蝴蝶效应美国白银通货膨胀如何导致明朝的最终灭亡

 

明朝贸易经济的发展_明朝贸易与经济_明朝贸易经济特点/

多年来,世界与技术进步的联系日益紧密。 贸易和经济发展无疑是各地之间的纽带。 但共同繁荣的另一面是衰退阶段的同时衰退。 一些中心地区的微小变化可能会在世界的另一边引起可怕的风暴。 即使当事人完全不知情,也无法避免从大洋彼岸飞来的蝴蝶效应。

例如,17世纪白银的通货膨胀和西班牙帝国的衰落,最终导致了东方明朝的灭亡。

孤立的经济

初期的明朝严格限制对外贸易和交流/

明初严格限制对外贸易和交流。

起初,以小农经济为基础的明朝并不愿意加入国际贸易体系。 尤其是前蒙古帝国灭亡后,所有商路都被复杂多变的地方势力控制,迫切需要具有丰富外交经验的人员来管理。 所以,拥有大量原材料和土地的明朝,根本懒得深入参与。 仅通过贡品、相互贸易等方式维持最低限度的必要交流。

在国内,明朝也极力压制市场活动,利用官办机构控制上下游产业的方方面面。 与此同时,最有价值的白银被赶出了交易领域,价格体系由铜币、纸币和实物手段维持。 虽然一直控制着云南、福建、浙江的银矿开采,但一直将其视为外向型战略储备,与内部经济隔绝。 由此造成的铜币贬值和纸币膨胀,给除王室以外的大多数阶层造成了惨重损失。

纸币通胀与滥伐铜钱

纸币的通货膨胀和铜钱的肆意砍伐使明朝的货币体系变得极其脆弱。

直到15世纪中叶,国家走向衰落,明朝当局才勉强开放白银作为支付手段。 但单纯依靠原有的经济基础,很难凭一纸政令立即丰富流通领域。 每年的贸易收入和白银产量大部分由皇帝或朝廷控制。 剩下的少量股份也被持有人收了起来,作为底部储备,以备不时之需。 结果,纸币和铜币的购买力持续下降,以致各级行政单位因支持力度不足而失去控制。 军队受到严重冲击,战斗力跌至历史最低点。

然而,如此低效的经济体系并非完全没有亮点。 正是由于货币制度的人为落后,明朝需要使用大量的东西作为支付、交换、奖励的手段。 其中,除了食物、盐等生活用品外,还有种类繁多的丝布。 因此,即使没有繁荣的对外贸易,相关丝织业的规模也在不断扩大。 从建国之初的明太祖到嘉靖年间,处处遇到阻力,它一直在经历着令人难以置信的稳定增长。 虽然带来了不可避免的产能过剩问题,但也真正满足了宗室和宦官数量的激增。 与价值低廉的铜币和层出不穷的纸币相比,这些丝布除了实用功能外,还有额外的有价值的属性。 全行业生产扩张对维持经济起到平衡作用。

江南等地的丝绸生产力

江南等地的丝绸生产力成为明初社会价值的保障

日本白银扭转未来

16世纪

16世纪大航海时代的影响开始向东南辐射

进入16世纪,大航海时代的影响已从欧洲西海岸蔓延至明朝东南各省。 尽管大多数地方政府本能地反对与时俱进,但却无法阻止民间团体谋求自力更生。 多余的产品被走私的海商大量出口,然后他们用贵金属换取购买房地产并进行洗钱。 参加者很快从底层蔓延到戍边、士大夫、边疆官员。

与此同时,葡萄牙航海家作为现代全球化的先驱,也意外地与这些非正式渠道产生了联系。 特别是福建、浙江、日本等地相继开港后,新发现的银矿产出将作为主要交易媒介。 基于上述原因,明代白银的价格远远高于世界其他地区,其与黄金的汇率达到了令人难以置信的4:1。 这使得商人普遍抵制不易流通的黄金,而一味追求更丰厚的白银收入。 葡萄牙船长和他们的亚洲代理人除了普通交易外,还利用廉价的日本白银套利黄金。 当您返回印度或欧洲时,可以按照相当于1:8-11的比例兑换成黄金。 即使是普通的贸易,你也可以用手中的银币去购买更多、更昂贵的明朝商品。

东瀛资本让明朝流通领域内的白银数量充沛起来/

日本资本使得明朝的白银流通量充裕

回顾这段历史,今天的人们可能会为明朝的损失感到委屈。 然而,各方不但不会感到不舒服,反而会因大量日本白银的注入而兴奋不已。 因为在近乎封闭的内部市场中,这些贵金属的购买力被无限放大。 发展有限的丝织行业,倾倒过剩产能也有办法。

甚至可以毫不客气地说,正是这一波在欧洲人的帮助下输入的日本资本,让经济濒临崩溃的明朝起死回生。 否则,仅仅依靠毫无价值的废币和扩大特定产能,根本无法维持下去。 虽然这一阶段随着后来的德川幕府闭关而结束,但晚一步到来的美国白银仍然会完全支持王朝的复兴。

抵达日本的葡萄牙商船也为明朝输入了大量白银/

抵达日本的葡萄牙商船也向明朝进口了大量白银

助力中兴复兴的美国白银

不断往返美洲与菲律宾之间的西班牙大帆船/

经常往返于美国和菲律宾之间的西班牙大帆船

16世纪末,跨越太平洋的西班牙帝国开始在吕宋岛稳固自己的前沿基地。 远征文莱和柬埔寨失败后,他基本上集中精力建设自己的首都马尼拉。 恰逢明朝正式设立隆庆开关以吸引更多的外国投资,双方得以将两个完全不同的经济体联系起来。

起初,以月港—厦门为基地的明朝官方商船队只希望获得吕宋岛普通贸易的份额。 但西班牙的征服使经济比文莱殖民时代更具吸引力。 由于征服者在现在的墨西哥、秘鲁、玻利维亚等地发现了大量的白银储量,他们疯狂地将这些唾手可得的廉价资本运往世界各地,并从明朝商人那里抢夺了大量的货物。 即使他们知道对方提供的生丝等产品不如当地生产的产品,他们仍然可以通过降价促销或殖民地再加工来占领欧洲市场。

美洲白银的全球扩散路线/

美国白银的全球扩散路线

对于明朝的官员和商人来说,西班牙马尼拉是他们获取大量白银的宝库。 每年定期南航的商船数量在短短20年间就从约80艘扩大到200多艘。 不少人还摸清了西班牙大帆船的航行规律,故意推迟发货,让急于返回加州的船长不断提高价格。 然而,美国银矿产量占全球总产量的72%-81%,这也导致当地银金汇率跌至恐怖的13:1。 因此,无论明朝的商人自以为多么聪明,他们也只获得了对方全部财富的一小部分。 交易市场的强势和霸道更多源于西班牙人懒得去关心。 因为他们不知道美国白银的最大出口目标是欧洲。 它不仅武装了世界上最好的西班牙海军和陆军,还极大繁荣了热那亚的银行业和佛兰德斯的商品市场。

不过,这些财富分配过程中的剩余物也让明朝受益匪浅。 白银的大量进口丰富了国内流通领域。 许多濒临破产的丝织主因外贸的需要而起死回生。 他们当中的聪明人还可以利用时代红利先富起来,将夫妻店拓展为家族企业。 张居正之后的改革彻底确立了银本位的重要性,并用充足的军费完成了众所周知的“万历三大征”。

美洲白银让大量明朝官商赶往马尼拉贸易/

美国白银驱使大量明朝官员和商人前往马尼拉进行贸易

繁荣与衰落

当时的西班牙

当时的西班牙是历史上第一个日不落帝国。

然而,一切都有它的潮起潮落。 当明朝因美洲疯狂开采白银而陷入困境时,搞财政宽松的西班牙帝国一开始就忍无可忍。 而且由于白银的主要出口目的地是欧洲,由此引发的恶性通货膨胀首先在西方世界爆发。

当时的西班牙帝国继承了欧洲大片领土,并自视为罗马教廷的捍卫者。 随后,马德里宫廷不得不不断地与几乎所有邻国争夺霸权。 除了已经征战了80年的佛兰德斯之外,还有德国南部、法国北部和英国等新教国家。 南部的摩洛哥和东部的奥斯曼土耳其都虎视眈眈,消耗着刚刚抵达里斯本的白银储备。

长期的霸权战争

长期的霸权战争给西班牙帝国带来了沉重的负担

为了维持军事和政治开支,西班牙帝国不断向与之合作的热那亚银行家借钱,但很快就连利息都无法偿还。 结果,美国银矿的开采速度和重量增加,并且由于银价持续下跌而得不偿失。 为此,王宫多次宣布破产,导致不断放贷、卖债的热那亚人血本无归。 然而,这些金融巨头的集体倒闭并不能从根本上缓解白银贬值的问题。 17世纪,当半个欧洲陷入三十年战争时,西班牙帝国再也守不住葡萄牙和加泰罗尼亚。

因此,从1730年代开始,减少收入、提高收入就成为马德里宫廷的重要任务。 虽然前线军费无法减少,但微不足道的贸易逆差可以立即解决。 毕竟,自 16 世纪末以来,朝臣们一直在谴责白银外流给国王带来的危险。 再加上必不可少的积极减产,需要从根本上消除恶性通货膨胀对国内经济的持续破坏。 此外,由于战争破坏和独立运动,许多以前的倾销市场已经丧失。 这使得继续从马尼拉进口明朝原材料的意义变得不大。

热那亚金融家的破产

热那亚金融家破产预示着西班牙霸权的衰落

最终,欧洲发生的经济危机传导至亚洲,持续流入明朝的白银数量锐减。 很多中兴时代被掩盖的问题都被尽快修复了。 比如原丝布出口受阻,导致很多中小作坊主陷入饥饿。 只有那些供应朝廷的大政府和大商人才能依靠每年皇家的活力需求。

许多人紧握手中的白银,从而加剧了流通领域的紧缩趋势。 更多的农民或工厂工人需要继续面对先前设定的高价格并迅速耗尽他们微薄的积蓄。 在士大夫阶级眼中,他们手中的技术远不如丝织的土地和原料重要,所以他们的命运自然是极其悲惨的。

明朝的领地沦丧

明朝领土的丧失也是从吸引白银最少的地方开始的。

另外,当江南的财富不再能够支付国防开支时,战斗力越来越少的明军将需要面对越来越多的满洲八旗或者李闯饥民。 虽然他们总能凑够钱养活山海关的关宁军,但却无法将更多的资源放到孙传庭、左良玉、洪承畴的手中。 他们的最终结果和选择是由最现实的问题决定的。 后来,让无数文人墨客叹息的甲申之变,也因为西班牙宫廷的一个决定而成为命运。