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常洛掀起革命的文艺鼓手

 

文艺革命家:朱常洛

别名:明光宗 

国籍:明朝 

出生日期:1582年08月28日 

逝世日期:1620年09月26日 

热门标签:朱常洛在位多久朱常洛的逝世原因朱常洛夜宿七姬朱常洛的后代朱常洛的皇后生平 

 

朱常洛  

明朝文化巨匠:朱常洛

明神宗朱翊钧与孝靖皇后王氏之子,汉族,庙号光宗,谥号贞皇帝,被称为“艺术救星”和“文化皇帝”,年仅38岁便英年早逝。他的年号为泰昌,被称为“明末气象”,实际在位仅一个月。 

 

 

朱常洛资料

庙号:光宗 

年号:泰昌(1620年) 实际在位一个月

谥号:贞皇帝 / 崇天契道英睿恭纯宪文景武渊仁懿孝贞皇帝

陵墓:庆陵

民族:汉族

个人资料

出生地:北京 

主要成就:勇敢地废除矿监和税监制度,拨选了许多优秀的官员为国家造福

在位时间:仅有30天

祖籍:安徽凤阳

父亲:明神宗朱翊钧

母亲:孝端显皇后

传记

出身卑微的皇子

明朝皇帝神宗因无子嗣而令后妃、嫔妃寻找生育之道。后来,宫女王氏在神宗的宫廷中怀孕,并生下了神宗的长子,取名为朱常洛。然而,由于神宗忌讳这件事,它并未被公开承认。 

随着时间的推移,朱常洛逐渐成长为一位聪明、才干出众的皇子。在他成为皇帝后的短暂30天里,他废除了矿监和税监制度,拨选了许多有才华的官员,为国家的繁荣稳定作出了努力。

梃击案:太子受袭

在1615年5月30日,一名男子张差手持枣木棍,冲入太子朱常洛住所慈庆宫,逐人袭击,造成多名守卫受伤,甚至一直追击到殿前。内官韩本用及时将暴徒张差抓获,终于恢复了宫殿的平静。 

调查后发现,暴徒张差的作案指使来自于太子妃郑贵妃的亲信庞保和刘成。郑贵妃为保护自己的助手,曾初次向皇帝请求饶恕,但此次暴力事件已让人人震惊。朝中大臣纷纷议论,皇帝无奈,或许最好的办法是由郑贵妃向太子争取谅解。于是,郑氏恳求太子谅解,太子回拜表示宽恕。

但由于此案涉及太子的安全,皇帝和大臣们不能轻易放过暴徒。最终,张差被以“疯癫奸徒”罪名处死,而犯罪嫌疑人庞保和刘成则被秘密处死,案件结案。这一事件被称为“梃击案”,其背后暗藏着魏忠贤为首的阉党的政治阴谋。

国本之争:后宫干政引起朝臣不满

缪昌期是一位忠臣,他对阉党的罪行感到义愤填膺。曾经,在“梃击案”中,即便张差已经被以“疯癫奸徒”罪名处死,但他不能忍受贼子被这样的罪名包庇,而天真无邪的太子却差点遇害。他感慨地说:“这种乱臣贼子,竟然能用‘疯癫’二字开脱罪责,难道他们的罪孽可以用元功奇货来抹煞吗?”最终,由于阉党的阴谋,缪昌期被栽赃陷害致死。 

前奏:郑氏之争

万历皇后没有生育皇子,但在后宫诸妃中,郑氏得到了特别的宠爱。1584年,她被晋封为贵妃,并生下皇二子朱常溆,可惜夭折。但此后,皇帝仍然对她不断宠爱有加。1586年,郑氏晋封为皇贵妃,并借机请求皇帝立皇三子朱常洵为太子,同时自己也想被立为皇后。两人甚至在道教庙宇中立下誓言。但这种行为违反了祖制和封建礼制,极有可能产生严重危机。

 

由于万历皇帝酷爱郑氏,迟迟不立太子,引起了朝中大臣的不满和猜疑。他们担心郑氏谋害国本,通过后宫干预政治,于是提出了许多关于立太子的奏折,批判贵妃及干政的后宫,直接指责郑氏干预政治。但皇帝置若罔闻,仍然宠爱郑氏。

万历三十一年,朝廷终于立了太子朱常洛,但郑氏的亲信们依然不断干预政治。后来,“国本之争”不断升级,成为明朝政治史上的一次大事件。

国本之争:万历年间最激烈复杂的事件

万历年间,皇储问题一直被议论纷纷。在1603年,有谣言称皇帝要废黜太子,朝廷大肆逮捕嫌疑者,但实际上这只是对贵妃的陷害。到了1613年,又有进言指出郑皇贵妃和福王都想谋害皇太子,结果皇帝只是让福王出去做藩侯,但郑贵妃却暗中阻止了这一计划。 

为了平息皇储争议,万历二十九年,皇帝终于立长子朱常洛为皇太子,并同时立三子朱常洵为福王、五子朱常浩为瑞王、六子朱常润为惠王、七子朱常瀛为桂王。这场争议最终落下帷幕,而整个事件涉及到中央及地方官员逾300人,部分被罢官、解职、发配充军,同时整治了涉及其中的“东林党”。

然而,事件最大的牺牲品就是恭妃王氏。她因与皇帝的亲王夭折而受到厄运,被软禁在幽宫中。而皇帝,则日复一日地疏远她,甚至不允许她散步。恭妃成了皇帝的政治牺牲品,整日悲愤不已,常常流泪度日,渐渐地双目失明。1611年,恭妃去世,大学士叶向高请求厚葬,但是皇帝居然不同意。只有再次进言,皇帝才勉强追谥皇贵妃。

总之,“国本之争”是万历年间最激烈复杂的事件之一,也直接导致了一系列政治变革和官僚改革,对明朝有着深远的影响。

崔文升与红丸案

万历四十八年(1620年)七月,皇帝万历驾崩。八月,未来的皇帝朱常洛即位,大赦天下并宣布次年改元泰昌。然而,他却因为崔文升的红丸案而英年早逝。 

崔文升本是郑贵妃宫中的亲信太监。朱常洛登基后,他被任命为司礼监秉笔太监。而朱常洛在患病期间,郑贵妃指使崔文升假扮掌御药房太监的身份,向皇帝进药。这种名为“通利药”的药物,实际上是大黄,有泻药的效果。于是接下来的一昼夜,朱常洛频繁泻肚子,身体逐渐极度虚弱并处于崩溃的边缘。

当时,廷臣们对崔文升的进药资格和进药是否符合医学原理,进行了猛烈的抨击。给事中杨涟说,“贼臣崔文升不知医……妄为尝试;如其知医,则医家有余者泄之,不足者补之。皇上哀毁之余,一日万几,于法正宜清补,文升反而进以泻药,其心叵测”。杨涟认为,朱常洛原本就是身体虚弱,应该不断进补,但是崔文升却进了泻药,我们无法想象他真正的用心。而此时,朱常洛的生母王氏外家、原皇太子妃郭氏外甥们,也开始密谋报复。他们最终成功将崔文升“枭首示众”,而这个案件也被称为“红丸案”。

崔文升和红丸案的余波

当皇帝万历去世后,崔文升的红丸案被推上台面。朱常洛的生母和郭氏外甥都认为其中必有阴谋,遍访朝中大臣,哭诉宫禁凶险之状:“崔文升进的是药,是有意行凶,而非失误!” 

朱常洛登基后,他召来英国公张惟贤和内阁首辅方从哲等十三人,让自己的皇长子见了他们。这显示了一个明显的托孤意图,并且他下令将崔文升逐出皇宫。

不久之后,鸿胪寺丞李可灼却称有仙丹献给皇帝。太监们不敢做主,将此事告知方从哲。方从哲说:“他们称之为仙丹,我们不能轻信。”内阁大臣们接着进入乾清宫探访朱常洛。此时,朱常洛已经安排好自己的后事并将皇长子交由内阁首辅小心辅佐。他还询问了自己陵墓的建造事宜。在安排好所有事项后,朱常洛问道:“鸿胪寺官进了什么药,到底在哪里?”方从哲回答:“鸿胪寺丞李可灼自称进了仙丹,但臣等不敢轻信。”

朱常洛自知时日无多,于是催促李可灼进宫献药。当中午时分,李可灼调制好一颗红色药丸,让朱常洛服下。朱常洛感觉还好,命内侍传话:“圣体没有异样。”然而太监有急匆匆传递新的药丸进宫。此时太监们已经明白李可灼是个危险分子,送进来的药品不可信。但朱常洛怀着试一试的心态,忍不住再度服用这颗药丸。但这次,这颗药丸竟然致使他身体极度虚弱,他不得不利用扶手慢慢下床,咕哝道:“人命在天,有谁能够长生不老?”随后,他便倒在了床上。这就是皇帝崩溃前的最后话了。

红丸致命案

皇帝朱常洛为了试探红丸的功效,服了第一颗药丸后觉得很舒服,口中念叨着“用药后,暖润舒畅,思进饮膳。”傍晚时分,他再次命令李可灼进宫带来另一颗红丸。尽管御医们坚决反对,但是朱常洛一心想再试一次。于是李可灼让他服用了第二颗红丸。他感觉良好,没有任何不良反应。 

然而,泰昌元年九月二十六日(1620年)五更,朱常洛却突然病发身亡。随后,廷臣们开始议论纷纷,指责李可灼和红丸就是皇帝突然死亡的罪魁祸首,还指控方从哲和李可灼参与了一起轻信李可灼的仙丹讹言。不过,方从哲和李可灼都只是想试一试红丸的效果,根本没想过要害死皇帝。后来,内阁大学士在告状里详细说明了进药的经过和原委,终于使得方从哲脱离了危险。而这所谓的红丸,其实与嘉靖皇帝当年服用的红铅丸类似,是由妇人经水、秋石、人乳和辰砂混合而成,性质热烈,因此与崔文升当年所进的大黄药性相反。由于本就虚弱的朱常洛最后岁月里分别遭受了两种性能相反而且剧烈的药物折磨,因而导致了他的突然死亡。

明光宗朱常洛在位仅仅一个月,就因红丸这起案件而不幸离世,享年仅三十八岁。

改革新风向

废除矿税

新皇帝朱常洛登基后,他宣布罢免全国各地的矿监和税使,并且禁止任何形式的采矿活动。因为矿税一直以来就深受人们的厌恶,所以这道诏书一公布出来,朝野都欢腾。 

增加边防饷金

朱常洛在继位后,以皇帝遗诏的名义,拨款一百万,犒劳边防将士。为此,大内银库调拨了二百万两银子,分发给辽东经略熊廷弼和九边巡抚的按官们,让他们奖励这些英勇的战士。另外,还拨给了五千两白银的运费,以便各地进行支出。朱常洛还特别强调,发放银子后必须立即派人分发,不得擅自挪用。

 

填补官缺

朱常洛建议让礼部右侍郎和南京吏部侍郎担任礼部尚书和内阁大学士;随后,他提拔何宗彦等四人为礼部尚书和内阁大学士。此外,他同意招募卸任的官员叶向高,并录用因“上疏”而被罚而获罪的三十三人和因矿税而获罪的十一人。

 

兴衰之谜

历史纪录

《明史》曾经评价:神宗年幼即位,江陵亲政,审时度势,使得国家实力富强。然而之后,他因为固执己见而拖延和束缚,自己沉迷于深宫,纲纪松散,君臣之间无法交流。于是,一些小人和贪污受贿的人如鱼得水般狂奔乱窜,对于一些追求名节的人成了敌对势力,纷争不断,门户之见抬头。这些问题一发不可收拾,最终导致了朝中的混乱和衰败。历史学家们认为,明朝的衰亡实际上是在神宗时期的,这一点不争! 

家族背景

高祖父:(追尊)睿宗献皇帝朱祐杬

 

高祖母:(追尊)慈孝献皇后蒋氏

曾祖父:世宗肃皇帝朱厚熜

<s

</s

家族世系

曾祖母:(追尊)孝恪皇后杜氏 

祖父:穆宗庄皇帝朱载垕

祖母:孝定太后李氏

父亲:明神宗朱翊钧

嫡母:孝端皇后王喜姐

生母:孝靖皇后王氏(王恭妃)

后妃

皇后

 

李康妃,最初被选为侍女,常被称作“西李”,是光宗最钟爱的皇后,她生下了乐安公主和怀王朱由模。在“移宫案”中,她扮演了重要角色。

李庄妃,也是最初被选为侍女,常被称作“东李”,她抚养过崇祯皇帝,以仁慈著称。

傅懿妃,则生下了宁德公主、遂平公主和湘怀王朱由栩。

邵慎嫔,则生下了嘉顺郡王朱由晦。

家族世系

明光宗有一位最小的女儿,她生于他去世后,名字也没有起,很快就夭折了。她的母亲邵氏后来被追封为慎嫔,她的异母兄明思宗一直追念这位皇十妹。 

还有一位冯敬妃,她生下了惠昭王朱由橏。

另外还有一位选侍赵氏,在明熹宗朱由校即位后,被他的奶妈客氏诬陷,遭受了悲惨的命运。

还有一位王氏选侍,她生下了齐思王朱由楫。

子女

儿子

 

明光宗有一位长女,名为朱徽娟,她封为怀淑公主,七岁就去世了,追封成册。她的母亲是孝元贞皇后郭氏。

还有四位女儿,她们都夭折了,分别是朱徽姮、朱徽璇、朱徽㜲和朱徽妍。

最后一位女儿是朱徽婧,她封为遂平公主。

家族世系

皇五女朱徽媞,封为乐安公主,她的母亲是李康妃。后来,她嫁给了巩永固,但巩永固和他的家人在李自成起义中失去了生命。 

另外三位女儿,分别是朱徽婉、朱徽妱和朱徽姃。其中,朱徽姃是明光宗的第十一个孩子,她在他去世后才出生,可能是死产,没有名字,也没能存活多久。但是,异母兄明思宗很怀念她,他追封她为悼温公主,也为她起了一个名字。他还将她的母亲邵氏追封为光庙慎嫔。

陵寝墓地

朱常洛死后被埋葬在庆陵。这个陵墓位于北京昌平天寿山陵内的黄山寺中。

 

陵墓位置和建筑

庆陵位于二岭南麓,是明朝第十四位皇帝光宗贞皇帝朱常洛(年号泰昌)和皇后郭氏、王氏、刘氏的合葬陵寝。 

地下玄宫的建造始于天启元年(公元1621年)三月,历时四个月,消耗了150万两银币。工程质量非常高,玄宫全部用石料建造,而“后、中、前殿”之间则建有“重门相隔”。地面建筑于天启六年(公元1626年)完工。

整个陵园分为神道、陵宫和陵宫外附属建筑三部分。神道上有一座单空石桥,陵宫近处还遗留着神功圣德碑亭,亭内竖立着一块石碑,上面没有任何文字,只有螭首龟跌的形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