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明代三个时期浅析当时朝贡贸易的繁荣与危机

明初,“贡市合一”之风愈演愈烈。 东南亚国家面临着有贡无市、无贡无市的困境。 与明朝的贸易需要贴上“朝贡”的标签,双方的“朝贡贸易”关系逐渐密切。 。

 

明代朝贡贸易的演变经历了三个阶段。 洪武时期,明朝首次与东南亚接触,朝贡贸易开始。 东南亚国家与明朝建立的朝贡关系蕴含着复杂的政治目的,贸易需求只是其中的一部分; 永乐、宣德年间,朝贡贸易繁荣。 明朝与东南亚国家朝贡贸易的规模和范围空前扩大,进贡的频率日益增加。 正统至弘治年间,发生“文变”,严重损害了明朝的政治、军事实力。 朝贡贸易与永乐时期相比曾一度低迷,此后朝贡贸易再也没有恢复到以前的水平。

明朝贸易与经济_明朝贸易经济的发展_明朝贸易经济特点/

一、洪武时期:朝贡贸易的酝酿

洪武时期,明朝的各种社会秩序、经济力量、对外关系都急需重建。 北方元残军虎视眈眈,东南沿海局势岌岌可危。 历代的教训还历历在目。 太祖知道明朝与东南亚国家之间的战争是不可再生的。

因此,太祖不遗余力地派遣使者前往东南亚各国,号召他们“称臣入贡”,试图恢复“至高天国”和“天下共主”的辉煌。东南亚地区,保持两国政治局势和谐稳定。 起初,东南亚国家前来“进贡”的目的有很多。

整个洪武时期,东南亚共有14个国家与明朝有或多或少的朝贡交往,而且朝贡的目的并不一致。 由于政治需要,有索取爵位、印章、贡品、吊唁等的请求。 也有纯粹基于经济需要的“贡品贸易”。 但从进贡数量来看,安南、暹罗、占婆等国家与明朝关系密切; 距离明朝较远的国家如兰邦、强浦、丹波、百花等,洪武年间只来过一次,与明朝没有关系。 与朝鲜的关系相对疏远。

但无论出于什么目的,经济朝贡贸易在东南亚国家的“朝贡”目的中始终占据着主导地位。 例如,安南的进贡原因中,单纯进贡的频率比其他原因高出四到五倍。 洪武一代,暹罗进贡次数高达33次,平均每年至少一次,完全超过了太祖。 下达“三年一贡”的命令。

明朝贸易经济的发展_明朝贸易与经济_明朝贸易经济特点/

就东南亚而言,即使进贡有其他政治目的,使节也会带来一定的贡品或贸易物品。 种种现象表明,明朝与东南亚国家的朝贡贸易是从太祖开始的。 走上发展的轨道。

明朝与东南亚国家的贡品交往中,贡品种类繁多,有香料、珍禽异兽、药材、宝石、金银器皿等,其中香料用量最大,深受各国人民的欢迎。贡品。 洪武十五年,爪哇进贡“胡椒七万五千斤”; 洪武二十年,暹罗“进贡胡椒一万斤,漆树十万斤”; 洪武二十三年,暹罗向苏进贡木材、胡椒、江镇等物资十七万一千八百八十斤。

一方面,东南亚国家将这种比较常见的土特产转移到了明朝。 由于“两地价差太大”,东南亚国家在这次转移中可以赚取十倍以上的利润。

另一方面,明代的寺庙和太医院都需要大量的香料。 香料在明代有着广阔的贸易前景。 东南亚国家抓住这个机会,大力向明朝输送香料进行贡品贸易。 香料是人们接受程度最高、贸易量最大的物品。 因此,它们成了民间商人最喜欢的对象,大受欢迎,以至于民间商人冒着被禁止的风险,纷纷向使团购买香料。

明朝贸易与经济_明朝贸易经济特点_明朝贸易经济的发展/

洪武二十一年,温州永嘉县一平民趁暹罗使者进贡之机,向使者购买沉香等物品。 当时正值“严禁外国人通行”期间。 按照惯例,在放弃市场时,侯太祖纵容了这种行为。

贡品贸易始于洪武时期,但并未持续兴盛。 明朝和东南亚国家对“贡”的理解截然不同。 东南亚国家将“朝贡”视为一种具有较强经济意义的行为,旨在获取更丰厚的利润,太祖早先就曾以“朝贡贸易作为‘制约’的手段,来控制东南亚国家,消除‘纷争’,防止战争”侵犯边界。”

太祖虽然知道朝贡贸易带来的巨额利润是吸引东南亚国家“进贡”的最大原因,但他曾对爪哇使节说:“伊邦住在一个偏远的岛屿上,他曾短暂地派遣使节到中国。他白白进贡,其实不是“穆礼”,但他仍然把东南亚国家的“进贡”行为视为政治意义而非经济意义的行为,他一再强调进贡不需要“厚”,没有进贡“付出代价”的概念。

从明朝的角度来看,东南亚国家的朝贡行为是一种政治外交活动,其政治意义远高于其经济意义。 在这种认识下,明朝在朝贡过程中,怎么强调朝贡贸易的经济价值都不过分。 “得利者多、利少者”的经济优惠原则只是出于政治宽容的目的。

明朝贸易经济特点_明朝贸易经济的发展_明朝贸易与经济/

洪武后期,太祖开始采取措施,严格审查东南亚国家的进贡资格。 先前轻松的贡品气氛逐渐被严格的规则所取代。 东南亚国家的朝贡贸易热情遭受沉重打击。 此后,除少数国家外,明朝与东南亚国家之间的贡品贸易几乎陷入停滞。

2、永宣时期:朝贡贸易的兴起

成祖即位后,为了扭转洪武末年朝贡荒废的局面,放松了对朝贡的政治限制,允许“进贡者”和“市场参与者”为所欲为; 经济上,坚持“恩惠还恩”和“免税”待遇; 实践中,派遣外国使节出使外国,组织舰队。 东南亚国家与明朝之间的朝贡贸易得到复兴并达到鼎盛。

宣德五年后,由于各种政治、经济原因,郑和下西洋停止了。 明朝似乎对探索海洋失去了兴趣,从开放转向保守。 然而,郑和下西洋的余热并未消散。 明朝与东南亚国家之间的朝贡贸易仍能保持密切关系,但朝贡贸易却存在衰落的隐患。

永乐、宣德年间,东南亚朝贡国的数量明显多于洪武时期。 除了原有的朝贡国外,还有许多新的国家首次前来进贡,如和茂里、南五里、迭里等。朝贡国数量的激增,扩大了明朝与朝贡贸易的区域范围。东南亚,成为明朝与东南亚国家朝贡贸易关系兴起的最直接体现。

明朝贸易经济的发展_明朝贸易与经济_明朝贸易经济特点/

这很大程度上得益于郑和下西洋的发展。 永乐三年,郑和首次率领舰队。 他“周游各国,颁布天子圣旨,不服则授武将,不服则用武”。 来吓唬它。”

郑和所到之处,都用所带来的物品犒赏当地国王。 同时,他还与所到过的国家进行贸易活动,换取了大量的海外珍宝。 史书记载有:“月之珠、鸦隼之石、神南龙速之石”之香,翠狮之奇,梅花之珍,珊瑚之美,瑶族之美。坤们,都回到我身边吧。”

郑和在海外的官方贸易活动“实际上是明初朝贡贸易的延续和发展,是朝贡贸易鼎盛时期的标志”。 挑战明朝统治权威的国家遭到暴力镇压,促使外国派遣使者向明朝进贡。

永乐、宣德年间朝贡贸易空前发展的另一个表现是朝贡使团地位的提高。 个别国家的国王亲自率使团向明朝进贡。 据范金民先生统计,郑和下西洋期间,共有4个国家的11位国王访问过中国。

明朝贸易与经济_明朝贸易经济的发展_明朝贸易经济特点/

他们是范妮、曼拉加、苏鲁和古玛拉朗。 其中,范泥王于永乐六年、十年两次向明朝进贡; 曼拉加王于永乐九年、十二年、十年两次向明朝进贡。 宣德七年、二十二年、八年、九年,曾六次随使到明。 访问中国次数最多的是国王。

明朝对来华的朝贡国国王十分重视。 他们不仅在所到过的各个县都点了酒席,还在北京的奉天门、华盖堂等地举办了多次宴会。 对于明朝死去的国王,明朝廷对他们非常仁慈。 永乐六年,邦尼王马那罗阇那不幸病逝于会同殿。 成祖下令离朝三天,以示吊唁。 东宫和诸侯都得进宫。 快来膜拜吧。 谥号“恭顺”,赏赐丰厚。

永乐十五年,苏禄东王巴都格巴达拉病逝于德州。 成祖下令以皇家仪式安葬他,“亲自题字,立墓道碑”,并命妃嫔和侍从守墓三年。 朝贡国国王亲自前来进贡,既体现了他对朝贡贸易的支持和热情,也表明了他对明朝的认同和向往。

明朝与东南亚国家朝贡贸易扩大的另一个标志是朝贡使团规模的扩大。 太祖曾限制朝贡规模,但成祖并未就此问题作出进一步评论。 因此,永乐、宣德年间曾多次出现。 大型贡团前来吊唁的场景。

明朝贸易与经济_明朝贸易经济特点_明朝贸易经济的发展/

永乐九年,马那嘎王率夫人及540余人进贡; 永乐十九年,共有暹罗人565人来到朝廷; 永乐二十年,爪哇国王派了两个一百五十人的贡使团前往明朝进贡。 值得一提的是,永乐二十年曾出现过南波里、苏门答腊、曼拉迦等16个国家1200人共同进贡的盛况。 如此庞大规模和数量的贡使团出现在他们的面前。 对明朝的“进贡”直接刺激了双方朝贡贸易的扩大,将朝贡贸易推向了顶峰。

永乐、宣德年间朝贡贸易的繁荣是由多种因素推动的。 成祖对东南亚国家的积极招揽和热情接待,恢复了明朝与东南亚国家良好的朝贡关系,为日后大规模的朝贡贸易奠定了基础。

“官员给官员打赏”、“送高价钱”的做法,加大了经济利润对东南亚国家的吸引力。 还包括成祖、玄祖对境内朝贡使团的悉心款待和丰厚的赏赐。 成祖对前来境内的朝贡使团下了圣旨:“中国人必须保持朴素”。

在这种情况下,各朝贡国非常热衷于与明朝进行朝贡贸易。 双方朝贡贸易空前繁荣。 费辛在《星叉圣澜》中形容这一壮观的景象是:“天所盖之,地所盖哉,人人皆投降”。

明朝贸易与经济_明朝贸易经济的发展_明朝贸易经济特点/

但这给明廷带来了相当大的经济压力。 随着朝贡使团规模的扩大、进贡次数的增多,朝廷对使团的招待和奖励过多,导致财政支出急剧增加,“劳力费很大”,人民负担加重。

于是,明朝廷开始采取措施纠正这种情况。 宣德五年,玄宗对礼部官员说:“吩咐粤、闽、浙三司,将来船只到了,有没有等报,就不用等报告了。”船到了,三司的官员,就称为同城的船司了。” 盘明记载文书,遣官使者进京,赠礼各省百姓。”朝廷降低了进贡使团的待遇,郑和下西洋的停止进一步挫伤了进贡的积极性。海外各国纷纷进贡,导致明朝与东南亚的朝贡贸易日渐衰落。

3. 正统之后:贡品贸易的衰落

宣德后期开始衰落的朝贡贸易,自正统时期以来进一步衰落。 永乐、宣德初期朝贡国蜂拥而至、仓库堆满文物的盛况已成为旧记忆。

东正教时期,以瓦剌为首的外部势力不断骚扰北部边境。 1449年的土木堡之战,明朝大败,英宗被俘,暴露了明朝军备枯竭、边防空虚的弱点。

明朝贸易经济的发展_明朝贸易与经济_明朝贸易经济特点/

在内忧外患的双重夹击下,明朝面临着严重的社会危机。 政治体制混乱瓦解,土地兼并加剧,人民大量逃亡,各种矛盾爆发,导致明朝综合国力直线下降。 明朝无意派遣使者向海外各国索取贡品,无暇顾虑明朝在海外的国家形象,因此外交政策转向内向。

正统之后,明朝的外交政策变得更加被动和保守。 它改变了永乐时期不限制朝贡使团进贡期限、限制朝贡次数、多次向占婆、爪哇等海外国家下达命令的做法。 必须遵守“三年一贡”的规定。

朝贡使团入京后,经常不遵守出入管制,不守规矩,与民众斗殴。 明朝一改永乐时期的宽恕做法,专门印制清单,宣传法律法规。 正统十三年,英宗下旨:“今后进贡者,赏赐后方令,到集市交易五日,一律定做。凡是敢于仗势欺人,罪大恶极,不可饶恕。”

此外,明朝还缩小了朝贡使团的规模,限制了朝贡使团的会见人数,降低了朝贡使团的接待标准。 不仅免除了以往给予朝贡使团的“往返交通费”,还取消了边境各县对朝贡使团的扶持。 马文升写到成化以来朝贡使团的待遇:“尤其四夷贡品进京,朝廷设宴酒食,宴席甚好,朔王见酒而食,米饭,他吃得很少,每盘只有两两肉,一半是骨头;米饭是生煮的,但太多了,用不完,酒水淡无味。” 北京朝贡使团的生活水平直线下降。

明朝贸易经济的发展_明朝贸易与经济_明朝贸易经济特点/

尽管朝贡贸易是明初唯一合法的对外贸易形式,但私人贸易仍频频被禁止。 贸易方式有五种。 一是朝贡使节携带私人物品,隐匿不报,以牟取暴利。 正统八年,占婆国使者回国时,明朝官员“出土小象牙梳坯三百三十七件,牙笏坯二件,牙筋坯八十对,附有刺”。给他们。”

第二种是禁止沿海商人出海贸易。 正统、弘治年间虽禁止商贾出海贸易,但“民常贪利而忘禁”,效果并不明显。 正统九年,广东有五十五人。 天顺年间,安南人以捕鱼为幌子,与广东商人秘密进行贸易。

另一种是海外使节回国时携带私人物品。 天顺六年,王儒林等人从占城归来时,带回了大量象牙、乌木等制品。 明朝并没有对官员的这种行为进行惩罚,也没有没收国库,而是下令将其全额归还。 个人的。 第四种是出使官员秘密对外贸易。 成化十年,陈俊前往占城。 因香槟城被安南占领,改称胶南府,无法进入。 然而,他的一行人却携带着大量货物和商人,于是他们以海上遇到大风为借口,越过边境前往满洲进行贸易。

第五种是地方官员怂恿、私下允许奴隶偷渡入海。 例如,成化时期,历史上记载,宦官韦娟“常遣党员与海外各集团进行贸易”。 这种私人贸易的兴起,给朝贡贸易带来了诸多挑战,威胁到朝贡贸易的主导地位,加速了朝贡贸易的衰落。

明朝贸易经济特点_明朝贸易与经济_明朝贸易经济的发展/

综上所述

任何一种统治秩序或制度,从建立到衰落,都会受到各种因素的干扰,处于不断变化之中。 能否成为长期有效的机制,不仅取决于主导国本身的实力,也取决于主导国的实力。 它需要得到体系内所有国家的实际认可。 只有实现了这种双向的认可和认可,某种命令才可以说是真实有效的。

明朝在东南亚国家建立的华夷令中,“贡”作为一个“制度”,有详细的礼仪规定、进贡路线、进贡期限、赏赐原则等规定,是真实有效的。 贡品是政策和环境造就的。 贸易繁荣也是事实。

然而,东南亚国家对明朝的所谓真诚投降或政治认同,却是一个真实与虚幻之间动态交替的过程。 实力、利益、地区形势等都会影响东南亚国家对华谊令的接受程度。 上述情况一旦发生变化,将直接影响华谊秩序在东南亚的兴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