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唐朝都城在长安明朝皇帝镇国却在北京气候越来越冷

1.

近年来,网络上谈及明朝总有一句话:“皇帝护国”。

这种说法是正确的,但并不十分准确。

由于明朝在长城沿线设置了九座重镇抵御蒙古威胁,北京距离边境很近,可以直接指挥和调配资源。

皇帝守护国家并没有什么错。

不过话说回来,除了宋朝之外,历代朝代几乎都是掌控国家的皇帝,所以这句话其实不管怎么说都是万能的。

让我们从头开始讲故事吧。

自“商鞅变法”以来,关中经济实力迅速增强,戎狄曾经居住的牧场变成了鱼米之乡。

所以秦汉帝国的都城实际上是经济中心、政治中心、军事中心和地理板块的结合体。

朝廷只要定都咸阳或者长安,就可以凭借其发达的经济和优质的地理环境来平衡天下,不惧关东的任何挑战。

除非要塞从内部被攻破。

但“守国”就是防范外来侵略。 秦汉的外患到底在哪里?

西边和北边。

在电视剧《汉武帝》中可以看到,匈奴经常从北地、商郡入侵汉朝,汉军也经常从商郡出发。

这两个县都在今陕西北部。

当时的陕北还是一片水草丰沛的草原,具有非常重要的经济价值。 不管是匈奴还是秦汉,谁得到了它,就可以支撑一支庞大的骑兵。

因此,秦始皇统一天下后,修建了一条从咸阳直达河套的公路,可以​​快速地将士兵和物资运送到前线。

蒙恬能够“驱匈奴七百里”,这条重要的后勤保障线功不可没。

匈奴强大后,势力一度延伸到河西走廊,原本自由的部落也被纳入匈奴的管辖之下。 西方不再安全。

汉朝建都长安时,皇帝有守国门吗?

后来霍去病西进,占领了河西走廊。 卫青也多次北上。 他与匈奴较量的河南高阙……都在长安以北。

由此可见,秦汉帝国的经济、政治、军事中心都在关中,以水草为生的匈奴王朝也在河套以北。

从长安到望亭可以画一条垂直线。

也就是说,当时的经济中心靠近西部,农牧民在经济中心建都。 也就是说,只有经济中心的势力,才有机会建都。

明朝知名人士_明朝十大名人_明朝皇帝与名人/

这也可以解释一个问题:为什么李广始终是二线势力? 他经常坐镇北平渔阳,这显然不重要。

这是不以英雄意志为转移的经济规律。

白山黑水间的东胡已死,关东六国也已败亡。 即便是西楚霸主,也无法抵挡刘邦恐怖的后勤输送。

这看似偶然的巧合,实际上却有着先后顺序。

其次,草原人民没有农业和手工业,唯一的资产就是牛羊。 与农业相比,他们更注重依靠天。

凡是河流众多、植被茂盛的地方,就有部落聚集。 为了争夺水草,战争是不可避免的。

水草的变化决定了游牧部落的强弱。

经过数千年与天、地、人的较量,草原终于赢得了最强大的胜利者:匈奴。

匈奴发家的地方无从得知,但匈奴祭祀的地方就在鄂尔多斯,可见朝廷就在不远的地方。

望亭游牧经济虽然发达,但自然资源却极其匮乏。

陶马哥每天都吃烤全羊。 就算没有孜然,也要撒点盐。 抱歉,我们草原没有这个能力。

他们不会炼铁,没有烤羊的叉子,也没有打猎打斗的箭头,只能把野兽的骨头削尖以供使用。

一旦汉朝发动贸易战,匈奴就得喝西北风了。

匈奴单于想要改善牧民的生活,就号召大家去抢劫……南下,翻过长城,抢钱粮铁盐。

而且,陕北是草原,实在是没什么可抢的。

因此,掠夺事件主要发生在山西,如雁门、大同等地。 至于河北,只是偶然事件,并不算大事。

但汉武帝崛起后,匈奴的掠夺之路也被切断了。

该怎么办?

没关系,我们斗嘴而不是打架,赢不了还能做生意。 匈奴以牛、羊、马、皮具为资本,换取汉朝的盐、铁等物资。

总体而言,贸易路线是顺利的。 除了战时暂时关闭外,官方贸易和民间走私通常同时进行。

既然是生意,就必须有交易场所。

前面说过,陕北是草原,城镇少,不适合商人囤货、摆摊。 而且河北距离太远,最好的贸易路线就是山西。

汉商带着货物聚集太原,然后继续北上参与贸易。

明朝十大名人_明朝知名人士_明朝皇帝与名人/

汉匈双方各取所需,多年保持和平。

当时的山西是农牧业交流的通道,无数的财富沿着汾河流淌,使太原成就了千年辉煌。

这与新加坡和香港非常相似。

只要大量资金打通,就可以吸引各行各业的人才落户山西,人才与资金的结合可以带动当地的整体发展。

你找到了吗?

史书上有很多山西人物,但几乎都是上千年的人物。 宋代以后,山西就没有名人了。

比如汉代的卫青、霍去病,三国的张辽,唐代的王勃、王维、郭子仪、薛仁贵、狄仁杰等等。 宋朝之后还有谁?

这些英雄的出现,其实就是商路的产物。

在一个太穷的地方,很难培养出有远见的人才。 这可以与近代的湖南和近代的北京、上海、广州相比较。 哪里有钱,哪里就有烦恼,哪里就有人才。

繁荣的贸易造就了强大的地域,于是北魏定都大同,高欢在太原设立八府,李渊、李世民也都在太原创业。

与其说是英雄造就了这个地区,不如说是这个地区的经济造就了英雄。

那些英雄和传说只是时代大势的点缀。

李世民平定突厥后,这条商路在唐朝更加繁荣。 南北物资在太原交流,西域酒在山西扎根。

太原、长安、洛阳也构成了大唐的核心城市群,几乎所有的故事都发生在这里。

正因为如此,占领山西后,仅有两万到三万人的沙陀部落,就足以在黄河南北狂奔数十年了。 沙陀势力建立了五朝、四朝、十国。

从根本上来说,赵匡胤出身于沙陀势力。

但赵光义亲手终结了太原的辉煌,在此之前,长安已经失去了首都的地位。

风总是被雨和风吹散。

三,

也许没有比长安更辉煌的城市了。

主要原因还是关中的地缘板块太好了。

北有茂密的草原,南有四川的粮仓,西有陇西的群山。 秦汉帝国只要坚守潼关,就能取得永恒的成功。

张骞开辟丝绸之路时,长安是中原与西域贸易的中转站,铜钱载歌载舞,进入皇帝的口袋。

比广东的老板娘还狠。

明朝皇帝与名人_明朝知名人士_明朝十大名人/

汉唐时期的长安不仅是最好的地理板块,也是连接四方的枢纽。 如果你画十字,你会发现长安就在中间。

这是汉唐帝国天赐的王位。

渭水灌溉的关中平原,是王位的天然基石。 那些朴实无华的农民是最坚强的战士,而拥有数万亩良田的暴君则是世代战功赫赫的军阀地主。

经济和军事共同支撑着汉唐帝国的政治。

秦国改造关中,得以征服六国。 汉朝对关中的占领,也让国号成为了民族尊严。 后来关龙门派两次统一天下,一次统一北方。

不过话说回来,成败也要看当地情况。

随着都城长安建立的时间越来越长,关中越来越难以承受巨大的压力。 无数良田被贵族改造为宅基地,水利设施也长期废弃。

西汉无事,唐朝却有事。

秦汉时期可以灌溉4.5万公顷土地的水利系统,到了唐代只能灌溉6000公顷。 富裕的关中已经支撑不住唐朝的长安了。

陕北草原也逐渐退化为黄土高坡。 不但没有畜产品供应,而且也不足以驯养骑兵马匹。

安史之乱后,繁华的河西走廊被吐蕃占领,长安失去了收取租金的资格。 从此,长安的经济来源就只来自东部和南部。

但向东的道路也被封锁了。

说到这件事,就不得不说到隋炀帝。 为了拉动内需,隋炀帝大力修建京杭大运河。 此运河北起涿郡,南至余杭,中部连接洛阳。 基本连接河北、江南、中原。

这三个板块的结合,隋唐帝国也就出现在了纸上。

因此,隋炀帝一登基就迁都洛阳,以占据交通枢纽,快速消化河北、江南的资源。

然而,为了取得关陇氏的信任,李渊不得不采取行动扭转局面,于是他在长安重建都城,实行关中为主的政策。

把运河修到长安还不够吗? 反正也没那么远。

说实话,确实不是。

在长安和洛阳之间的山里,不可能用手挖一条河,唯一的一段路全是石头。

虽然相隔只有几公里,但直到唐玄宗时期才连通。

在长安缺乏物资的情况下,唐朝皇帝只能巡视洛阳,到物资丰富的地方“吃饭”。

李世民、李治、武则天、李隆基都曾这样做过。

“安史之乱”后,河北资源被彻底断绝,洛阳距离沦陷区太近。 唐婷的食物只能依靠从江南运来的食物。

有一次,江南的一艘粮船迟到了,唐德宗差点被饿死。 嗨,双十一,让我们为唐德宗默哀三分钟。

因战乱,江南迁徙。 来自江南的粮食首先集中在开封,然后运往洛阳,再运往长安。

仅依靠四川不足以支撑长安的复兴。

一个新的开封出现在世人面前。

如今的开封已成为交通枢纽和经济中心,这说明了历史上的许多事情:

朱温一旦攻下开封,就可以成为最强的节度使,扳倒唐朝皇帝。

除后唐以复兴大唐为己任外,其他四个朝代均以开封为首都,以重建经济中心的军事政治中心。

后周之后的宋朝也定都开封。

就连赵匡胤都想迁都洛阳,但朝中文武百官无不无语,只得闭嘴。

即经济重心东移。

西方不再是财富聚集的经济中心。 长安永远不可能成为省会城市,只能成为区域省会。

依附于长安的太原商行,势必衰落。 此后,千百年来,人们只能以务农、经商为生,这里不再有当初明媚浪漫的魅力。

只有洛阳离开风津,他才能延年益寿。

所以我们会看到北宋的很多宰相、将军都来自河南。 虽然不是全部,但是比例还是相当大的。 北宋末年,有早年的岳飞。

再次:

哪里有钱,哪里有烦恼,哪里就有人才。

四、

随着中原经济中心东移,草原经济中心也东移。

还记得匈奴的朝廷在哪里吗?

靠近河套、银山。 比北宋早几十年出现的契丹位于内蒙古东部,距辽东、北平不远。 画一条不太垂直的线正好连接开封。

原来游牧经济的重心东移,燕云十六州农业区的联合,让契丹势力更加强大,经常南下欺负北宋。

赵管家:“我太南方了。”

然而北宋的外族入侵来自东北、西北,皇帝无力保家卫国。 北宋不得不在河北、陕西驻扎重兵,保卫契丹和西夏。

明朝知名人士_明朝皇帝与名人_明朝十大名人/

大量的军费和资源流向不同的方向,这让本来就拥有既得利益集团的朝廷雪上加霜。 金融投资始终如无底洞。

财政状况不佳,最终拖垮了富裕的北宋。

其实,它的症状早在唐代就已经出现了。

武则天经常与契丹交战。 唐玄宗时代,她甚至在东北、西北疯狂征战,最终发展出河西、范阳两大军事集团。

安禄山是东北人,哥舒翰、李嗣业、高仙芝是西北人……他们的杰出代表是安西铁军第33崇福八团的张小敬。

后来范阳、安禄山叛乱,负责平叛的主力就是西北军。

历史兜了一圈,又回到了北宋的起点。

所以我一直觉得宋朝其实是一个历史的转折点。 它没有建立新的国内外秩序,而是延续了旧王朝的包袱,并催生了下一个时代的核心。

北宋王朝死于靖康事变。

契丹虽然强大,但却被更东边更加野蛮的女真人所灭……女真人沿着河北平原南下,一路入侵开封。

时机也很巧合。

先是契丹定都东蒙古,后是北宋定都开封。 没过几年,白山黑水之中就被女真人占领了。

女真人首先继承了契丹的胡汉政策,然后又继承了北宋的制度建设。 还没被消化,就被精力旺盛的蒙古人和南宋人炖了。

所以同样可以这么说。

北宋和契丹都是历史的过渡期,而女真则是下一个时代的前哨。 历史的最终走向是元明清。

当然这是无稽之谈,但事情并不像看上去那么简单。

随着经济重心东移,以长安为中心的农业经济结束后,东部沿海经济即将开始。

北宋和契丹既不东也不西,显然不是东西。

然而,元朝建都北京800年来,中国的经济、军事、地理结构几乎没有变化。

该城曾是燕国的都城,已有2000多年的历史。 然而,它一直是一个地区城市,在国内和国际舞台上鲜有亮相。

自元朝建都以来,瞬间变得更高大了。

从地理上看,北京是东北、蒙古、华北和海洋的交汇点,北京定都可以有利地控制万里陆地和海洋。

明朝知名人士_明朝皇帝与名人_明朝十大名人/

而且,江南成为新的经济中心后,资源可以通过重建的京杭大运河直接到达帝都。

这样,以北京为首都的朝廷在东北、蒙古、华北、江南等地都有资源​​,收钱、花钱都非常方便。

但元朝的统治技术太差了。

朱元璋用了不到一百年的时间就将他赶回了家乡,但刚刚崛起的明朝无法改变经济规律,就连朱元璋也不得不遵守规则。

朱元璋朝廷定都南京,接受江南财富的滋养,但又无法放弃北方的地理板块和外防。

朱元璋除了在全国驻军外,还分了他的儿子们。 朱家俊与弟子同行,双保险。

沿着长城,朱元璋托付辽王、宁王、燕王、代王、晋王、秦王……中原南部,齐王、周王、鲁王……更进一步南方有项王、楚王等。

这些诸侯国王不仅有地位,还有兵马。

一旦发生战争,诸侯国王可以调动自己的士兵去战斗,也可以指挥各地的军队保卫明朝,永不改变颜色。 。

藩镇三层内三层防线是朱元璋留给孙子的遗产,也是京城对经济中心地理区域的回应。

这个系统好不好?

这很好。

但能玩得下的就只有朱元璋了。 毕竟,他是自己的亲生儿子,也是光复国家的开国皇帝。 谁吃饱了,谁就会给他带来麻烦。

如果传给朱允文的话,就没办法玩了。 其他地方的封建国王都是拥有重兵的叔叔。 年轻人心生愧疚,开始砍伐封臣。

一声巨响,燕王朱棣起兵平息事态。

这场战争有很多悬念和巧合,没有多少是理所当然的,但这不是重点。 问题是,朱棣获胜后,还要面对诸侯王和蒙古。

朱大人既然能造反,虽然现在不敢跟你打,但以后说不定还有机会吧?

因此,对于朱棣来说,诸侯制度是无法保留的。

他花了20年时间做他曾经反对的事情……蒙古的威胁仍然存在。 如何保证本届政府的稳定?

诸侯王无法再分封,镇守将领面临再次成为安禄山的危险。 朱棣无奈,只得迁都北京,分道扬镳。

这是看守大门的皇帝。

明朝皇帝与名人_明朝知名人士_明朝十大名人/

它本来是历代的传统手工艺,符合经济规律,但被吹捧为明朝皇帝的独有特色。

所谓南京缺乏王气,根源在于经济中心与地理板块的分离。

如果你想要一个经济中心,就必须放弃地理区域。 有了地理板块,就可以占领经济中心。

秦汉时期不存在的问题,到明清以后就成了大问题。

五人制,

皇帝守护国家,是一件好事。

除了直接管理外,资源配置也方便,离开安禄山并不容易。 更重要的是,可以利用首都的地位,集中国家资源进行对外经营。

全国最尊贵的地方在哪里? 当然是首都。

那么国家的资源必然会向首都汇聚。 如果首都不在地理板块的交汇处,来回的运输和配送成本太高。

那里肯定会发生事情。

古代交通条件落后。 如果运100公斤大米到前线,剩下的10公斤就不错了。 明朝定都北京,可以及时援助九边重镇。

节省往返运费。

而且,当外敌进攻时,可以利用首都的地位来凝聚人心,更容易保护重要城市。 毕竟谁都不希望京城沦陷。

如果南京是明朝的首都会怎样?

北京大概是蒙古的后花园,山西、河北也是抢劫最好的地方。 围攻之后,没有军队前来救援。

秦王?

嘿,王在南京。

六,

按照经济重心东移的规律,王朝选择北京作为首都几乎是必然的。

新的经济中心有新的贸易路线。

长安、洛阳、太原是汉唐帝国的铁三角。 宋代开封、泉州交接后,明清帝国形成了更大的铁三角。

北京作为军事政治中心,当然是重中之重。 扬州与苏杭逐渐形成长三角经济带,昔日的商业城市广州也做大做强。

虽然个别城市有所变化,但格局基本是北上广。

这些城市都在海边。 我们之前说过,钱在海岸,很多事情也必须在海岸发生。

明代江浙发生倭寇,郑芝龙统治福建、日本,葡萄牙人来到澳门,太平天国在广东、广西起步……明末的法定货币是银子,也是来自海里的。

当然,海岸不仅在东南部,在东北部也有。

明朝十大名人_明朝知名人士_明朝皇帝与名人/

中原地区的经济中心向江南转移,草原经济中心也向东北地区转移。 此时的蒙古已经非常落伍了。

满洲是一个渔猎民族,但是水生植物丰富的地方总是有更多的资源,比如人参、水貂皮、狍子等等,蒙古根本没有,而且这些东西很稀缺。

这也是满洲超越蒙古的重要经济原因。

满洲利用东北特产与朝鲜、山西商人进行贸易,赚了很多钱。 他们用这些钱武装自己的军队,然后与蒙古人和明朝作战。

山西商人有钱​​卖盐,很好理解。

那么朝鲜的钱从哪里来呢?

它实际上来自大海。 西班牙发现了大型银矿,其中很大一部分流入了明朝。 此外,日本也有银矿,部分银矿流入朝鲜。

当时世界已经形成了一条庞大的贸易线,满洲也不可避免地卷入其中,用贸易赚来的钱掠夺中原。

他们越抢劫越高兴,越高兴越抢劫,最后抢劫了整个中国。

清朝定都后,北京重新定都,盛极一时。 不用说,东北,他们的出身地……蒙古人也投降了,尊满洲大汗为蒙古汗……1644年入关后,迅速吞并了华北。

三大板块牢牢掌握在满洲手中。 散乱的汉人怎能被打败呢? 1645年5月,多多军队攻克扬州、南京。

从事后看来。

经济重心东移的最终目标不是从关中移到江南那么简单,而是从大陆移到海洋。

但到了明清时期,却违反了经济规律,止步于海岸线。

由于它并没有深入参与世界贸易线,它的衰落是不可避免的。 只是山西、关中衰落了,现在整个中国都衰落了。

明清时期的闭塞荒凉和与世界贸易的隔绝是重要的经济原因,而那些深度参与世界贸易的国家将是未来的强国之一。

皇上,我不能再守国门了。

对于小个人、中等城市和大国来说,原则都是相同的。

七,

说了这么多,我们来总结一下。

史书热衷于记载帝王将相,仿佛英雄的心机就能决定成败,但这些都只是史书上的解释。

如果只拘泥于英雄的传奇故事,恐怕永远无法得到历史的规律。

明朝皇帝与名人_明朝十大名人_明朝知名人士/

而且,历史的规律特别强大,那些英雄几乎没有违反的资本。

幸亏李渊在太原做官。 如果其他地方没有唐朝……赵匡胤是开国皇帝,但他没有迁都的能力……朱元璋已经百般谋划,但他无法预测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那么这是唯一的历史规律吗?

可能不会。

经济重心东移的原因是气候和环境。

秦汉时期的关中非常适合农耕,周围的地理环境也特别好。 就连河西走廊也非常适合人类居住。

一个开始农耕和放牧的好地方。

唐朝的环境也很好。 长安周围湖泊鱼塘众多,与今江南无异。

山西虽然破败落后,但唐宋时期太原南边就有一个湖泊,与今天的太湖大小差不多。

这说明汉唐时期平均气温较高。

从传世壁画和宫女图上我们可以看出,唐代人的服饰雍容大方,一点也不正式。

除了大气开放之外,最主要的原因就是高温。

自唐代以来,中国的环境和气候逐渐恶化……山西、关中的湖泊消失,甘肃、陕北的草原逐渐变成沙漠,气温越来越冷。

在农业时代,这是非常重要的。

田里庄稼长不出来,人们也没有东西吃,大家只好向东南方迁移,寻找更适合居住的地方。

这种气候变化也影响着草原。

你看西门,现在到处都是沙漠,根本不像草原的经济中心,所以东部的游牧民族势必崛起。 此外,气候变化导致物种减少,战争不得不重演。

In 1644, the temperature reached its lowest point in history, and that was also the year when the plague hit Beijing. Li Zicheng entered Beijing without bloodshed. A month later, the country changed hands again.

Then follow the train of thought.

Because the west is not suitable for survival, people have to migrate to the east. To vigorously develop the land along the eastern coast, isn’t it facing the sea?

To stop or to move forward is a dilemma.

So when reading history, there is always a feeling that the world is in my hands, and I accidentally feel that Mayor Sun Liancheng can understand it.

The legends of princes and generals are subject to the laws of history and economy, and the laws of history and economy are subject to the unpredictable changes of the earth.

明朝知名人士_明朝十大名人_明朝皇帝与名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