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可法说朱由崧

史可法说朱由崧:“贪、淫、酗酒、不孝、虐下、不读书和干预有司”,不能立为天子,不啻朱由崧拥有这7大优点,其他藩王也莫不如此,总之南明朝廷,再出不一人匡扶国难的英主,崇祯皇帝无法挽回的局面,别谈这些皇子皇孙了。何况南明立国之初,就是军阀所拥立,不能驾驭武将,史可法大权旁落,只好去当督师,四镇军阀只知道内斗,不知道团结一致,共御外侮。

(南明弘光帝朱由崧)

南明势力还不至于不能北上抗清,看看当时的地图就知道了,江浙富庶之地,全在南明手中,粮草、粮饷总比李自成军好筹集,大顺政权所在的西北大旱,颗粒无收。满清多尔衮也在嘀咕,要不是弘历朝廷示弱,一味只知党争、媾和,联虏平寇,想借满清之手杀李闯政权,多尔衮也不会野心膨胀,想要一举吞并中国。只要准备妥当,完全可以北上,满清当时山东一地几无防御兵力,乡勇自发组织反清,人人翘首以待,天下云集响应,一片锐气,却迟迟等不到南明的援军,最后地方势力也相继投降。倘若弘历朝廷有点进取之心,也不至于失去大好形势,沦落为被屠戮的结局,更不会有史可法殉国,扬州、嘉定、江阴之惨烈。

即便不能北上驱除鞑虏,西进讨伐大顺政权,也应该有点光复中兴的气节,这位座人君倒好,“性素宽厚”,潜台词就是“心真大”,比射手座的心都大,国难家恨摆在眼里,不理不睬,清兵南下,危机重重,也能安之若素,更甚者,被清朝俘虏了,还能酣饮极乐,没有一丝南唐后主李煜“故国不堪回首明月中”的忧伤。

“天子”说法来源:

天子,这称号是因为朱由崧荒淫无度,不思家国之恨,偏安一隅,却流连于声色犬马、宫殿奢华之中,为了纵欲,马士英命人替朱由崧捉配制,办事的太监们都打着“奉旨捕蟾”的灯笼捉,以好制成,满足朱由崧的纵欲之愿,于是乎金陵的百姓叫他“天子”。

张岱骂朱由崧:“自古之君,无过吾弘光者,汉献之孱弱、刘禅之痴呆、杨广之荒淫,合并而成一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