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木堡之变打击皇权消灭勋贵明朝民生提升竟靠也先文史宴

商贾虽多,土不重。 京城方便,涨跌飘忽不定。 能者成,拙者败。 东家已经很富有了,而西家却很穷。 竞争不平,一分钱和泰铢一起竞争。 互相较劲,各自慌张。

——张涛

在张涛看来,这是明朝多灾多变的春天。 明初“寒冬”时节,稳定而规律的农业生活开始瓦解,商业贸易吸引农民离开田野,经济基础动摇,社会生活失序。

对于生活在1450年的人们来说,“混沌”其实早已存在于他们的脑海中,只是现在变得更加具体了。

前年9月,21岁的正统皇帝在一次计划不周的北伐中被蒙古瓦剌部落首领俘虏。 失去皇帝对君主制来说是一件可怕的事情——突然失去了权力中心。

没有皇帝,整个体系将面临分崩离析的危机。 皇帝死了是可以处理的,因为有继承法可循。 但是,天皇在战乱中被俘没有先例,天皇失踪后补位也没有规定。

没有皇帝的北京在 1449 年至 1450 年的冬天陷入了合法性危机,因为官僚们正在争夺是要赎回被扣为人质的正统皇帝,还是要在率军进入蒙古之前任命他任命的另一位同父异母兄弟为摄政王。 追求政治利益。

最终支持后者获胜。 正统皇帝被正式罢免,取而代之的是景泰皇帝。 蒙古人劫走的是一个没用的人质,所以他们把正统皇帝还给了明朝。 正统皇帝被软禁了六年,直到夺门事件被废,景帝才重新登基,改元天顺。

明朝政治制度与变革_变革社会中的政治秩序视频_变革社会中的政治秩序txt/

也是明代人最先创造的

洪武制度的崩溃:

国家要钱,杀不死

张韬在写《歙县志》时,对上述明朝中期更替大戏并不感兴趣。 回过头来看,他担心的是其他事情。 他更关心的是另一个中心的消失,洪武皇帝赖以重建明社会的自给自足的农业经济。

土地作为经济价值的基础正在弱化。 事实证明,商业艺术和强烈的竞争意识比农业更具吸引力。 随着人们在商贸中追求有利的机会,洪武皇帝所希望的农村重建的机械统一逐渐减弱。

甚至俘获正统皇帝也具有商业意义。 一位在北京工作的低级官员指出,正统皇帝被擒之前,都是请名人写祭文,每幅点缀只有两三块钱。 然而,事发后,“文字突然涨价”,涨到五元,甚至一两。

官员们认为价格变化与废帝一样可怕,是世界恶化的证据。 对张来说,这一事件更加令人震惊,因为它暗示了更危险的垮台:导致价格上涨的不是政治不稳定(而且这可能是短期的),而是经济竞争导致的混乱。

1450 年笔费上涨的报道也让张涛感到困扰。这是一个令人不快的提醒,即使在上流社会,任何事物都是有代价的。

张涛所说的明代中期农村传统生活的衰落,大致是正确的。 明中叶政府接受了这一转变,并在里甲制度的基础上对徭役制度进行了一系列改革。

从1430年代中期开始,新建立的正统政权开始想方设法增加中央税收。 然而,当大部分税收都由人来评估时,几乎不可能增加国家的收入。 只有把强迫劳动换算成可以流通的货币,才能给中央带来真正的好处。

实物财产税的征收也存在同样的困难,尽管程度较轻。 如果需要的话,运河系统可以为首都带来更多的粮食,但是用船将大量农产品运过半个国家既困难又昂贵。

里甲制度可能对南京城墙的建设有影响,但强迫劳动和财产并不是政府征税的可靠依据,尤其是首都已经迁往遥远的北方,平民善于逃避里甲的户籍.

为了满足日益增长的税收需求,明朝政府将部分征税转移到白银收藏品上,其中一部分——而且这一部分还在增加——必须运往北京。

这一转变过程的开始可以追溯到公元1436年的金花银收,也就是前章“冬”季末提到的南方七省上缴了部分粮税。

明朝中叶推行的徭役改革,还制定了其他赋税措施。 “左办”改为“随办”,要求向京城供应产品的地方官员在预算中承担运输费用,并以白银向中央政府缴纳应税税款。 地方邮局强制劳动逐渐被“服务银”所取代。 这一转换过程始于 1490 年,并于 1507 年全面实施。

这些变化和其他改革逐渐将国家税收转变为以货币为基础的税收。 到16世纪末,几乎所有的里甲徭役都改为按亩田银子征收,即“一鞭法”。

徭役原则就这样在15世纪新货币经济的漩涡中逐渐消失。 从北京的税收来看,中央的权力并没有减弱,只是在向地方政府逼税。 然而,另一方面,中央政府正在退出税收管理,让地方官员来处理如何筹集税款。

税务官员被迫想办法自己收钱,这些钱不能正式记录在县簿上。 中央政府不关心幕后发生的事情,只要地方官员征收固定数额的税款即可。

这种情况与洪武帝一心一意安排农村生活的每一个细节是何等不同。

从表面上看,洪武帝建立的秩序已经不复存在的证据并不多。 他的“大告”至今仍享有不可侵犯的官方权威,后来的明朝皇帝和中央大臣也经常提醒地方官员,要保证人人都能背诵曾祖训词。

然而,《大高》中描述的畸形农村生活似乎越来越不合时宜,老百姓和地方官员一样,把背诵当成了纯粹的例行公事。

变革社会中的政治秩序txt_明朝政治制度与变革_变革社会中的政治秩序视频/

反人类的“大法”

被朱元璋的后人扫进了历史的垃圾堆

中央权力的衰落并不意味着地方知县无能为力。 恰恰相反:如果县长要在不断增加的行政真空中维持县的运转,行动主义和进取精神是必不可少的。 而如果他想积极建立自己的管辖权并满足国家的金融配额,他就必须越来越多地考虑商品的流动和日益流动的财富形式。

经世之道是需要的,但张涛的死板已经不是这样了。

明代中叶的地方行政:

从征用到招募,人气大增

徐杰——不是本章结尾提到的著名和富有的内阁大臣徐杰——是一名活跃于 1590 年代的知县,被任命为太平州知府。

从南京出发,沿长江而上,直达县城。 地处当涂,距南京100公里。 上游35公里处是较为繁忙的芜湖港。 逐渐取代当涂成为太平府的经济中心。 中心。

芜湖地处一片肥沃的农田。 它是连接苏州内江(前文所述)的东坝工程西端,也是进出江南大米贸易的重要销售点。 也是徽州巨商从歙县南下的天然出口(张韬曾任县令)。

一位歙县人在描述城市与家乡的关系时说:“芜湖是城门。” 16世纪时,歙县至芜湖的陆路交通十分繁忙,旅客可根据喜好随时租用轿子或马匹。 ,尽管他们可能希望在计算行程时间时考虑影响交通的其他相关因素。

据一位熟悉这条路线的徽州商人介绍,旅客每走5公里就有人搭讪。 什么样的人来打扰你,要看乘客上路的时间:“早有闷棍,白天有分包商,晚上有强盗。” 虽然这是当时的贸易条件,但贸易为芜湖注入了生机。 . 正如后来某地方志的编者在讨论明朝时指出的那样:“自古以来,风俗已移”。

并没有明确要求太守徐阶促进通商,事实上这样的想法在儒家治国传统中是不可取的。 但我们再看看《府志》中提拔知县的四种职务:

建造一座浮桥

浮桥是一座立于浮舟上的大型木结构建筑,横跨流经芜湖城门流入长江的河流。 明初,各地积极重建桥梁,以恢复战火中受损的基础设施。

造桥的第二次高潮出现在15世纪末,尤其是1465年中南地区大洪水之后。浮桥造价低于固定桥,因此在明代中叶受到地方官员的青睐.

面对中央资金需求压力,他们不得不想方设法在官僚体制之外安排投资支持基础设施建设。 这时,他们往往向当地富豪寻求资助。 明代中期,许多桥梁的建造或倒塌取决于地方官员是否成功找到愿意为此出钱的人。

虽然明初造桥官民大同小异,但到了明代中叶,民间造桥的数量却远远多于官方。

在方志中,许多桥梁的主顾都被称为“益民”,这是对富商的雅称。 对于那些坚持认为政府应该是所有基础设施投资来源的人来说,找到商人为桥梁和道路提供资金肯定是一个惊喜。 但是,明朝中期的人肯定不这么认为。

明朝政治制度与变革_变革社会中的政治秩序视频_变革社会中的政治秩序txt/

几乎完全放弃地方福利的大秦帝国

商人是义人,有能力,愿意为国家造福

这里可以参考名士张越(1492-1553)的意见。 1529年请假回惠安县老家时,编纂县志,次年出书。

张在书中抱怨说,当地的桥梁和道路维修比宋代还差。 他推断,宋代时,该地区有许多好桥和好路,因为当时沿海贸易为该地区带来了繁荣。

看着当时正在复苏的惠安商业经济,他认为这是当地商人出钱投资基建项目的时候。 他指出:“国家久安,人民昌盛,宜有余力兴百事。但修桥不如修桥。”宋吉时。”

正如本章末尾所述,商业贸易在 1620 年代才刚刚复苏。 张悦实在是太不耐烦了。

然而,二十年后,一位被押解从泉州到福州(惠安在泉州北部)沿海公路的被俘葡萄牙水手却有不同的感受: ,我们问前面中国的道路是否同样方便,答案是肯定的。”

另一位同行的人也注意到:“除了缺乏石源的砖块,道路都是用方石铺成的。” 在泉州通往滨海山脉的公路上,“只要有必要,就用锄头修剪路段,很多路段不亚于平原地区”。 这些都是好路,至少按照欧洲标准。

见雪宫

知府徐阶不只是重建桥梁。 洪武二年,太祖下令在全国兴办或重建学堂(以县一学堂计算)。 学校的重要性,即使不是学员学生的教育场所,至少也是他们必须注册的机构,在当地绅士的世界中尤为重要。

徐杰生活的时候,很多官办学校已经破败不堪。 因此,明朝中期,人们开始修缮旧校舍,并设立捐地,以备日后修缮之用。

地方官员必须在年度预算之外为这些项目寻找资金(同样,中央政府也不愿意拨款支持它们)。 向谁求助取决于他们可以从哪里获得道义或经济支持。

虽然没有证据表明谁为徐知府的学校出资,但众所周知的是,芜湖知府在接下来的十年内为他的学校增设图书馆时,他向商人而非绅士索取建筑费用。

到了明代中期,地方政府在财政上越来越依赖商人的财富。 商人可能会积极支持学校的建设,希望他们的儿子能够升入士绅行列。

修君志

1497年许知府完成了《府志》,其出版使得本书的研究成为可能。

很少有地方志在明朝的第一个世纪幸存下来,因为很少有真正印刷出来的。 然而,大约在1500年后,这些方志开始大量流传。

很多地方志都充满了厌商倾向,因为这些地方志的编纂者大多是失意的道德家。 守法的传统观念。

他们急于让这个地方显得古朴,从而贬低和淡化商人对当地社会的贡献。

我们不知道徐杰招募的编纂者如何在 1497 年的编年史中描述商业活动,因为这本书只保存在三个中国图书馆中的片段。

但是,鉴于该州日益增长的商业财富来源,我们倾向于认为徐阶依靠商人的捐助来出版该地方志。

俊义

“均”是明朝将劳役转为银税的委婉说法,因为这一程序的实施往往是本着税负可以更平均分摊的原则进行的。

在这种情况下,徐县令推行的银行后转制,使他既能支付邮局的经营成本,又不用强迫当地居民从事强制劳动。 由于伊尹等强制劳改改征银税,明代中叶的县令每年能收银数十万两,用以支付当地劳务市场的费用.

货币化增加了白银储备的压力,但中央政府并不准备配合这一发展。 从1450年到1490年,官方生产的白银并不多,每年在60万到80万两(2000到3000公斤)之间波动。

伊尹征用生效后,合法的白银产量减少到一半。 为政府运作提供财政支持的白银供不应求。

这种不平衡刺激了 16 世纪第二季度与日本的贸易逐渐增加,因为中国商人用自己的产品换取日本的银条,并将白银注入国内市场。

徐杰并未将他的任何成就视为促进贸易、满足商人需求或参与经济货币化的措施。 作为皇帝的仆人,以上目的都不在他的职责之内。 他的任务只是保持交通路线畅通,以便政府官员、税收项目和信息能够到达首都。

作为关心和维护辖区交通、金融可持续发展的地方干部,徐省长正在落实上述各项措施。 在这样做的过程中,他恰好在促进商业友好因素的力量。

他这样做没有考虑到这些因素,也不一定理解像太平和芜湖这样的地方正在被吸引到一个更商业化的环境中。

本文节选自《纵欲之惑:明代商业与文化》,已获出版社授权独家发行。 书中运用了大量的史料,描述了明朝是如何从令人窒息的洪武制度走向明朝后期的繁荣昌盛。 视野开阔,分析细腻。 大司马强烈推荐。

欢迎来到文化历史盛宴

专业中最流行,流行中最专业

熟悉的历史被陌生化,陌生的历史被大众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