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朝天启六年的大爆炸什么东西能产生这么大的威力

明朝的故事大家真的了解吗?今天历史随心看小编给你们带来全新的解读。天启大爆炸又称王恭厂大爆炸,是天启六年(1626 年)明朝首都北京发生的一场神秘的大爆炸事件。

天启六年五月初六日巳时(1626 年5 月 30 日上午9 时),位于北京城西南隅的王恭厂火药库附近区域,发生了一场离奇的大爆炸。

  京城爆炸分布图

据史料记载,这次爆炸范围半径大约750米,面积达到2.23平方公里,共造成约2万余人死伤。

这次爆炸原因不明、现象奇特、灾祸巨大,是“古今未有之变”。

该事件其成因至今仍然困扰着历史学家和科学家,与3600多年前发生在古印度的“死丘事件”、1908年 6月30日发生在俄罗斯西伯利亚的“通古斯大爆炸”并称为世界三大自然之谜。

首先,这是一起真实存在的事故

明朝天启皇帝的司礼太监刘若愚,是这次大灾变的目击者之一,在他所著的《明宫史》一书中也记录了一些细节:

爆炸发生后,京城的官员们不无伤亡。工部侍郎薛凤翔等人的轿子在街上被打坏;

工部尚书董可威折断了胳膊;御史何枢廷、潘云翼在家中被震死,全家被埋入土中;

有一官宦人家,桌椅因震动倾翻,一家人抱着柱子痛哭,“随扑于地,乱相击触”,到天渐明时,都蓬头垢面,若病若鬼。

金日升《颂天忏笔》中记载:当时,魏忠贤正跟其同党在宫中密谋,地面忽然震动,屋脊上的吻兽蓦地飞落,把魏身边的两个宦官当场砸死,魏也吓出一身冷汗。

据当时专门用于传达朝政文书和情报的新闻文抄——《天变邸抄》记载,当日,“天色皎洁,忽有声如吼,从东北方渐至京城西南角,灰气涌起,屋宇动荡。须臾,大震一声,天崩地塌,昏黑如夜,万事平沉。东自顺城门大街(今宣武门内大街),北至刑部街(今西长安街),西及平则门(今阜城门)南,长三四里,周围二十三里,尽为齑粉,屋以数万计,人以万计”。

然而奇怪的是,爆炸中心却“不焚寸木,无焚烧之迹”。其爆炸威力之大,撼天动地之巨,远非火药库失事或地震引起灾变所能解释。

其次,它是一起人为的事故

据《明熹宗哲皇帝实录卷之七十一》的官方记录:“天启六年五月○戊申巳刻,王恭厂灾。阁臣顾秉谦等诣, 思善门祗候万安。上传内阁即示工部都察院并巡视科道及巡城御史兵马本厂监督主事速赴王恭厂巡看救火,不许稽迟。吏科都给事中杨所修等掌道御史王业浩等各合词上慰,疑有奸细私焚火药。

  明代天启皇帝

当时的官员和天启皇帝认为王恭厂大爆炸乃是“有奸细私焚火药”,核查统计发现塌房一万九百三十余间,压死男妇五百三十七名。

第三,事故被人为夸大

根据《天变邸抄》的记载,王恭厂大爆炸造成的后果极其严重,“人(死)以万计”。

可是对照在京居住的刘侗、于奕正写的《帝京景物略》“东自阜成门,北至刑部街,亘四里,阔十三里,宇坍地塌,木石人禽,自天雨而下。屋以千数,人以百数”;和史玄的《旧京遗事》记述:“京师诸火药局以王恭厂为大,王恭厂之变,击坏西城两三条街,伤百许人”;而且根据尚书冯嘉会的奏疏,爆炸中心王恭厂中的东库房及匠作小房只要稍加修整仍可使用的情况来看,爆炸的破坏程度绝没有《天变邸抄》中所写的那般夸张。

王恭厂位于今天的中央音乐学院附近,距离紫禁城也就三公里地,王恭厂附近损伤如此惨重,不难想象这紫禁城中受到的震动也必不会小。那么皇宫中的伤亡情况如何呢?翻遍各种资料,只能找到皇宫中有三处人员伤亡。

  明代皇宫

这其中的奥妙只藏在记载的出处作者那里。比如《先拨志始》的作者。文秉乃东林党大学士文震孟之子,承荫庇为官生,复社骨干,对阉党极端痛恨。

再看《天变邸抄》。何为邸抄?邸抄,即邸报,是古代中央政府中枢部门统一管理发行的,专门用于通报传达朝政消息的一种公告性的新闻文抄,从名字上看,《天变邸抄》似乎是官方发布。可惜事实并非如此,《天变邸抄》虽然名带“邸抄”二字,却绝非官方发行,而应是由北京的民间报房编辑发行的一份民间小报,为什么这么说,看看它的离奇神怪的内容就明白了。政府邸报抄录的内容都是天子诏敕、臣僚奏议以及有关官员任免调迁等。王恭厂大爆炸,官员和皇帝认为是“有奸细私焚火药”,可是《天变邸抄》却极尽夸张歪曲之能,鼓噪声称“此真天变”以左右。

《天变邸抄》不但煞有介事地编出了钦天监因预言天灾而被魏忠贤打死一事,还极生动地捏造了火神行动之类的灵异现象。

《天变邸抄》是假托官府邸抄之名以欺诳不明的百姓,虽然作者没有署名,但从它的内容和发行的手法不难判断这还是东林党的杰作。东林党一贯通过制造假预言、散布假灵异、发行书刊报纸等操控民间以影响政局。

最后来看《酌中志》的作者。刘若愚,太监,其家世袭延庆卫指挥佥事,父亲应祺官至辽阳协镇副总兵。刘若愚十六岁时,因感异梦而自施宫刑。刘若愚蒙冤狱中,有苦难申,于是乃效太史公司马迁之榜样,发愤著书,呕心沥血,详细记述了自己在宫中数十年的见闻,并进行说理申冤以自明,终获开释,重见天日。其记载虽为求免刑而迎合崇祯和东林党否定魏忠贤,但瑕不掩瑜,刘若愚的“谨以见闻最真”在《酌中志》中保留了许多珍贵的第一手资料,为我们了解明宫廷事迹提供了重要线索,刘若愚因感异梦而自施宫刑,终成明代的“司马迁”,天意良苦,令人赞叹。要研究宫廷内的情况,自然首选刘若愚的《酌中志》。

所以很简单,由于距离爆炸中心很近,皇宫也深受震动,但除了皇三子受惊夭折外,并无其他人死亡,只不过是有人受伤和物品坠落、房屋受损罢了。

  明代宫殿

但东林党要借王恭厂大爆炸打一场战,为了让人们产生这是天启和魏忠贤东林党而招致天谴的错觉,因此捏造了天启和魏忠贤身边的太监被砸死的谎言,而且极力夸大爆炸伤亡,《天变邸抄》竟将死亡人数扩大了20倍!

有人问:看记载“死者皆裸”、 “所伤男妇俱赤体,寸丝不挂,不知何故”,为何王恭厂大爆炸中人的衣服都被炸没了?爆炸产生的强大气流是可以撕裂衣服的,王恭厂大爆炸发生在五月初六,公历的五月三十日,已经是入夏时节,当时又是大晴天,虽不比盛夏酷暑,但气温也不会低到哪里去,人们的衣衫相对都比较宽松单薄,再加上王恭厂火药储藏量大,爆炸的冲击力也就大,五百多人被炸死,人身上的单薄衣物被强大的气流撕裂并不稀奇,这些衣服没有凭空消失,而是都被强大的气流吹到了西山。《国榷》载:“震后,有人告,衣服俱飘至西山,挂于树梢,昌平县校场衣服成堆,人家器皿、衣服、首饰、银钱俱有。产部张凤奎使长班往验, 果然。”

所以,王恭厂大爆炸很有可能是人为原因导致,至于究竟是故意还是过失,无论是当时还是现在都已经难以指明确切的元凶。

但毋庸置疑的是,在这场惊天爆炸中有其明显的利益攸关方,当时的明熹宗朱由校重用魏忠贤打击东林党等文官阶层,这场爆炸因此被士大夫阶层利用。在崇尚天人感应的古代,这样的造势有着明显的用意,那就是希望借此改变明熹宗的执政方针,弃用阉党,再用东林。

我们细读“天启大爆炸”的相关史料,其实容易发现,“当事人”的记载往往比较实在,越往后,添加的“作料”就越多。比如,死亡数字这一项:《酌中志》估计“几千人”,《天变邸抄》估计“人以万计”,到《明季北略》,死者已经变成了“余两万”。

而数百年的文字不断着笔,已经使得这样一场爆炸成为了一个难解之谜,正所谓简单的事情越搞越复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