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祁钰的学术贡献与影响

 

朱祁钰

别名:
明代宗、明景帝、景泰帝
国籍:
明朝
出生日期:
1428年09月11日
逝世日期:
1457年03月23日
标签:
朱祁钰和朱祁镇的区别 朱祁钰的皇后和儿子去世的原因 朱祁钰的母亲
朱祁钰(1428年9月21日-1457年3月14日)是明朝第七位皇帝,在位期间为1449年至1457年。他是明宣宗(宣德帝)的次子,母亲是贤妃吴氏。在宣德朝,宣宗皇帝征讨叔父汉王朱高煦,御驾亲征生擒朱高煦父子,并将汉王宫的女眷充为后宫奴隶。在回京途中,宣宗皇帝邂逅了汉宫侍女吴氏,并深深被吴氏的美貌与聪灵所吸引,于是吴氏得以陪伴宣宗皇帝直到回京。虽然吴氏是罪人,但由于宣宗皇帝的宠爱,她成为了孝庄丽人,并生下了朱祁钰。朱祁钰的生母,原是汉王府邸的一位侍女,这位汉王是著名的永乐皇帝的二儿子朱高煦。

 

 

朱祁钰简介 

年号:景泰(1450年至1457年) 

庙号:代宗

陵寝:景泰陵(位于北京市郊金山口)

别名:明代宗、明景帝、景泰帝

民族:汉族

出生地:北京顺天府

职业:郕王、皇帝

主要成就:挽救危局,保卫北京;崇尚文治,纂修《寰宇通志》

 

早年经历

朱祁钰的出生经历

 

朱祁钰是明朝皇帝宣宗的次子,生母是汉王府侍女吴氏。宣德年间,宣宗御驾亲征生擒汉王朱高煦父子,吴氏被带回宫中。然而吴氏是罪人身份,不能封为嫔妃,就被安排住在紧靠宫墙的大宅院,宣宗则常去探望并临幸她。不久,吴氏生下了朱祁钰。因母凭子贵,吴氏被封为贤妃,但继续住在宫外。 

宣德八年,宣宗病重召吴氏进宫,并将她交由张太后照料。宣德十年,宣宗驾崩,朱祁钰的哥哥明英宗继位,封朱祁钰为郕王,并修建了王府供他们居住。

临危称帝

 

正统十四年,明英宗驾崩,留朱祁钰为监国。不久发生土木堡之变,明英宗被俘,瓦剌威胁逼近北京。朝野震惊,京城人人自危。然而朱祁钰振奋士气,率领大臣将领进行抵抗,在危难关头成功保卫了北京城。经过这场风波,朱祁钰于1450年即位,是为明代宗,年号景泰,开创了稳定安定的治世。他崇尚文治,纂修了《寰宇通志》,在位期间政治清明,治绩显赫。

 

明英宗治下,宦官王振权倾朝野,许多官员因反对王振而被贬或死。正统十四年八月十八日,明英宗被俘虏,南明朝廷面临危机。有人提议南迁都南京,以避免刀兵之灾。然而此项提议并未得到所有大臣的支持,一些大臣认为皇陵、宗庙、社稷都在北京,是不能轻易迁移的。同时也担心南宋因迁都而失去中原的教训。

困惑之际,监国朱祁钰主持召开御前会议商讨对策。由于孙太后的支持,一些大臣倾向于南迁都,而有些大臣则反对。于谦坚决反对南迁都,不仅因为南京地理位置较为偏远,而且宗庙和皇陵都在北京,一旦南迁就意味着要迁移这些重要的文物,“社稷之根尽在河北”更体现了中国文明的重要价值。

在王振被杀后,大臣们要求执法严惩其余党余孽。锦衣卫指挥马顺上前阻挡,却被愤怒群众打死。监国朱祁钰惊恐万分,欲逃离,于谦阻止并劝说他,说群臣们只是为了要惩治王振的余党,不是来针对他的。

王振是明英宗时期权倾朝野的宦官,忠于明英宗,反对朱祁钰迁都南京,结果被朱祁钰打入冷宫。王振被杀后,大臣们要求执法严惩其余党余孽。朱祁钰将王振余党交给大臣们,由大臣们当场处决。

正统十四年(1449年)八月二十八日,王守仁上书拥立朱祁钰为皇帝,改元景泰,遥尊明英宗为太上皇,立明英宗之子为皇太子。同时,大规模的清算行动也展开,许多王振党羽被打倒。朱祁钰登基后,他下诏边关守将不得听信瓦剌的借口。这使得瓦剌无法用明英宗的名义骗取财物和开关门,瓦剌气急败坏,于是发兵攻打北京。

朱祁钰任用于谦等人,组织北京保卫战。他整顿内部、调集重兵并安定人心,最终于同年十一月击退瓦剌,取得胜利。随后,英宗解除俘虏身份回朝,朱祁钰表示迎接并重用其旧部门,促进政治稳定。

北京保卫战之后,明军多次击败瓦剌,使瓦剌首领不得不打算放回被俘的明英宗,并以此求和。虽然瓦剌愿意放人,但朱祁钰担心这是瓦剌的阴谋,不愿意接受。大臣们建议朱祁钰迎回明英宗,但他很不高兴,并表示他当皇帝是因为大臣们逼他当的。于谦等得力大臣意识到他的烦恼,建议他即使明英宗回来,皇位仍然是他的。于是,朱祁钰派使臣杨善到瓦剌那里探听实情。

杨善经过联络,居然将明英宗接回来。朱祁钰将其哥哥关禁在南宫,软禁长达七年。这在中国历史上是第一次,皇帝被俘后没有遭受侮辱就被放回来。

明英宗回到北京后,从安定门进城,然后改乘法驾进入东安门。朱祁钰自东安门出迎,并行拜见之礼,明英宗答拜,两人相互拉手,泪涕横流,彼此推让辞让了许久。

易储风波

回归后,明英宗虽然被封为太上皇,却被软禁在南宫。此事引发了一场政治风波。太监王振干预皇室事务,意图废除朱祁钰并篡位。他联合一些官员,企图另立延安王朱权为皇帝。但于谦领导的官员阵营成功将这个阴谋扼杀在摇篮之中。此后,朱祁钰加强了对政治局势的控制,使得政局稳定。

 

朱祁钰并不希望明英宗回归朝廷。为了防止明英宗与其旧臣勾结,朱祁钰对他的一举一动都进行了严格的监控措施。甚至接受太监高平的建议,将南宫的树木全部砍伐,以防止有人越过高墙与明英宗联系。尽管如此,于谦对明英宗的回归做出了解释,说明朱祁钰的皇位没有受到影响。

随着自己的帝位逐渐稳固,朱祁钰并不满足于此。他不仅想要长期当皇帝,还希望自己的儿子朱见济能继承皇位,取代明英宗的儿子朱见深成为合法的继承人。

在土木之变期间,张太后命朱祁钰代理监国,并同时立明英宗的儿子朱见深为太子。张太后的意图明确:大明江山仍然属于明英宗。朱祁钰只是代理执政而已。明英宗回京后,朱祁钰为保国家安全立下功劳,但他却废除了明英宗的儿子的太子之位,朝臣普遍认为朱祁钰私心过重,有失民心。贵州道监察御史钟同也曾致词:“太子薨逝,足知天命归位。”同时,他也指出了种种弊政问题。朱祁钰得知此事后大为愤怒,将钟同下狱并鞭打致死。

由于太子是皇帝的合法继承人,所以朱祁钰废除太子之位的行为,引起了严重的政治风波。

由太后立的皇太子问题,让朱祁钰感到非常慎重。他试探有资历的太监金英,询问“七月初二日,东宫生日也”。金英毫不犹豫地回答,“东宫生日是十一月初二日”,前者是朱见济的生日,后者是太子朱见深的生日。

尽管初步试探没有达到理想的效果,但朱祁钰仍然不断尝试,甚至通过贿赂朝臣、威慑武力,最终获得了宦官和朝臣的默认。尽管他们都视而不见,他的皇后汪氏却 vehemently 反对丈夫的做法。她坚决反对,却被废除皇后的地位,被打入冷宫。因此,在1452年的景泰三年,朱祁钰废掉了侄子朱见深的皇太子身份,立自己的儿子朱见济为太子。然而,令人意料不到的是,第二年朱见济便夭折了。

夺门之变

朱祁钰正值壮年,皇储问题在这个时候还不是问题,但到了1457年正月初的景泰八年,他突然病倒了。皇太子问题再次受到众臣的议论,但一时半会儿无法做出决定。不过,十六天后,皇宫传来了消息,称朱祁钰奄奄一息,身边的亲信宦官们展开了一场夺门之变。他们绕过后宫的重重保护,闯入皇宫,强制立即决定了皇储问题。他们将朱祁钰的第八子朱祐樘废除太子,立朱祐樘的弟弟朱祐橹为皇太子。

 

众臣看到朱祁钰的健康状况良好,决定推迟讨论皇位继承问题,等到第二天上朝再做决定。然而,那晚却发生了夺门之变。石亨看到景泰帝的病情越来越严重,判断他快要不行了,于是与徐有贞密谋复辟明英宗。此后,两人请求张太后的允许。

在1457年正月十七凌晨四点左右,石亨和徐有贞领军打开了长安门,并迅速赶到南宫请明英宗复位。到了东华门,门卫人员高声喝止。然而,英宗高喊“本朝太上皇帝也!”并且东华门应声开启。明英宗堂而皇之进入大殿,随后百官在午门外朝房等待朱祁钰升朝。突然,宫中钟鼓齐鸣,宫殿大门打开,徐有贞出来高声宣布:“太上皇帝复位矣!”公卿百官惊愕不已,但在徐有贞的催促下,他们匆忙整队进入宫殿,向明英宗祝贺。

朱祁钰听到钟声,询问周围的人:“那是于谦在说话吗?”回答说:“不是,是太上皇。”朱祁钰说:“我的哥哥成了皇帝,这很好。”

随后的一天,明英宗逮捕了兵部尚书于谦、大学士王文以及其他一些大臣和太监,将他们下狱。此外,明英宗废黜朱祁钰为郕王,并软禁他在西内永安宫。然而,朱祁镇还在朝堂上向大臣们表示关心,说他的弟弟很快就会康复。大约一个月后的2月17日(也有一说是19日),朱祁钰去世了。甚至有一种说法是他被人杀害。1月21日,明英宗改景泰八年为天顺元年。

不久之后,于谦等一些当时曾支持朱祁钰的大臣以叛乱罪名被明英宗处死,景泰朝也因此终结。

朱祁钰之后的命运

明英宗重新上台后,下诏指责朱祁钰“不孝、不悌、不仁、不义,恶行昭彰,人皆愤怒”。明英宗废除了他的皇帝称号,谥号为“戾”,意为“野心勃勃,做恶多端”,表明景帝生前行为极为堕落,死后也无悔改之心。他被按照亲王级别进行了葬礼,葬在北京西山。因此,朱祁钰成为明朝唯一一个没有葬在帝陵的皇帝。

 

然而,到了成化年间,一些官员开始为朱祁钰辩护,认为他是被权力利益所牵制,并被冤枉成懦弱无能。因此,临死前,朱祁钰请求把自己安葬在昭陵附近。这个请求在嘉靖年间得到了批准,并在景泰八年,即朱祁钰去世的同一年开始实施,将朱祁钰的遗骸从西山转移到昭陵附近的古猗园中进行合葬,以此纪念他作为一位明朝皇帝的地位和功绩。

有些人为朱祁钰进行辩护,认为他在危难之时接受了命令,平定了叛乱,让人民安居乐业,做出了巨大贡献,但他却被谥号为“戾”,这种待遇很不公平。甚至有人质疑,如果当时没有朱祁钰登基为帝,王振的叛乱又怎么会退去,明英宗怎么可能返回京城。

虽然明宪宗曾经被朱祁钰废除过太子之位,但是他还是对这位叔叔的贡献有所认可。经过多次斡旋,成化十一年(1475年)十二月,明宪宗宣布恢复朱祁钰的皇帝称号,谥号为“恭仁康定景皇帝”,并下令修建皇陵。这一举动在一定程度上承认了景帝的功绩。但是明朝并没有对朱祁钰进行全面平反,他的谥号仅有5个字,而明朝其他皇帝的谥号有17个字。此外,朱祁钰还没有庙号。

直到南明弘光时期,朱祁钰被追赠庙号“代宗”,并将谥号增加到17个字,“符天建道恭仁康定隆文布武显德崇孝景皇帝”,这样规格上已经与其他明朝皇帝相同。

朱祁钰的谥号在南明弘光时期终于被更正为“符天建道恭仁康定隆文布武显德崇孝景皇帝”,与其他明代皇帝在礼仪规格上平等。这样,他的历史功绩也逐渐为后人所知。

巩固局面

 

在一系列连年征战和瓦剌劫掠,以及内部的水患的严峻形势下,全国灾区屡屡发生,饥民遍地。朱祁钰对内忧外患的局面采取了积极的措施,巩固了大明江山。他充分听取各方意见,招募优秀人才,清除宦官势力,稳定了局面,并重用于谦等知名贤臣,使官员的任命变得更加公正。

官员任免

军事方面   当面临瓦剌的侵略时,于谦采取了坚决抵抗的策略。在他和其他人的协助下,筹集大量粮草和士兵,重新组织新的戍军。于谦先是从现有的军队中选拔了10万名士兵,组成了五个团营;之后在景泰三年(1452年)又补充了5万名新兵,并重组为10个团营。在这一过程中,他还对京城卫戍部队的指挥机构进行了彻底的改革。原本戍军受贵族和内宫宦官掌控,各团营之间相对独立,分别接受训练,并受不同的战地将领指挥。这使得在必须共同作战时,士兵们往往会出现混乱。于谦通过重新安排,使得每个团营都由一个战地将领统率,并由从中选拔的将领指挥整个部队。这一改革对士兵的战斗效能和军队的联合协调都产生了显著的提高。  于谦通过改革建立了统一的指挥机构,并增强了京师武将对戍军的监督作用。在北京保卫战中获得胜利后,瓦剌开始内讧,原本对明朝构成威胁的态势被化解。  景泰二年(1451年),朱祁钰派遣督察院文臣负责指挥宣府、大同、蓟州三地军屯的复垦工作。在景泰三年(1452年),于谦提出“核丁法”,让兵部和督察院每年两次联合核查团营人数,以防止军官士兵侵占军饷。在景泰七年(1456年),他命令兵部武库司设立“准样图”,明朝武器的制造和发放方式标准化和规范化。同时,在清理一批违法军官方面也取得了成果。  经济方面采取措施促进发展   在经济方面,朱祁钰采取了一系列舒缓政策,对受灾严重的山东、河南、山西等地减免一定的税负,赈济灾民,安抚流民。他还积极控制宫廷的开支,实行节俭的政策。朱祁钰采取了停止各类采办的政策,下诏天下巡抚署理各省的农桑事务,致力于发展经济。  治理水患  朱祁钰还委派官员治理河患,消除水灾。徐有贞在景泰四年(1453年)提出治水计划,被任命为佥都御史,负责修复工作。他在考察后制定了一项复杂的施工计划,让多个独立的劳动队在不同地点和不同时间进行修复。他聘用了5.8万名劳工工作500天以上,并钻研出许多方案。除了修缮破损的堤坝外,他还挖掘了一条近100英里长的河渠,黄河的水流可以进入大清河,通过济南府深入入海。他还修建了几个集水池和水库,安装了新式的水闸,以维持正常的供水。此外,他组建了一个灌溉体系,使山东北部约200万英亩的土地得到充分灌溉。整个体系在景泰六年(1455年)获得成功。  徐有贞治理水患工程在景泰七年(1456年)完成并获得完全的成功。然而,在那一年,这项工程经历了一场洪水的考验。尽管如此,它仍然维持了34年。朱祁钰对徐有贞表示嘉奖,景泰八年(1457年)任命他为副都御史。  文化方面景泰五年(1454年)七月,朱祁钰派遣进士王重等29人分赴全国各地进行调查,并汇总了有关的舆地资料。他还命令陈循、高谷、王文等人根据《永乐大典》等书籍资料,编纂成一本名为《寰宇通志》的书。在景泰七年(1456年)五月完成后,朱祁钰亲自写序,并颁布于天下。这本书共有119卷,分为两个部分:京城和各地的布政司,这些司下辖许多州县。全书内容包括沿革、郡名、山川、形胜、风俗、土产、古迹和人物等三十门,是明代的地方总志。   然而,在天顺二年(1458年),明英宗为了削弱朱祁钰的声望,以“繁简失宜,去取未当”为由,发布了一部名为《大明一统志》的书,由李贤、彭时等人重新编辑后流传至后世。在天顺五年(1462年)四月,《大明一统志》终于问世。  《大明一统志》的编纂完成后,为了宣扬这部新书,朝廷下令摧毁已经印制的《寰宇通志》的版本。因此,《寰宇通志》的流传非常稀少,直到1947年,郑振铎将其收入《玄览堂丛书续集》印行。  民族方面自景泰元年(1450年)起,各地陆续遭受自然灾害,粮食产量骤减。再加上污吏的盘剥,西南地区爆发了不同程度的民变。为平定当地的少数民族叛乱,朱祁钰任命王翱担任两广总督。   朱祁钰时期面临的主要问题是恢复稳定。军队的改革已经使得边境地区保持了相对稳定。然而,在15世纪50年代,内陆省份爆发了一连串的少数民族叛乱。在广东和广西这些长期受盗匪和非汉族居民困扰的地区,成立了由王翱领导的统一指挥机构。在此之前,王翱曾先巩固了东北边境的防御设施,之后又成为吏部尚书。正统十四年(1449年)和景泰元年(1450年),贵州爆发了大规模的起义。从景泰元年(1450年)到景泰三年(1452年),对贵州和湖广省的瑶族和壮族等少数民族发起的叛乱得到了平定。15世纪50年代,中国南部的少数民族地区发生了多次起义,其中包括对瑶族、壮族、苗族等民族的叛乱。景泰五年(1454年),四川南部发生了一次起义;景泰七年(1456年),湖北、湖南的苗族爆发对当局的叛乱。  这些叛乱主要发生在南方的土著居住地区,并且是由少数民族发起的。20世纪的历史学家可能会将“平定”这些叛乱描述为“残忍的”,然而从中央政府的角度来看,这种“平定”却是巩固帝国、确立有序行政和汉族人统治的必要行动。  外交方面由于朱祁钰和忠诚老臣们的努力,明朝在短短几年内扭转了颓势,国力日益强大。当时的朝鲜、越南、泰国和琉球等国都向明朝进贡。   总结在明朝面临危局之际,朱祁钰重用于谦等大臣,反对南迁,坚持抗敌的旗帜,并在北京保卫战中取得了胜利。他成功地抵御了瓦刺势力南下的威胁,保卫了大明朝的江山并巩固了中央政府的统治。   朱祁钰在明朝时期对于稳定国家局面和维护百姓安宁方面做出了非常重要的贡献,这是不可否认的。同时,他还招揽了许多忠臣良将,帮助恢复了朝野的清明,对于巩固明朝的统治也起到了积极的作用。八年的皇帝生涯,也得到了全国的承认。  然而,朱祁钰却沉迷于权力,不仅没有想要恢复已被架空的明英宗的皇位,反而将他软禁于南宫并且禁止他外出。同时,他还废掉了侄儿朱见深的太子之位,企图将皇位传给自己的后人。结果,当他病倒的时候,小人趁机进行篡位,事态突然,不能留给后人友好的评价,也让人深感遗憾。  历史书籍的评价《明史》对朱祁钰的评价是:当朱祁钰在摄政的时候,通过继承王大位来稳定了人民的心态,带领忠诚能干的官员,消除了各种威胁,维护了朝廷和社会的和平。朱祁钰是一个非常有抱负的皇帝,但是他在朝廷上疏忽了对待忠诚的队伍,以至于最后被小人篡夺,事态非常仓促,也未能使名声终身美好。   明英宗和明宪宗对朱祁钰的评价明英宗在评价朱祁钰时说:“不孝、不悌、不仁、不义,丑行披露,上天下人都会愤慨。”   而明宪宗则说:“我的叔叔郕王朱权曾经在保卫国家、消除难民、安定社会等方面作出了八年艰苦卓绝的贡献。但在他弥留之际,奸臣贪欲、虚构罪状,要求废除他的皇帝地位。先帝知道他们的诡计,并一直后悔不已,但却无能为力来抵制这些奸臣的谋害。我很怀念叔叔的功勋,因此决定恢复他的皇帝地位,并将他追封为皇帝。他的名字应该被列入史册。”  孙太后废黜朱祁钰的诏书中说:“他败坏了礼法、破坏传统。他放纵自我、沉迷酒色,并信任奸佞。他毁坏了奉先殿的偏殿,为妖妓修建宫殿提供了场所。他亵渎了缉熙殿,将其作为受戒场所。他过度奢侈,浪费金钱,强行征收,并且使国库空虚,导致人民生活困苦。”  以上评价表明,在历史上,朱祁钰的统治和贡献得到了不同的评价。虽然他为朝廷和社会的稳定做出了卓越的贡献,但同时也存在着种种问题和违法行为。无论如何,这些评价都为我们提供了更为客观的历史资料,帮助我们更好地了解朱祁钰这位历史人物。  对朱祁钰和景泰帝的评价针对朱祁钰的统治,一些历史学者发表了不同的意见。他们认为,朱祁钰不顾国内困难和人民疾苦,行为不孝、不孝、不仁、不义,臭名昭著,引起神仙和百姓的共同愤慨。上天震怒,多次降下各种预兆,但朱祁钰却不知反省,拒绝进谏、掩盖错误,为国家带来巨大的灾难。   对于景泰帝,历史学者李贤认为,他的统治极度腐朽无能,臣民失望。听到他的前任上皇复位的消息后,人们无不欢欣鼓舞。景泰不孝敬母、不敬兄长、疏远妻子,怨念、忧虑之气弥漫于朝廷之中,因此六、七年间,水旱灾害遍布全国;天上出现天文异象,人间自然之气运行紊乱,灾难越来越严重。景泰年间,官员任人唯亲,甚至有人兼任五官、太子太保等多个职务,名爵泛滥。  谈迁认为,景泰帝是一位“诚实有为的君主”,但他过于执念于名利,不遵循大道。谷应泰也对景泰帝充满了赞誉,但认为他迷恋宝物,还未领悟到大道的真正意义。  综上所述,历史学家们对于朱祁钰和景泰帝的评价不尽相同,他们对于这两位皇帝的统治和个人品质有着不同的看法。这些评价为我们提供了在多角度全面了解历史事件的重要性。  对明朝景帝的评价对于明朝景帝,历史学家们有着不同的评价。孔颖达认为,景帝敬重周公、夏朝的少康中兴等先人,有着睿智的决策和治国能力,能抵制外部威胁和维护国内稳定。他关注民生,纳谏信贤,嘉奖贤才,具有神识。然而,他也有过失,如责备太上皇的问题和扩大赋税的行为。但这些错误并不能否定他的伟大成就。   历史学家孟森认为,景帝始终未曾想让被俘的先帝朱棣复位。阻挠先帝复位也是为了让敌人失去贡市之利,这是一个明智而非险恶的决策。他在执政期间表现出卓越的领导才干和维护王朝的强大意愿,使得明朝得以繁荣发展。  吴晗认为,景帝是一位好皇帝,值得人们纪念。《剑桥中国明代史》认为,景帝时期重建了稳定和有效地治理,进行了合理的改革,并为北京和几个重要城市的建设做出了重要贡献。  综上所述,尽管历史学者们对景帝的评价不尽相同,但他在维护国家稳定和发展方面的重大贡献不容忽视。明朝景帝时期的边境防御政策明朝景帝时期,制定了正确的边境防御政策,受到传统历史学家的好评。与前十年宦官无能导致国家混乱相比,新政府的表现可圈可点。然而,新的政治体制不仅仅是宦官统治向官僚恢复权力的过程。至少在景帝统治初年,新的改革得到了高级宦官,如以兴安为首的支持,而且他们的支持程度不亚于任何官僚或将领。更确切地说,新政体的力量应当被看作是民族觉醒的结果。这种觉醒表现在人们普遍认识到在土木灾祸之后,国家需要进行整体重建。

官员任免
内阁 苗衷、高谷、彭时、商辂、俞山、江渊、王一宁、萧镃、王文 文官 于谦、杨宁、石璞、张凤、俞士悦、杨翥、何文渊、孙原贞、仪铭、胡濙、徐有贞
武将 杨洪、方瑛、郭登、朱谦、毛胜、罗通、于谦、石亨
官员 于谦(当时掌握军权)、石亨(当时掌握军权)、陈循、高谷、王文、江渊、王一宁、萧镃、商辂、苗衷、彭时、俞纲等。
内官 成敬(?-1455年),字思慕,内官监太监。曾任翰林庶吉士和山西晋王府奉祠,因案被充军改刑,个性谦逊。
这位皇帝在历史上被认为勤政明君,尽管他受到皇帝的重用,但并没有贪污或揽权。他的在位年号是“景泰”(1450年-1457年),共八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