代后期,篆刻的地域性发展明显,流派特色开始显现。 这是文人篆刻走向繁荣时期的重要标志。 与艺术流派形成相关的技术体系,是文人篆刻进入独立自觉的发展阶段的标志。

明朝艺术文化特色_明朝文化与艺术_明朝艺术文化有哪些/

潘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